第352章 决斗(1 / 1)

第四百五十一章决斗

庄阳还真是太不喜欢这种怪味了,酒就是应该是纯纯的酒香嘛,

“这是什么酒?都有些馊味,太难喝了。”万俟阳顿时笑了出来,也喝了一口,感觉还是不错的,只是庄阳这家伙是喝不惯洋酒才出了洋相。

威士忌这个字来自苏格兰古语,意为生命之水。虽然目前对于威士忌的起源已不可考,但是较能确定的是,威士忌在苏格兰地区的生产已经超过了五百年的历史,因此一般也就视苏格兰地区是所有威士忌的发源地。威士忌不仅酿造历史悠久,酿造工艺精良,而且产量大,市场销售旺,深受消费者的欢迎,是世界最著名的蒸馏酒品之一,同时也是酒吧单杯“纯饮”销售量最大的酒水品种之一。

不过庄阳的产这一行为,让从他们进来咖啡馆后一直观注着他们的有一桌人看不惯了。至于是因为万俟阳他们不是本地人还穿着贵族服装的关系,还是本就喜欢搞事的关系,此时见到庄阳把酒吐了出来,还说了什么大概也是不好听的话吧,所以此时也站了起来并大声笑道:“哪来的黄皮猴子觉着人喝酒了!!”说完又十分鄙视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庄阳虽然听不懂对方说什么,但至少明白这是在对他说,从这样的情况看来也知道是在挑事了,于是他便要站起来反击,却被万俟阳单手压住了,他就是想站起来也不行,只有听万俟阳来处理了,而杰克也是怒不可遏,但他知道自己不能主动出击必须要主人发出命令才行。

“杰克,悬赏处理!”万俟阳也选择了自己文明的方法来解决,自己作为一个贵族怎么可以亲自动手。

万俟阳也看不惯那一桌几人,就是有露乳装女人那桌。万俟阳的命令发出后杰克立刻就心神领会了,立刻拿出一镑金币,万俟阳摇了摇头杰克又拿出两枚后看到万俟阳没有反对了才说道:“放肆,我奥利弗家族的人岂是你等可以侮辱的,本人悬赏三磅金币,谁来将刚才出言侮辱我家先生的那人揍一顿这钱就是他的了!”

顿时,前后就有三人从不同方向跳出来向那人奔去,这时万俟阳也发现单独坐一桌的那个在此买醉的人也跑去分上一杯羹。没几下只听得那人惨叫,双拳怎么可敌得过四手何况是七八只手加脚呢?不过此时那一桌还有其他人也跳出来叫道:“都住手,阁下是谁?我要和你决斗!你敢是不敢?”

这下围殴的那些人也停下了攻击,看着万俟阳,毕竟按规矩有人决斗方式解决问题,这就不是其他人可以插手的了,如果不敢应战就会被人看不起,直接输人输阵。两人决斗是受人尊敬的一种解决仇恨的方式,所以大家都停下来看万俟阳如何处理。

贵族无论是敌是友,在见面时候必须相互致意,男子(如果不穿全身铠甲)规定为左手扶右胸,右手脱帽,身体稍微前躬同时点头。女子规定为双腿略微曲膝同时两手稍提裙摆两侧,点头致意。双方如若在马背上,男子礼节不变,女子只需点头。男子如若全身铠甲,只要未上马就必须脱帽、左手按右胸同时点头致意(不必躬身,因为中世纪全身重型铠甲胸与腰是一体的,不可能让你弯下腰去)。如若在马上,不必脱帽也不必按胸,只点头即可。另外骑马的男贵族遇见站着的贵族,如果对方是比自己爵位高或者是女性,男性贵族只要未着铠甲就必须下马行礼。如果骑马人穿着铠甲,只需点头致敬即可。所有情况下行礼时,武器尖头必须指向地面,(出鞘的刀剑可以不放归鞘内但必须尖端向地),有带弓箭者则必须将箭放归箭盒内、右手挽弓才能行礼。当时礼节还不允许吻女士的手。贵族晋见国王和王后礼仪中才有吻手:贵族单膝跪下,低头吻国王、王后的手表示崇敬。国王和一般贵族见到负责本国教务的红衣主教时也吻手:他们躬身吻主教左手中指佩带的表示主教身份的大宝石戒指(这种戒指每个主教都有,为教廷钦赐)中世纪吃饭时候必须主人先入坐,客人才能入坐,主人有义务提议喝第一杯酒,第一杯酒之后,主客就可以相互敬酒了.中世纪客人和主人都不允许身穿全套铠甲入席,铁手套、上臂甲、前臂甲和前后胸甲以及头盔都不可以穿着进入饭厅,因为这样的穿戴明显表示自己在防备周围有暗杀,是一种对他人名誉公然的冒犯。不过武器是可以带的。胃口越好,主人越认为举办的宴会获得了成功。边吃边说和边喝边说都是允许的(17世纪之后就渐渐认为是不礼貌的),敬一次酒双方必须干杯到底,没有现在稍微抿一口的说法。吃饭过程中可以宾主双方歌唱,但禁止大声喧哗,如果有吵架闹事现象,不论责任在谁,客人应当立即退席。用餐完毕,客人必须用语言向主人表示感谢款待,退席时候客人行本人在上一段提到的全套礼节致敬。教堂礼拜弥撒时,按宫廷地位和爵位尊卑顺序进入教堂,地位爵位相同的话,则男士要比女士优先,年长者比年轻者优先。听完弥撒,男士有义务为任何女士捧圣水,出门顺序仍按爵位和年龄顺序排列,但地位和爵位相同时,女士优先。与他人的任何争执都可以请自己的好朋友向对方要求圆满解释,如对方拒绝提供解释或解释让你不满意,则你可以提议决斗;对方此时如果意识到错误,可以主动公开承认错误,决斗就此取消;对方如果不打算认错,则必须参加决斗。埋伏在路边暗杀对方是不允许和不光彩的。只有贵族和教士两个阶层有权利提出决斗,贵族和教士不能向比骑士低的阶层提出决斗(候补骑士、商人、农民、工匠、市民、无爵位的小地主都是这样的阶层),贵族也不能主动向教士提出决斗,只有教士向贵族提议决斗(这样的情况下,教士方面会派十字军里的骑士代表教士参加决斗)。决斗双方必须使用同样武器,这样作为决斗应战方,对方有决定使用何种武器的权利。决斗时只要一方已经无力战斗或主动放弃抵抗,另一方就可宣布获胜。因为决斗一般关系着自己家门的名誉,所以败方常常明知无力战斗也会硬撑,直到战死。

这时那被打的人已经变成猪头了,另外一人看上去还是有些势力,应该也是一名贵族,居然随身有武器佩带,可能是因为奥利弗家族现在还没有搬来剑桥郡,所以名声也不是很大。既然如此,万俟阳也站了起来,杰克也是一点都不担心,他只见万俟阳从他手里拿过一枚金币。

“要与我决斗?哈哈哈,杰克,你说他配么?”万俟阳只是笑了几声,杰克也只见他手腕细微地一抖就发现原本在手指上夹着的金币不见了。

大家还以为万俟阳不敢应战,杰克也是条件反射般看像了那想与万俟阳决斗之人,此刻只有从他惊恐的眼神里看得出来对方已经被控制住无法动弹了。地上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响声,正是那金币掉在地上的声音。

“杰克兑现,刚才出了手的人都每人三枚,让他们记住奥利弗家族!”万俟阳说完后拍了拍庄阳的肩膀示意他准备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