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王宫(1 / 1)

第三百一十二章王宫

几人将这边粮食基地的事情安排完了后,万俟阳又返回到了府城,不过他直接到了将军衙门,找到了程大人,然后讲明了自己的安排,随后他们再次离开成都府城时,身后已经是有百人的阵势了,而且人人都有马骑,所以让人看了也是有些惧怕。

原来万俟阳想的是既然这次要将那些兄弟叫回来,肯定是一定要有人守那些粮食仓库的,并且,也需要找人来种,所以这也需要一个过程。万俟阳想到的是不如直接让官府来做,这样既可以节省自己的开支,又能为程大人积累一些名望,至少也说明了他这些粮食基地是有背景的,即使是地方上的一些地头蛇想来捣乱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够不够!

所以他提出自己的观点对程大人说了,也提出建议,结果程大人直接就按照他所讲的命令赵龙直接对此事负责,并且亲自点了自己手下的兵,还拿了盖了官印的文件到地方,让地方衙门负责接待和执行命令。

如此一来虽然耽搁了一些时间,但万俟阳想到的是这样以后让自己减少了不知道多少麻烦。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的这些农产品一旦成熟,将会影响深远,而且万俟阳是一边种庄稼一边还在购买粮食,让大家综合这些粗粮一起食用,同时也是改善了大家的饮食习惯和营养成分,这种改变是非常巨大的。所以说如果这一步走好了,那么自己也会被这地方上的势力所妒嫉,因此,他才拉上了程大人以及军队的势力,因为他准备这些粮食除了留下做种的之外,一部分是拿来对军队的供应,程大人的军队强大了,自然底气就更加足了,这就是一个良性的循环了,有了这个基础后自己也就可以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到海外发展了。

结果万俟阳几人跟着赵龙所带领的队伍,一路从眉山县经过峨嵋再到嘉定州每到一处也都留下了自己的人,然后让官府发出布告征求农民种地,万俟阳也给出了规定,提出的要求很简单,但奖励却是很不错,所以官府这些布告一发放出来后,立即就有人欢喜有人忧了,当然忧的就是当地的地主富人了,怎奈胳膊拧不过大腿,虽然这些当地的地主多多少少也与在蜀城的那些王府中人有关,但目前还是不敢直接与总督兼巡抚大人翻脸,所以说在这件事上,万俟阳直接是占了上风。

虽然万俟阳现在表面上看上去一切都相当顺风顺水,目前一切正常。但却在平静如镜的水面中早已开始起了一圈圈的涟漪,此时正慢慢向四周扩散,当然这中心被丢进的石子正是万俟阳。

而万俟阳并不是不知道他这么做会有什么影响,而是他本就想到如此了,他的原则就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势。反正自己现在还算是光脚之人,难道还怕穿鞋的人吗?

天气依然炎热,闷得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呆着都是全身汗,不过此时有一处地方,一座环以萧蔷的藩府巍峨落成,气宇轩昂。两道城墙之中,坐北朝南的宫殿,金碧辉煌;园林之内,菊井秋香;这就是蜀王府。此时一座坐落在荷花池中心的凉亭,亭中正有几人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听着曲儿甚是悠闲。

难道这几人就不怕热吗?非也,原来四周都是太监和下人在打扇,难怪这些人如此悠哉着呢。这亭子里的人自然就是身在蜀王府中的蜀王朱至澍,身边的人除了他的几位胞弟外也有庶出的兄弟,几人还是经常聚在一起鬼混的,拥嫔妃戏太监,把酒临风欢,夜夜笙歌尽。这些王宫贵族当然都是以蜀王朱至澍为尊了,此时有的人为蜀王剥着水果,有人为他倒茶,还有的直接拿着手的折扇为他扇风。

而当时在成都平原上的水系还是相当发达,四处都是河流和各类桥梁,所以至今成都都保留着以各类桥名命名的地名。而在成都府城中的城中城也就是蜀王宫,被誉为‘锦城宫’,而为了考虑到王宫的美景以及四川当地的气候,还特意在锦城宫内修建了一条水道,水道向西延伸出二三十米,宽约4米,堤岸最高处有3米多。在水道尽头,南北两侧各修筑了一条整齐的石梯,直通底部。攀援向上,一块石砌观景平台展露眼前,这也就是王府内的水榭花园,平常太阳西落后,蜀王带着嫔妃们就喜欢在这里戏耍。在水道旁边还有一条南北向大道的步道“现身”,宽10米,足够两豪华马车并跑。红石青瓦间,皇室气派,磅礴而出。蜀王府到底有多大?据史料记载为“北起东西御河,南到红照壁,东至东华门,西达西华门,面积38公顷有余……”从明洪武十五年开始,朱元璋就命令工匠在宋元成都城市旧址基础上,为儿子朱椿建王府,并参照京师皇城规制营建,故后世俗称“皇城”。蜀王府共有两重城垣,外为萧墙,内为宫墙,宫墙东到东华门街,西到西华门街,南到人民东路一带,北到东御河街一带。这座皇家建筑,园林精致优美,其中的“菊井秋香”被誉为成都八大景之一。历代蜀王,献王朱椿“博综典籍,容止都雅”,在朝中有“蜀秀才”之称。到成都后,朱椿沿锦江修建了筹边楼、望江楼、散花楼,成为了成都的标志性建筑。

“大哥,你说今年夏天怎么这么热?”说话这人正是德阳府的王爷,因为离成都府城最近,所以经常到朱至澍这边来玩耍,其实也是喜欢在成都府城内鬼混罢了,当然到了蜀王这边那就是吃喝玩乐都不他出钱了,一身肥肉所有的王爷中就属他最胖了。

“胖弟,我说你一天老在说热,平常让你少吃点你不听,哪年夏天不是一样的热啊?就你一个人出汗,你看大家谁在叫热了?”蜀王朱至澍毫不留情面的说着他的这位胖弟,虽说他叫胖弟,真正比起年龄来说却还要比蜀王大上两岁。也是比其他几位王爷年纪要大,却因为不是嫡出所以没能受封,当然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二哥,大哥说的没错啊,你长得那么胖,就只有你在叫着天气闷热,你看你的流出的汗比我喝的茶水还多。”此时说话的正是他们这群蜀王府中的排行第三的王爷,正是太平王爷,此人也与蜀王朱至澍爱好相同,喜欢诗词歌赋,平时也喜欢与蜀王一起玩耍,“大哥,不过这段时间确实比以往要热许多,听说陕西地方还有流民起义叛乱,还好有吴将军镇守着神川地界,那边旱情严重啊。咱们要不要暂停一下粮食对外售出啊?听说了这新上任的四川巡抚有亲戚在川内大肆收买田地,还有大批的粮食,他们这是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