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解放(2 / 2)

“不用啦,杏儿会就好了,你会你的嘛,这样才会各有长处,好了,小翠知道什么地方有卖乐器的地方吗?”万俟阳打消了小倩不开心的想法。

几人逛了一会,发现在小河两边的地方,不是青楼就是酒楼,反正全是消费的地方,可见这地方的商人往来特别多,不但商贾肥硕,社会风气也有些污秽,看来经济带来的不仅是繁华的街道还有人心的另一面及污秽滋生。万俟阳就亲眼见到几处,明明是良家女子却是因为家里男人外出做生意,却三三两两地结伴四处游玩,并且还不顾及旁人眼光我行我素。

万俟阳想起了一些史料上也有记载,明代一些女性摆脱了传统礼制约束,成群结队,游山玩水,纵情自然,个性鲜明。这些女性三五成群,在户外“解裙围松树团坐,藉草呼庐,虽车马沓来,不顾”。嘉靖、万历年间,素兰“春秋佳日,扇舟自放,吴越山川,游迹殆遍”,常“为胡奴装,跨骏骑,游行至夜分”。明代妇女徜徉于湖光山色之中,饱览天下的奇山秀水,早把礼教束缚抛于脑后。正如明末清初江浙小说《照世杯》说:“就如我们吴越的妇女,终日游山玩水,入寺拜僧,倚门立户,看戏赴社,把一个花容粉面,任你千人看,万人瞧,他还要批评男人的长短,谈笑过路的美丑,再不晓得爱惜自家头脸。

有些青楼女子对山水之娱情有独钟,不辞辛苦游历,写下游记。董小宛“闲静,遇幽林远涧,片石孤云,则恋恋不忍舍去”,甚至还“徙居半塘,小筑河滨,竹篱茅舍”,行人路过“时闻歌诗声或鼓琴声”,后来她“扁舟游西子湖,登黄山,礼白岳”,迷恋山水之乐。王微“性好名山水”,才情殊众,常“扁舟载书,往来吴会间”。她皈依佛门后,“布袍竹杖,游历江楚,登大别山,眺黄鹤楼、鹦鹉洲诸胜”,并“撰集名山记数百卷”。如诗如画的风景使得广大女性于观花赏雪、游山玩水中,既锻炼身体、舒展心情,也受到美的熏陶。

在郊游中,女性行为自由,况且男女混杂,难免会产生私情。“不须更相问,家住横塘西。横塘连夹浦,曲曲明如许……出门郎不见,仍荡采莲舟”。这首诗描写了水乡少女驾着一叶扁舟穿梭在碧水之上采莲,与情郎萍水相逢后,主动留下家居地址,而后又与情郎幽会。明代梁玉姬《偶作》“忆郎瞥见在春郊,欢极轻将翠袖招。近觑庞儿原不是,羞生双颊晕难消”,此诗描写一位少女在郊游时惊喜地与情郎挥袖相认,没想到却是误认而引起的羞赧。

不过从这个时期起,也让一些明代女性为了满足精神的需要,大胆借助宗教仪典等形式,从事自己所钟爱的休闲旅游。她们行动比较自由,拓展了生活空间,丰富了休闲生活,调节了生活节奏,释放出女性对美的追求。可见,她们的日常生活并不是黯淡得毫无色彩。

总之,这些情景都是建立在经济发发达的地区,商业的发展,经济腾飞,那么社会各种化的确也是必须要经历的一个阶段。万俟阳买好了乐器包括古筝和琵琶,还有长笛和箫,让店家直接送至客栈房间,只是万俟阳没想到的是这些乐器竟然售价一点也不低,完全算得上是奢侈品了,还好万俟阳不在乎这点钱,关键是这些都是富人才享受的东西,不卖贵点行吗。

“老公,杏儿又让你破费了。”杏儿离开青楼后就完全没有带走青楼的一件物品,其目的也是不想睹物思景,她需要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什么破费,这叫高雅,值得!对了笔墨纸砚行李里还有,下午呢,小倩我教你一些基础,数学的一些运算法则,采用不同的计数书写符号。咱们这就回客栈吧!”万俟阳带着几人回到了客栈。

“明天上午杏儿咱们一起去见见小倩的爹爹,同时也是去告个别,这两年多全靠小倩当然主要是借了总督大人的名气,所以咱们一起去也是必要的,你说呢?”万俟阳当然也是需要杏儿的同意。

“杏儿听从老公的吩咐,这也是必要的礼节,杏儿也是懂得感恩的。”杏儿此时手牵着小倩,两姐妹还真是情深啊!

“好羡慕你们,这么好的感情,还好我并没有拆散你们,嘿嘿应该是说便宜我了!对不对?”万俟阳也是一副得意的神情。

“那是自然美得你了!不过咱们姐妹还是得谢谢老公,因为是你延续了我们的梦想!”两女此时也是靠在万俟阳的身上很是满足,他也是体会着这种别样的幸福。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分享推荐一下,谢谢!分享越多,更新越快^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