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装傻(1 / 1)

第二百一十九章装傻

想到这里总督大人心中也是苦恼不已,他本就觉得自己欠着小倩的,但也不想让她为难所以就在她结婚这件事上,准备是让她自己做主了,不再强求什么顺其自然就是,但却没有想到等来的是这种结果,这怎么行,连对方是什么背景都不清楚,只凭着自己的兴趣就草草地决定了自己的一生幸福,那如果是这样自己这当爹的就必须要强制接管了这件事,否则到最后若是不幸福了反过来还是会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在这时候出来阻止她做出如此傻的决定。

总督大人此时就是对眼前这位看上去有几分英俊的年轻男子能有如此的气概也只是有些兴趣而已,今天他还了解了此男子居然是拿着由顺天府尹大人亲自下发的‘舟节’搭上福船一路南下的。这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此人应该是有一些背景的,不然不会无缘无故地得到顺天府尹的亲手签发的‘舟节’。其它的什么事都不是太清楚了,唯有自己今天过来亲自过问了。

两人就总督大人进来时已经五分钟时间都没有讲什么话,看来这是杠上了啊!难道他们有规定谁先开口谁就算输吗?

正当两人互相较劲的时候,万俟阳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直响。

“嗨,吵什么吵,气都吃饱了!”万俟阳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哟,这些家伙居然没有给公子照顾好,真是失礼了!”总督大人听到万俟阳的埋怨之声也算是消了气,毕竟自己什么都不说抓了此人,按平时他的做法还真不会这样做,这明显就是公报私恨嘛,若不是为了他的亲生女儿的终身大事,他还不会如此做作。

“啊!居然有人来了。失礼了,前辈人也被人无礼抓了进来?快快来请坐,您看这里什么都没有,唯有一可以坐的地方,来坐,你是前辈年纪大了,你坐就是了我站着,就是不知道是谁这么目无法纪敢胡乱抓人,这不是把朝庭的法律视为儿戏嘛,不知道这当官的是不是个浑官,我看他的官也要当到头了,举头三尺有神灵啊,别以为自己做的什么事别人不知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前辈你说是吧,我看您也是一身戎装,难道您也是得罪了本地的大官?别怕,他们要是有人想为难你,就让他们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对了晚辈忘记自我介绍了,晚辈本是四川人士,因在京城求学,此次是顺着运河南下到沿海看看增长见识的,只因前段时间家中出了事故,现在晚辈也是独身一人了,了无牵挂,但最终还是要叶落归根的,目前四川巡抚也就是前顺天府尹程大人就是晚辈的朋友,如果前辈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不妨直说,毕竟咱们也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何必相逢曾相识啊!”万俟阳这妙语连珠,故作不认识的样子,先是把对方捧上一阵,又以礼相待,再说出了他们的同一假想的敌人——那就是无故抓他们过来的人,当然万俟阳也是故意让总督大人吃了过哑巴亏,自己这所讲的话中没有一点是不对他不尊重的,只是说了自己也是无辜被抓来的,同时又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这一下把总督大人给闷住了,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万俟阳对他来了这么一招,根本就是装着不认识自己,当然的确是现在他们才是初次见面,但对方却是有着良好的礼节,尊敬老者,先是让了座,然后又打了抱不平,认为他自己也是被这里的官抓进来的,那不还是说的是自己嘛,同样也说了自己是罔顾法律而胡乱抓人,还主动提出了要保护自己的,这听上去怎么这么让人感动啊,自己都恨起了自己的做法了,不但私自抓了别人还不给人一口水,最后听到此年轻人居然是独自一人在京求学,家中已无亲人了,还与四川巡抚是朋友?又与现在的顺天府尹有关系,这年轻人不简单啊,自己连什么都没问却也再无法开口问什么了,难道直接问为什么要骗了自己的千金。这不是明显说自己管教无方嘛,真是小看了这小家伙啊。看来这次自己的这张老脸得丢一次了,算了,不管其它的事了,既然已经做错了一件事,那就只有将错就错吧!

“哈哈哈,没想到没想到啊,到了老了还被一个年青人指着骂了却不能开口反驳,确实在这点上老夫做得不够光彩,小伙子不错,来了这一套组合拳,几下就把老夫给打懵了,真是乱拳打死老师傅啊!此事老夫就先表个态,先承认错误,但是若是站在身为一名父亲的身份上却是没有做错的,要知道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却不及别人不到一天的功夫就给骗走了,试想如果你就是她爹的话你心里做何感想?”这时提起了小倩的事,这老头又有些火气了。

“啊?!原来您老就是小倩的父亲?真是失敬失敬,小子这厢有礼了,至于伯父,对了小子家乡尊称长辈为伯父希望伯父不要见怪,伯父刚才所说的小子的确是非常理解,但是这样的解释却不是你将人抓来不分清红皂白的先软禁起来再不闻不问的饿一天,这算什么?刚才不是解释是掩饰,首先伯父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小倩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想她如此聪惠的姑娘怎么会有人会骗得了她?其实我也了解到了小倩的一些身世,同时也小倩觉得可怜,当然我指的是她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自己的才华得不到释放和展示。请问伯父一件事,您知道小倩她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吗?为什么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吗?其实如果伯父想解决这样的问题也不用这么麻烦,我想伯父不会想让小倩恨你一辈子吧?我大概也了解一点小倩的脾气,我看伯父也是位以德服人的长辈。看这军营里纪律严明,作风优良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将领一定也是位了不起的人,至少本人德才兼备才可能让他的下属信服。但为何伯父能让成千上万的人信服就不能让自己的女儿一人诚服呢?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您把心血全放在这里了,自然小倩那边你就疏忽了,你这是大义却不是个合格的爹爹,小子敬重你,那是你做为一方大员为国家付出太多,但做为父亲,你却不称职。小倩可能是任性了一点,但这点也是由伯父娇惯了的原因。我知道伯父是想在小倩身上弥补一些自己没时间管教她的过错,但往往会越做越错,还好小倩在伯父的影响下还知道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礼义廉耻心里竖立了正确的人生观。小子说了这些话或许有失偏颇之处忘记伯父海涵。”万俟阳从头到尾都是把总督大人放在一位女儿的父亲的角色上来平等对话的,始终都没有把他当成一位地方官员来对话的,否则自己一来就失了公平的地位对话就失去了优势了,本来把他抓来也是为的是小倩的问题,所以万俟阳这话题出发点找得很准,同时万俟阳的话也直接把这位总督大人引起了深思,因为万俟阳讲的却都是自己实打实地问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