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官服(1 / 1)

第一百七十章官服

其实程大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在官场上孤军是最难奋斗的,否则随时都有可能被别人当成炮灰背了黑锅都不知道是咋回事呢!程大人没想到的是在返回的路上遇见吏部尚书姜大人,看样子之前林大人说的有公事大概就是指这吏部的尚书大人姜大人之间的公事吧,由于现在程大人还是顺天府尹的职位,那官大一级压死人在官场上是显而易见的事,远远地看着对方的官服就知道对方的官职大小了。

明代官服是当时材料工技水平最高的服装,就制度而论它承袭唐宋官服制度的传统,指导思想比较保守。但制作更趋精美,整体配套也更趋和谐统一。明太祖洪武元年,朱元璋鉴于局势尚未安定,学士陶安请制定冕服,朱元璋指示礼服不可过繁,祭天地、宗庙只需戴通天冠,穿纱袍。一品至五品官服紫,六、七品服绯。其中公服和常服也大有区别,洪武二十六年定,每日早晚朝奏事及侍班、谢恩、见辞及在外武官每日公座服公服。其制为盘领右衽袍,衣料用纻丝(缎织物)或纱、罗、绢。袖宽三尺。一至四品绯袍,五至七品青袍,八、九品绿袍。未入流杂职官,袍、笏、带与八品以下同。公服花样,一品大独科花(团花),径5寸。二品小独科花(小团花),径3寸。三品散答花无枝叶(散排的写生形摘枝花),径2寸。四、五品小杂花纹,径1寸5分。六、七品小杂花,径1寸。八品以下无纹。幞头有漆、纱两种,展角氏1尺2寸;先规定杂职官幞头不用展角,只垂2带;后准用展角。腰带;一品玉带,二品犀角,三、四品金荔枝,五品以下为乌角(牛角)。带鞓青色,垂尾于下。黑靴。公、侯、驸马、伯服色花样同一品。百官入朝碰到雨雪,许服雨衣。凡常朝视事穿常服。明初常服与公服都是乌纱帽、团领衫、束带。洪武六年规定一、二品用杂色文绮、绫罗、彩绣,帽珠用玉;三至五品用杂色文绮、绫罗,帽顶用金,帽珠除玉外随所用。六至九品用杂色文绮、绫罗,帽顶用银,帽珠玛瑙、水晶、香木。一至六品穿四爪龙(蟒),许用金绣。洪武二十三年定制,文官衣自领至裔(yi音义),去地1寸,袖长过手,回复至肘。公、侯、驸马,与文官同。武官去地5寸,袖长过手7寸。洪武二十四年定制,公、侯、驸马、伯,服绣麒麟、白泽。文官一品仙鹤、二品锦鸡、三品孔雀、四品云雁、五品白鹇(xián音闲)、六品鹭鸶、七品鸂鶒、八品黄鹂、九品鹌鹑。杂职练鹊。武官一、二品狮子,三、四品虎豹,五品熊罴,六、七品彪,八品犀牛,九品海马。以上所述的常服,就是著名的品服,也是传统戏曲所采用的官服形式。这些不同的鸟纹兽纹,都设计成方形框架之内,布置于团领衫的前胸和后背,下围装金饰玉的腰带,极其壮观。

明《大学衍义补遗》卷九十八说:“我朝定制,品官各有花样。公、侯、驸马、伯,服绣麒麟白泽,不在文武之数;文武一品至九品,皆有应服花样,文官用飞鸟,像其文采也,武官用走兽,像其猛鸷也。”接着讲明朝的常服,可由各级官员按其等级根据规定款式自制,不像宋代是由政府统一制作定时分赐。常服上可兼下,下不得僭上。一般文官都能遵循制度服用,武官往往违反制度穿公侯伯及一品之服,自熊罴至海马(即五品至九品)的服装,不但穿的人极少,而制造的人也几乎断绝了。

程大人刚从刑部办公处走在外面的院子中间,看见刚进来一人身着官服常服,锦缎前绣着一只锦鸡,便明白方乃二品大员,先是停下来让行,走近再打招呼。结果近了一看,正是之前刑部尚书林大人提起过建议自己去陕西的吏部尚书姜大人,虽然心里有些不忿,但平常在朝庭的一些表现程大人也明白此人就是一墙头草,那边得势就向哪边靠,只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于他了。

姜大人走近了时,程大人便躬身向姜大人行礼,但对方似乎没有看见他似的径直走了过去,程大人见对方没有理他,便也无所谓,反正等他走过了自己再走就行了,免得落人口实说自己得知升官后就目空一切了,所以程大人还是小心地低调处事最好。

谁知道那吏部尚书姜大人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似乎是才发现有人向他行礼似的,姜大人转过身,似乎多看了一眼才开口道:“哎,原来是顺天府尹程大人啊!怎么有事来刑部公干?真不好意思,年纪大了,刚才没看见有人,再加上心里想着一件烦心事,就走过了,程大人海函!”

这吏部尚书姜大人说的这句话的意思信息量可不小了,首先是他这先称呼程大人的职位现在都还是府尹三品职位,而他呢,居然没有看到有人,这么大一人没看到?这是说根本就不把你当人看或是不在回事,最后说自己年纪大了,这是说自己资格老,还有让他不开心里的事,这就让程大人更是摸不着头脑,心想自己还真是没有在什么地方告罪于他吧,况且他这种墙头草还真不被程大人看得上。

“姜大人说笑了,姜大人为国事操劳,连走路都在想着事,没看见下官也是应当的,只是不知道什么事让姜大人烦心啊!”做为一外面客套话的问候而已,没想到这姜大人还真是接着往下说道:“还不是我那可怜的侄女,年纪轻轻地就成了寡妇,关键是还有人落井下石把她夫家给抄了,人都被撵回娘家去,她至小爹娘去世早,就在过继于我的名下,现在居然回家向我哭诉,你说是不是有些欺负人啊!”

程大人开始还以为对方想唠叨几句就完事,当一听到‘抄家’两字时,他终于是想起了自己哪里得罪他了,原来是这个原因,还好前有刑部尚书林大人建议,后有阳公子献策于他,所以此时反正他去四川当巡抚一事也定了下来,看来这定罪的事还是要早点给刑部打报告,得让林大人知道这件事的起因。

而吏部尚书姜大人此时似乎正等着面前的顺天府尹程大人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