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生意(1 / 1)

第一百六十二章生意

朱正阳继续为万俟阳公子解释道:

“在广东地区,拥有船只的家族及邻里,根据拥有船只规模的大小,任命船甲长、副甲长(一般十船为一甲),如福建巡抚南居益1625年实行‘禁其双桅巨舰,编甲连坐’的监查机制(《明熹宗天启实录·卷53》)。船甲长、副甲长记录下船只情况、出海次数和目的,每年一次将船簿交给郡县的主簿官员一一核实:‘以凭查考’。而且每只船的船壳后部都必须写下船属干什么地区,是什么用途的船,船属于当地哪位甲长管辖下的船主姓名,并刻在船尾,用墨填实。《皇明世法录·卷75·“海防·岭海”》记载‘广东滨海渚邑,……令沿海居民各于其乡编立船甲长、副,不拘人数,……仍于船尾外大书某县某船某甲下某人十字,翻刻墨填为记。其甲长、副,各执簿一扇,备载乡中船数并某船只某项生理,一一直书,每岁具呈于县,以凭查考。如遇劫贼,则被害者能识其船,速投首于甲首副,鸣锣追究,俾远近皆无字号者即系为非。’

船甲长、副甲长对所管辖的船只负有责任,因此对船上设备的查验十分严格,以防触犯法律,船主受到严惩而牵连到自身。因此,甲长、副甲长经常上船查看船上必备的锣、号等通信工具;查看是否多带干粮,以防远洋通番;查看船舱里是否藏匿有违禁物,如硝磺、钉、铁、樟木等。‘大渔船每人每日带食米一升五合之外不许多带颗粒,并通船务须搜检。严禁夹带军器硝磺钉铁樟木等物’(《皇明世法录·卷75·“海政·私出外境及违禁下海”》)。

除了船甲长经常查看船上情况外,江浙一带还有哨长负责监查船质:‘每年三月以里,黄鱼生发之时,……许其结赊出洋捕鱼,至五月各令回港。……’”

朱正阳顺便就把关于海运和海船相关的事情都对万俟阳一一作了汇报,因为这些事之前他也不是很清楚,在万俟阳提出要求之后,他便找到许多有关此类的文书和做有关海运各漕运生意的朋友进行了大量的了解,于是才会有了现在的侃侃而谈!

万俟阳一下了解到这些细节,心里想着那只有先暂时放一下收购造船厂这个不现实的想法了,“那就不考虑收购了,现在也就是说没有民间那种大型海船了?”

“好的,公子所说的大型海船可是那种有五六根大桅杆以上的船吧?确实现在不好找,自朝庭禁海以来,那种大型海船也被官府拆掉了,现在渔民出海都是两三根桅杆那种中型渔船,民间船队大规模外出捕鱼,一般都有水师船队跟随保护。每年四月出洋时各郡渔船大小以万计,人力则整肃,器械则犀利,……辅以兵船若相须而行,扬刀而战,取甘结给旗票谨船诸验出入。出国贸易的福建民间商船,回国时,一路上要经过广东南澳、福建浯屿、铜山诸水寨,和岛尾、壕门、海门各巡司的上船检查,并一路被军船护送,以防海盗船打劫,也防止商船上的船主和船工沿途悄悄卸卖船货。”朱正阳说得越多就让万俟阳越感觉自己想从国内造船出海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好了,没想到现在的朝庭都还是如此迂腐,我到时再另想办法,等这事忙完后咱们再另做打算!”万俟阳这时喝着茶水,想到的是既然海船这件事无法行得通,那么只有先走出去,然后再回来,不能让这里的朝庭腐朽的制度束缚了自己的发展。

“朱某一切听从公子的吩咐。”朱正阳自山西灵丘的地震过后,正阳商会的各地分部都在这两天慢慢地报告了自己所在区域的损失,其中主要有对比,仍然有部分偏僻地区没有及时通知到也受到了损失,但因为地处偏远地震破坏就弱了许多,故而现在所受的损失仅占全部商会的不到百分之十,而其它的商会还包括了一些外地商会的损失几乎是一半以上的财产和人物损失,所以现在朱正阳更加坚定了自己一定跟着万俟阳公子的脚步前进,有了这种逆天的能力,那还能视而不见?

“朱会长,客气了,我说过了我不管你如何管理商会,我只是给你们指明方向。另外我还有大笔资金入股,到时你单独算算股份比例,有些事你要与各大股东讲清楚,他们的钱不会少一钱,只是总的基数变大了,也就是说以前比如只有十两银子,他们一共五两就占了百分之五十,但现在基数是一百两,他们五两只有百分之五了,他们分的红只会多,不会比以前少分的。给我讲讲在南方有哪些主要城市有分部。特别是票号需要特别说明!”万俟阳了解这些也是为了他以后到南方和港口城市做好准备。

“公子,我们的商会总部在山西,京城这也算是个总部了,基本上股东也都是山西老乡,但在各大州府都还是有分号的,也是为了扩大影响,方便银票的兑换,南方城市也是在各大河流边上的城市基本都会有分部,西南cd昆明,重庆也有,南京、杭州等周边也有分部。”朱正阳说起自己商会的情况那也是如数家珍,随口就来。

万侯阳也是纷纷记了下来,现在这时候不像以后几百年,根本就不用记,一个电话解决问题,实在不行还可以直接上网查询。所以说这商业不管怎么发展,其实也就是通讯信息的发展严重制约了经济的发展和进步!

万俟阳这时也是与朱正阳谈些生意上的趣事,说起江苏南京的应天府,万俟阳随即想到了顺天府尹程大人还不知道下一步的动向,也不由得想到自己现在能用到权力也没多少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脑袋想到如果此事一完结,那么自己就要考虑南下的打算了,今年七八月时间都还有两件大事要发生,如果自己一离开京城,那信息就不好传递了,只有在之前先留下信件,到时送去才是,不过想到现在也是农历六月初八,七月初一江苏还有一场水灾。

“朱会长,我一会还会有钱财拿来,到时你一起计算下股份。还有件事,在江苏靖江下游有哪些城市还有分部,在这个月内全部撤除,在陕西地区有分部的话在下个月内全部撤出,这京城内修好的商业区留下百分之二十就够了!我现在给你讲的,同样需要保密!否则”万俟阳说起这些又神秘地压低了声音,说完话并用手指了指上面,至干什么意思就让朱正阳自己去理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