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商谈(一)(1 / 1)

第一百一十五章商谈(一)

明朝开国后,太祖朱元璋便将“田野辟,户口增”确定为恢复和发展经济、特别是复兴北方的首要任务。通过移民垦荒、减免赋役、遍设军屯等奖励政策和措施,全国耕地面积快速增长。明代各朝官方的田土统计数字在空间地域上只包括南北直隶和十三布政司,而不含东北、西北边疆地区;在覆盖面积上,只是登记在册的纳税田亩,而不包括豪强隐漏田亩及未耕荒田,在相当时期内也不包括“永不起科”的垦殖田亩。因此,洪武二十四年将近400万顷的数额应是在册的纳税田亩。

明中期以后,随着荒田垦耕及不发达地区的开发,耕地面积继续增长。但由于法度废弛,富豪欺隐,册文讹误,以及因循照征、恪守祖宗常额等原因,在册田地往往仍保持在明初的400万顷上下。万历年间,改革家张居正抱着“苟利社稷,死生以之”的决心和气概对全国土地进行清丈,以求解决“田粮不均,偏累小民”的尖锐矛盾。万历六年统计,全国各地田亩701万余顷。万历十年至十一年,全国清丈基本完成,新增田亩182万余顷,加上万历六年田亩数,此时共有耕地达883万余顷,比明初洪武二十四年增长一倍。由于荒田和山区的进一步开发,耕地面积进一步扩大,至万历三十年,共有官民田土11618948顷余,屯田籽粒地635343顷余,两项合计12254291顷余。这是有明一代耕地面积的最高额,比明初翻了两番,是宋代最高田额的2.33倍。

直至明后期,京畿地区、淮河流域、黄河流域、湖广平原、西南山区仍存在大量未垦荒地,尚有较大发展空间。弘治年问丘浚说,“以今日言之,荆湖之地,田多而人少;江右之地,田少而人多,江右之人大半侨寓于荆湖。”嘉靖年间,山东济南、东昌、兖州三府已“颇称殷庶”,但“登莱二郡,沂济以南土旷人稀,一望尚多荒落”。

明朝末年,土地集中已经到了空前的程度。王公勋戚和地主豪绅疯狂的兼并土地,大多数的农民相继失掉土地。在四川,一个普通的地主就占有几十家佃户。在浙江和福建,有田的占1/10,为人佃作食力的占9/10。北京、直隶、山东、山西、河南、陕西、湖广等地的绝大部分的腴田,都被王公勋戚和地主豪绅侵占。

一般地主豪绅通过豪夺巧取,“求田问舍而无所底止”。江南的缙绅富室占田少者数百亩,多者数千亩,乃至万亩。河南的缙绅富士,占田少者5000070000亩。最突出的是藩王占田。万历时,福王封藩河南,明神宗一次就赐给他田地200万亩,河南田地不够,“并取山东、湖广田益之”。天启时,明熹宗下令拨给桂王、惠王、瑞王三王和遂平公主、宁国公主二公主的庄田,少者7080万亩,多者300万亩。各州县以致无田可拨,于是勒令各地人民分摊银租,叫做“无地之租”。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

两人入座后不一会菜也就上齐了,两人面前都有一酒杯,此时花占魁端了起酒杯说道:“感谢冯老板的光临,花某人听说了冯老板生意不错,时间紧张,所以就赶紧在这京城这里最高档的酒楼订了一间包厢宴请冯老板。”

“如此说来,花老板也是有心了!此次前来赴花老板的宴也是因为之前我与贵公子有言在先,做生意讲个诚信,所以自然就先来与花老板恰谈,因为昨天花老板没有给个定信,所以昨天稍晚的时间,有其他老板对我手上的田产也有意向购买,当然我只能先应着,不能只等着花老板的消息而错过一桩买卖是不是?当然之前我与贵公子谈的价格都是不变的,所以并没有以此为涨价的理由。不知道今日花老板是不是能决定下来?”冯青柏这些话自然是一早就想好了措辞,完全就是滴水不漏。

花占魁一听冯青柏如此一说,便有了七八分相信,而且按现在行情的价格差不多是比较低的了,既然对方没有以此来涨价,那么这样倒是可以定下来的。

“那花某还真是要谢谢冯老板的好意,当然咱们生意人讲究的就是一个诚信,既然冯老板如此有诚意,那么花某人还是可以定下来的。来为了咱们的诚意干了这杯!预祝咱们合作成功!”花占魁举杯与冯青柏两人对饮了一杯!

“哈哈哈,来,吃菜吃菜,这家酒楼的厨子是出了名的好手艺。”花占魁吃了一口菜,就听见一家丁对花五耳边说了什么。

花五直接走了过来在花占魁耳边说了几句,可能由于他觉得这消息也不是什么秘密,声音自然大了一点,“爹,听家丁传话,他们发现那府尹程大人的代言人阳公子也在此与正阳商会会长在楼上吃饭。要不要去拜见一下!”

花占魁听了以后,也是觉得不是什么秘密,心里也是在想之前花就告诉了他,花五与这府尹大人的代言人之间有些误会,担心其为难花府,所以必须要找个机会把这事说开,至少把这事讲开,也就是说要让其他人知道,就算是这阳公子为难他们花府那是在江湖道义上站不住脚的,大家知道了他与花府有摩擦再来为难花府那就是你阳公子心胸狭窄了。

所以花占魁一听这情况便想借冯青柏的人来影响这府尹大人代言人阳公子的名,以免日后找他们花家的麻烦。却不知道这一切正是冯青柏所期望的,当花五讲给花占魁听的时候冯青柏就在脑袋里飞速地想出一个计谋,怎么才能与公子的利益更大化。

“还不是你小子以前惹的事,尽给老子添麻烦。冯老板见笑了,犬子花五真是不争气,前段时间与府尹程大人的代言人阳公子发生点小误会,恰好今天阳公子也在楼上与商会会长朱老板在吃饭,我想麻烦冯老板一件事,这件事完后咱们可以马上签约,你看”花占魁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也是阴险,想把冯青柏拉到自己的船上来,即使那阳公子有什么对花府想做的事那是看在冯青柏的面子上也会有些顾忌了,毕竟他知道这冯老板是第一位出面支持府尹大人的人,如果不是当时就能拿出那么多钱当定金,他还真就以为这冯老板与阳公子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