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爱慕(2 / 2)

而柱子说的是另外一家男孩也姓马,整个马家堡姓马的占百分之八九十,这倒不是说都是沾亲带故的,其实如果追溯到上四五代人倒还是有些血缘关系的,但现在那点血缘关系早淡化成水了,在现代法律上都是三代以后亲戚可以结婚的了。那家孩子叫马小鱼,是的名字很普通,谁叫他爹是个捕鱼的呢!老百姓家孩子名字是越贱越好养活,所以什么二狗子,铁锤什么的都随处可以听到。

而这马家堡里一共分布着三个村子,他们这村子在路边,所以比较大,但不是最大的一个,算得上第二大,因为顺着田间路走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就是另一村子,差不多有近三十户人,剩下一村离路稍远一点只有十户人家,三个村子呈“品”字倒立型排列。

基本了解了马家堡的一些情况,万俟阳心思却放在自己手中的一些物件上,首先是自己随身所带的手机,钱包,当然包括了一些钞票和身份证银行卡这些。这些绝对不能让其它人看见,另外就是那玉牌肯定是个宝贝,就是它被雷电所激活使自己无缘无故来到明代,而且还毫发无伤所以说它就是个宝贝。另外最有用的就是这两锭元宝了,但万俟阳还不知道它现在的价值是多少,还有哪里能进行交易大额兑换。

于是万俟阳也只有先问一下柱子看他知道这平时的开销是多少,他拉着柱子小声问道:“柱子,你知道不知道平时一个月家里的开销多大啊?”

柱子有些茫然,万俟阳一看这样子就知道没戏了,也不奢求他能回答出什么有价值的答案。

“莫大哥,你别担心,我爹娘都是心地很好的人,他们不会让你拿钱的。虽然奶奶在床上需要看病吃药,我爹说了有他在外面是不会让我们饿着的。”

“我去,他怎么想到这里去了。”万俟阳也是无语了,只好尴尬地笑了一下。

看样子万俟阳只有直接去问马大叔了,也就不再和柱子东扯西聊的了。

“莫大哥,你头巾哪去了啊?”这时柱子突然问了一句,还真让万俟阳一下给楞住了,对了,他差点忘记这里是明代,是男人就得把头发用头巾网住然后一般在头顶扎一个发髻,以前还必须用一发带系在前额,现在也很少人用了。所以有些人直接是带了帽子,这样方便些,但老百姓一般就用布巾代替了所有装饰,但仍然是要把头发束起来的,还好万俟阳的头发还算长,勉强能束起来。所以在清初时期就有了留头不留发,留发就不留头的惨事发生,当时满清朝廷还专门为此颁布了法律的,当然为此还杀掉不少不愿剃头的汉人。

“唉,柱子啊,你不知道那场爆炸多厉害,还有啥头巾啊?连衣服都没了,光屁股的人到处都是,我也是四处捡的破烂穿上的,头发都烧了大半。”万俟阳故意说得很严重来掩饰自己的情况。

“柱子,让你莫大哥休息一会,别总是问这问那的。上午的爆炸太吓人了,这恐怕要乱一阵子了,我们暂时也不要到处乱跑了。等这一阵子乱过了再说。”马大叔这时走过来让柱子去照顾一下他奶奶,然后坐在万俟阳的对面。

“马大叔,你就叫我阳仔吧,我长辈都是这么叫我的。”万俟阳想起了自己父母平常也是这么叫他的,不由得神色黯然下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分享推荐一下,谢谢!分享越多,更新越快^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