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受命于天(2 / 2)

关于苏梦玲的事,我迟早都要找人说出来,不然,恐怕我以后也是会和玲姐那样的感情受挫者一样,变成无比扭曲的性格。

而眼下,唯一能听我说这些的人,我的老爹,也就在这里。

我花了三个多小时,把我自从遇到苏梦玲之后的一切,全都告诉给了黄金眼。

黄金眼听了后,沉默了很久。

“也就是说,你现在,还对那个苏梦玲念念不忘是吗?即时是失去她的音讯一年多?”

我点头,说是的,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爱过一个女人,就算是用尽这辈子剩下的时间,也是不可能忘记她。

黄金眼看着一脸沧桑,用无比深情的语调说出这句话的我,忍不住是笑出了声。

我顿时是生气了。

“不好意思,没有忍住,但你爹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只是感觉惊异和反差。”

黄金眼看着我的脸庞,说:“只是感觉在我心中一向木讷的儿子,居然有这么丰富的感情经历,和这么好的女人缘。”

“哪有那么好的女人缘,真正喜欢我的就只有两个,我还从头到尾都没让她们过的多幸福,而我自己真正喜欢的女人,唉。”我整个人靠在了墙上,叹了口气。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回想起那天晚上,我被苏梦玲拒绝的情景。

“心结易结不易解。”黄金眼又是点着了一根烟。

“不过,老爹我可以试着给你分析一下。”

“你能疯狂迷恋上你的那个苏老师,其实,这也是和你的成长经历有关系吧,这样说起来,我也是有责任的。”黄金眼说。

“你的成长经历缺失父亲,性格本来就少了点男生该有的性格,比如说果断和勇敢,而且又是在青春期的懵懂期,迷恋上一个比你年龄大的,姐姐类型的大女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那个苏梦玲,又是一个饱受自己内心折磨的女人,你想拯救她,对不对?”

我急忙是点头,黄金眼的这番话确实是说到了点子上。

“那我也能大概猜想的出来,你现在还放不下她,一直牵挂着她的理由。”黄金眼说。

“你认为当初你和她的关系,其实是可以更进一步的,只不过是被你当初的急于表白给毁掉了。”

“当时,那个苏梦玲已经是接纳了你,认为你和她厌恶的其他男人不一样了,所以你认为你对她来说,是独一无二的了,甚至她有可能爱上你。”

“而你的急于告白毁了这一切,所以你才不甘心,直到现在,还对她念念不忘。”

然后黄金眼碾灭了手里的烟头,长叹了一声。

“你不是这辈子都忘不掉她了,只是不甘心这辈子没有得到她。”

我涨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黄金眼的话,句句扎心,几乎每一句都说到了我的心坎里。

“这种事,我只能说到这里,具体怎么解决,还要看你自己。”黄金眼说。

“这年头,网络通讯这么发达,你如果真的想去找那个苏梦玲,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你没有勇气去找她吧。”

“我的建议,别再扭捏了,去找到她,好好聊一聊,让她亲自解开你的心结。”

“到底是能让你的不甘心变成死心,还是能让你的不甘心变成美梦成真,在于她。”

然后黄金眼就起身离开,去做饭了。

我坐在原地,沉思了很久。

是啊,哪有那么多的,至死不渝的爱,都是自己骗自己的,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痴情人。

只是不甘心而已,但也不可能一辈子不甘心。

做个了结,要赶早,等到玉玺的事一落下帷幕,我就要去见见故人了。

五天过后,我和黄金眼挖出了那只羊的尸体,取出玉玺,红绿玉沁确实是出来了,但细看内部还是有雕痕,有些瑕疵。

“那还要补上第八杀,成败在此一举。”黄金眼说。

我也没有过多言语,就立刻去准备了。

第八杀,就是专门针对雕痕裂纹的“牛皮纹”作假。

支起一口锅,用浓灰水加乌梅水煮沸,然后放入两枚玉玺,趁热取出,再放入冰雪中一夜,使玉纹冻裂,最后再用牛油提油上色,这才是能制造的出来天衣无缝的“牛皮纹”来。

眼下并不是冬季,没有冰雪的条件,但现代机器发达,用冰箱代替就可以了。

最后一套流程结束后,已经是截止日的最后一天了。

无论最后成就的这两枚玉玺如何,我们都没有再修补的机会了。

作坊里,红色的绸布缎子上,两枚一模一样的玉玺放在那里,带着月光的皎洁,还有古玉的血沁。

玉玺底部的篆字金钩铁划。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时,黄金眼的手机响了起来。

黄金眼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了老虎的声音。

“成了吗?”

“成了。”黄金眼回答。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分享推荐一下,谢谢!分享越多,更新越快^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