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狐狸,你让我想起了刺猬(2 / 2)

我也急忙是去给玲姐倒了水,

“谢谢,”玲姐说,

吃了药后,玲姐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也是好了一点,

“真的很抱歉,刚才莫名的说了傻话做了傻事,”玲姐揉了揉眼睛,

“毕竟,我向我父亲答应过的,也向我自己答应过,要把你当成唐风一样,像是亲弟弟一样对待,姐姐怎么能对亲弟弟那个样子呢,”玲姐苦笑着说,

我表情复杂的看着玲姐,

“玲姐,你是拉子,”我问,

同时我心里也满是疑问,玲姐她如果是拉子,那她刚才为什么又想睡我呢,拉子应该是对男人没兴趣的,

“姐姐不是纯粹的拉子,只是深爱着你姑姑而已,”玲姐说,

我挠了挠头,感觉还依旧很是懵逼,

但玲姐要睡我的原因,我大致上有些理解了,她喜欢我的这张脸,因为我长的确实和我小姑很像,

我爷爷有三个孩子,二男一女,分别取名一清二白三双,最后我小姑嫌三双不好听改成了小双,

抛去我不是人的二叔董二白,我老爹和我小姑五官长相基本上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像我老爹,自然就像我小姑,

可那样,玲姐她也不至于把我当成我小姑,然后让我和她睡一觉啊,这是什么鬼逻辑,

我身边也没有什么拉子朋友,我不知道玲姐的这种想法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我看着神色憔悴的玲姐,尴尬的笑了笑,说我以为她和我小姑只是单纯的好闺蜜,

玲姐的嘴角上扬了一下,没有说话,

“十六岁那年,她认识了你姑父,那个全县最能打的小混混老黑,兴高采烈的跟我说的时候,我瞬间感觉自己的心空了下来,”玲姐说,

“一开始,我以为那只是我单纯的觉得,我的好闺蜜恋爱后,可能会和我渐渐疏远,然后我害怕会失去一个亲近的人的那种担心,”

玲姐用手指按压着她的太阳穴,又是长叹了一口气,

“可是后来才发现,我难过担心的整夜睡不着觉,我认为小双应该是永远和我在一起的,我那个时候才发现,我原来是一直喜欢着她的,”

“之后,我找到了小双,和她说了这件事,可她全然不相信,还说我在逗她,”

“我当时也就立刻是退缩了,也是说我在开玩笑,毕竟在我们那个年代,两个女生在一起,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完全可以称的上是大逆不道,”

“而你小姑和小姑夫在那之后,也是继续热恋,你小姑甚至直接从学校退了学,和你小姑夫结了婚,”

“而我在之后的这些年,再也没有喜欢过别人了,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玲姐说完这些后,就爬到了床头边,然后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点着,

我吸着玲姐吐出来的二手烟,感觉我的大脑像是一锅粥那样的在搅动着,

一个人现在的模样,承载着她走过的路,爱过的人,

我也曾经好奇过,玲姐这种霸气绝伦的女强人,究竟是怎么样的成长经历,会有怎么样的故事,

现在我明白后,感觉醉的不轻,

“那最关键的问题,玲姐,你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我终于是问出了玲姐这个关键的问题,

玲姐吐出一口烟雾,幽幽的说:“我只喜欢你姑姑,”

“那要是世界上没有我姑姑这个人呢,”我问,

“我不太清楚……大概……还是会喜欢男的吧,”

我皱着眉头,心想那玲姐就是双性恋,或者连双性恋都不算,性取向是完全正常的,

再联系玲姐平常的行为,抽烟喝酒,像个男人一样扛起整个唐家,说话做事都是男性思维,

我想起来以前在科普杂志上看过一篇文章,上面介绍了同性恋和性别认同障碍的区别,

我感觉玲姐应该就是性别认同障碍,她的生理需求是正常的……只不过潜意识里完全把她自己当成是男的了,

想一想,正常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我要睡了你”这种脑回路,

我正思考着的时候,玲姐又是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她当初应该勇敢一点,坚定的让我小姑和她在一起的,

“反正我确实是不该拱手把她让给那个小混混老黑的,这些年来老黑一直让她过着那么清苦的生活,实在是太委屈她了,”玲姐喃喃着说,

听到这话,我就不能苟同了,

我举起手,说我证明,我小姑家虽然穷,但这些年来,我小姑很幸福,我高一高二一直借住在我小姑家,我能看在眼里,

玲姐默默的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没有说话,

我看着玲姐,说:“我之前也一直以为,像玲姐你这样的女人……不,应该是说像玲姐你这样的人物,是不会被凡人的七情六欲困扰的,因为你平时给我的感觉太高不可攀了,我甚至都感觉我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你之前对我那么好,我没有和你亲近,跟你说话还一直用敬语,用礼貌挡开我们的关系,也不是因为我白眼狼,只是我感觉,你这样的女强人,是不需要亲近和关心的,”

玲姐长叹了一口气,说怎么可能有人不需要亲近和关心,

“我也很害怕,害怕一个人孤独终老,”

“而且,就算活的再怎么像个男人,事实上,我依旧是个女人,”

我转头,看着玲姐,

“玲姐,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和你的情况很类似的一个人,”我说,

“是吗,”玲姐那双狐狸眼的眼角上挑了一下,

我点头,

“而且,她也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分享推荐一下,谢谢!分享越多,更新越快^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