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家有贤妻(上)(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小说更新最快!

犟崽不败家,这是山里人的老话;‘家有贤妻,夫无横祸’,那是城里人的看法。

前三十多年当农民,现在当了城里人的老板,李传林对前一句深以为然,后一句并不太以为然。犟崽就不必说了,明伢是天才、有本事,虽然性子倔得离谱,但都是正事倔而且事后证明他是对的。就比如这次的事,自己三兄弟都束手无策,只能忍气吞声,他一个毛伢子就是有那个能耐,把柳本球、宋湘生都整得灰头土脸。

这个世道人吃人的,要是吃了那么大的亏,都只能忍气吞声,日后欺负人的事只会多不会少。这下好了,有了明伢这次凶狠、漂亮的报仇,估计就连曾书记、钟县长想拿捏自己,都得掂量掂量后果!人家是当官,手里有权是不错,但自己崽会读书、脑子聪明,日后肯定会有大出息,要是得罪狠了,日后帮老子报仇的话,他们能不能承受得起?

也确实如李传林所想,可以说从柳本球的分工被调整之后,他这个民营企业老板的社会地位突然上升。连主动来跟他谈企业转产问题的丁常务都对他客客气气,全然不象以前去拜码头时,虽然和气但多少有几分居高临下。

转产?等疑惑的李传林反应过来后,才晓得自己崽拿什么当筹码,逼得县里领导出手相助,夺了柳本球的权柄。

这伢子!眼里还有没有自己这个耶耶?

应付完了丁常务,心里很不高兴的李传林连忙开车回家寻崽,见他不在家又准备去公司找他,却让老婆叫住了。

要讲张象枫这老婆也是个贤妻良母,自从两人好上之后,李传林就没见她耍过小孩子脾气,总是帮他把所有事情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哪怕那年她生婉婉遇到了大洪水,也不让自己陪着,让自己立即回厂里组织生产,将损失降到了最低。

不过,人无完人,在李传林眼里,老婆就一点不好,看似温婉如水,内里太精明了。当初老满要开店,屋里明明有闲钱,可她却以那是家明的私房钱,谁都不能动为由拒绝了。作为枕边人的他如何不晓得,那只是一个借口,因为弟妹拒绝了她入股。

文文的美术老师调到一小来了,老婆就带着两个女儿来县城,让文文继续学画画,夫妻团圆这是好事,自己又不是没钱买不起屋。可老婆这一来,在自己耳边吹的枕头风,也就多了起来。

那些小事就不提,单上次兼并木器厂的事。她在屋里说了几次,县里的领导看中的是自己有本事,那就不应该是家俱厂去兼并,而是自己家去收购,亲兄弟得明算账,吃亏也得吃在明处。当然,老夫少妻,大十几岁的李传林不能给老婆发火,只能尽量给她讲道理、摆事实,幸好她也说过就算并不怎么坚持。

可这一次明伢有办法解决竹器生霉、生虫的问题,还隐瞒着不讲,看着厂子苦苦支撑,还帮着他讲事?

“传林,好好跟家明讲,莫摆耶耶的架子。他比你更聪明,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想起这一年的苦撑,李传林这当父亲的就有气,特别是去年那混账东西还把承万抬出来退股。这伢子也太有心计了,除了对外人,还把心计用到屋里人身上了?

“有什么道理?晓得这一年,我是怎么撑过来的不?”

“你呀,莫以为家明是毛伢子,他心思重。当初他砍你嫂嫂一刀时,就讲过欠谁不欠谁!就连贩笋,大狗伢都只占小股,比忠华少得多,你还不晓得他心思重?”

沉默一阵,不想家庭闹矛盾的李传林只好在家等着,没等多久崽跟侄女婿就回来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应该是解决了菌棒生产线的问题。

“明伢,今日丁常务代表钟县长来寻我,厂子转产是怎么回事?”

坏了,这事应该早跟父亲通气的,自己急着报复居然给忘了,李家明连忙陪笑道:“耶耶,姐夫请人把竹子发霉、生虫的问题解决了。正好碰到了那事,我就让他先莫讲出来,我好去出口恶气。”

这事可不能实话实说,邓灏见堂岳父脸色不好,也连忙帮小舅子圆谎。

“三叔,我请华南农大几个教授解决的,花了半年多时间。”

脸色不太好的李传林看看这两人,想起平时这俩人都是实诚孩子,这才心里舒服多了。也是,林科所那么多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明伢一个读书伢子,哪有办法解决?还是大学里的教授有水平,他们能解决才是正常的。

父亲问到了这事,李家明也连忙坐下来谈这事。

“姐夫,专利的事,你查清楚了吗?”

妻弟、三叔都不是凡人,邓灏也连忙坐下来,帮着妻弟在三叔面前遮掩。

“家明,竹制模板的专利是金陵林业大学的,竹地板的专利在台湾人手上,但都已经过了保护时效。我问过律师,我们解决了竹制品生虫、长霉的问题,都不可能再申请专利。”

这怎么回事?妈的,肯定又是前世柳本球搞的鬼,在报告上吹了个大牛皮,弄得自己这样的学生伢子信以为真!

错怪这小子,李传林放下最后一丝怀疑,老脸一红随即心里一喜,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苦日子总算是过完了,厂里欠的那三千万,压得他这一年多的时间喘不过气来。

“姐夫,你那边加上公司里的,能抽出多少资金?”

有钱人不可能把现金放银行,在商场上混着的邓灏也一样,这几年赚的钱包括小舅子的钱,只要暂时用不上的,都拿去投资不动产了,手头上哪放太多现金?

“最多四百五十万,要不我们卖点房产?”

这哪行?北上广的房子只可能涨,不可能跌。再讲了,以前答应过满妹她们的,等她们考上大学,一人送幢屋。手头上有四百五十万现金,再找王振国、昊哥他们融点资,应该差不多够用,李家明又仔细回想了下‘宏达木业’的规模,询问道:“耶耶,你觉得华叔那厂子,花七百万现金再加上银行贷款,买得下来不?”

有了上次的惨痛教训,李传林真是怕井绳了,一看儿子这意思,居然还想把邻县最大的‘宏达木业’吞掉,连忙劝阻道:“明伢,买不得啊!”

“怎么了?”

“明伢,没技术门槛的东西,不能乱碰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