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股掌之间(上)(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小说更新最快!

山里的早春很湿冷,何况天上还飘着牛毛细雨,坐在摩托车后的李家明都觉得阴寒入骨,骑车的人就可想而知了。

三辆摩托车路过中宵时,李家明和毛砣到柳老师家打了个转,给婆婆送了两包奶粉、一袋水果又上路。原以为柳老师位不高可权柄重,这个时候应该正给领导拜年,或是坐在家里等人给他拜年,没想到人家居然去了塘湾王老师那访友。看来整顿林业规费的事非常麻烦,他是跑去老同学那借酒销愁了。

从柳老师家出来,十来分钟后,到了罗坊张老师家。现在是请年饭的时候,张老师家中午刚请完,一些刚到的客人正在喝茶、聊天。

“张老师、刘师母,祝二老合家欢乐、幸福安康。”

当着七八个客人、邻居及几个满堂屋追闹的小伢子,几兄弟恭恭敬敬地拜年、奉上礼物,让头发白了一大半的张老师老怀大慰。尤其是看到以前有些刻薄的李家仁兄弟变得知礼,更是觉得欣慰调侃道:“不错不错,家仁家义也懂事了,有君子之风喽。”

脸上微微发烫的两个大学生起身双手接过师母的茶,不住地道谢,陪笑道:“谢谢老师过奖,以前家仁(家义)顽劣,多蒙老师教诲”。

师生之间更为随便,何况张老师是喜欢开开玩笑的人,从前的小伢子如今成了大学生,还晓得过年时来看看老师,更是觉得一辈子教书育人值了。

“呵呵,要说教诲,你们几兄弟,我真正下了死力气教的,也就是家明跟家虎、家龙。你们四兄弟,我教得还真没怎么用心,读起书来一个比一个认真,也从不调皮捣蛋。”

张老师下死力气教,那就意味着揪起耳朵痛骂,神情自若的李家明没什么,还熟不拘礼地帮师母、婶婶摆果子、酒;脸皮更薄些的毛砣、细狗伢红着脸,他俩从一年级到五年级被老师揪过几多次耳朵,连他们自己都记不清了。

师生几个刚坐好,身着便服的张仁全拎着两条‘白沙王’烟、两瓶‘四特五年陈酿’、还有一大袋水果进来了,老远就道:“自礼公公,给您拜年了。过年值班没回来,莫怪仁全没良心来迟了哦,祝您和婆婆万事如意、身体健康!”

本村、本姓最有出息的子弟来了,在堂屋里陪客人闲聊的长辈纷纷笑脸相迎,刚请学生坐下的张老师也连忙招手道:“过来过来,帮我陪两个大学生。”

“哎”,同样熟不拘礼的张仁全答应了一声,将礼物交给婆婆师母,还从塑料袋里把水果拿出来招待客人,走到八仙桌边才看到李家明,惊喜道:“哟,家明?原来是你们啊,我还以为自礼公公讲的是谁呢。”

应该是凑巧但表情有异,疑惑的李家明连忙起身拜年,介绍自己的兄弟。

“仁全哥,过年好,祝你步步高升!这是我大哥李家仁、二哥李家义,……。”

“过年好,祝你们学习进步!”

大家说了一阵吉祥话,喝了几口热茶的李家明拎起牛仔包,去隔壁张象桂兄弟家转转,顺便也给老人家拜拜年、看看那对倔强的兄妹。虽然父亲与阿姨都来过了,但亲戚礼道,没有到了隔壁不去拜年的道理;另外几个堂兄弟也起身,跟老师告了个罪,跟着一起去隔壁拜年。

等他们走了,陪坐的张仁全也起身,到厢房里找婆婆要了张红纸条,扎了两张五十块钱的新票子,小声道:“婆婆,和伢俩兄妹拿五十块钱压岁会收不?”

从小看着张仁全长大的婆婆,很高兴他对远房堂兄弟的友爱,从旧柜子里翻拣出李家明刚送的两袋奶粉,还有一些饼干之类的,小声道:“莫,你拿十块钱,再拿些吃的东西去。那俩兄妹要强,十块钱是压岁钱,五十块就是帮他们了!”

农村里都不宽裕,张仁全连忙问奶粉、饼干多少钱,婆婆慈爱地敲了下他脑壳,骄傲道:“我要你什么钱?这些都是象枫和家明送过来的,我跟老头子又吃不完,送人又不好送。”

“那谢谢婆婆了”。

估摸着李家明应该拜完了年,张仁全连忙提着点东西去张仁和家,张象桂两兄弟家,他父亲去过他就不去了。同是一姓人,关系也有亲疏间密,何况张仁和有志气、有骨气,姑姑又嫁得好。

这时,李家明几兄弟也在张象桂、张象松家拜完了年,婉拒了他们的留饭,背着包跟着站在晒谷坪里等的张棋,去了隔壁的张仁和家。

要说张仁和兄妹也真是犟种,大半年下来不靠叔伯,勉力苦撑着门户,居然还置办了过年的果子、烟、酒。

烟不是什么好烟,两块钱一包的‘月兔’,酒也不是什么好酒,一块八毛钱的‘锦江’,果子更只是些最便宜的‘雪里松’、自己炒的南瓜子、店里买的花生而已,可李家明几兄弟吃得很有味道。

大家虽然都是亲戚,但连毛砣和细狗伢都不知道这伢子是受堂弟怂恿,还以为他是犟性人撑得住门户。农村里对男子人的要求很简单,能撑门顶户哪怕是日子穷点,也不会让人看轻,何况是个十一岁的伢子,还带着个妹妹。

“和伢,苦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