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劝酒(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小说更新最快!

时间是最好的医生,时间也会让人健忘。

三十年的时间,足以让李家明忘记许多事,礼貌周全地给长辈们问完好、斟完酒,又给外婆捶了捶腿,就去了厨房帮舅母炒菜。

外甥是阿公阿婆的心头肉,也是母舅、舅母的半个崽,何况这外甥还这么聪明、有良心,从舅母当药方的蜂糖到阿婆吃的糕点常日不断送来。正忙活的舅母、把红鱼给了表妹的表姐,都不让想帮忙的李家明沾手,只让他坐在灶膛边帮着烧火,火红的火焰映得他脸膛红火。

“舅母,阿婆又不是整生,姨阿婆屋里的六表叔跟侄子怎么来了?”

“哦,六表叔来送姨阿婆,要是他跟士全不送一脚,还不要坐班车来?”

这事不对,可时间毕竟‘太久远’了,李家明仔细想了一阵,可还是没想起那眼熟的后生是谁,可看红姐这样子,试探道:“舅母,他不是来说媒的吧?”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农村里不是什么害羞事,正炒菜的舅母笑眯眯道:“就你鬼灵精(聪明),六表叔想把你红姐,说给他堂下(未出三服)的侄子。”(农村里说媒前,通常会找长辈先打前站,然后才是找媒人。)

“姆妈!”

腼腆的表姐涨红着脸害羞,可舅母笑眯眯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还想去打工?红红,你过完年就二十个年号(虚岁),也该说人家(订亲)了!现在你哥哥嫂嫂一个月能赚千多块钱,耶耶(爸)在乡上卖肉一日也能赚三十多块钱,屋里又不要你出去打工赚钱置嫁妆。”

说人家?难怪那年轻人这么眼熟,只怪时间太久远,人的相貌、气质改变太大,但眉眼是改不了的!李家明一激灵,终于想起了表姐‘嫁’了这个酒鬼老公,在婆家受苦受累半辈子,后来侄子读书、结婚、做屋,还得她硬着头皮来找自己借钱。

不行,这事得给表姐搅黄喽!红姐可不是大姐,心里再不乐意也不敢跟舅舅拗着来。不对,应该是她乐意,这事也得搅黄掉!

农村可不是城市,还有双职工一说,农村男人得顶门撑户、赚钱养家糊口,要是男人不争气,老婆孩子只能跟着吃苦受罪。所以在农村里,三种男人是嫁不得的骚、赌、酒,只要沾了这三个字,家里就没有好的!

外面那个年轻人,前面两个字不沾,为人本分、对亲戚也好,跟表姐的感情也不错,可就是嗜酒如命,只要有酒喝他就万事不愁不管。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样嗜酒如命又没有上进心的人,性子温婉的表姐嫁过去,不是遭罪吗?

等了一会,等表姐端菜出去,李家明神神秘秘道:“舅母,我觉得那个士全相貌不好。”

嗯?舅母立即停住了手里的锅铲,自己这外甥可是个小天才,村上的人都说他是文曲星投胎,以前皮得没边那是没醒宿智(前世的智慧)。去年暑假里,外甥摔了一跌,摔醒了宿智,那就跟普通伢子完全不同了,成了真正的文曲星!啧啧,能拿两个全县第一,以后考大学还不是稳稳当当的?就更不要说,外甥还会赚钱,街上三层楼的砖屋都做得起三幢、三个铺面!

一想起外甥的天才,刚才还在笑的舅母严肃了,小声道:“明伢,这事开不得玩笑的,你真这么觉得?士全屋里很好的,两兄弟做了两幢砖屋,他耶耶(爸爸)还是观田村的书记。”

这是肯定的,凭表姐的人材,要是家境不好,六表叔也不敢上/门说媒。可李家明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男人,不靠自己靠家里,这种人当父母老后帮不了他了,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只是过犹不及,很多事只要种下一粒种子就够了,李家明笑着低声道:“舅母,我也就感觉那个士全表哥不太好,总觉得他象好喝酒的人。要不,你们也去打听打听?舅母,莫听六表叔、姨阿婆讲,他们这些说媒的,还不都是把人往好里说啊?屋里好,好不了一世的,还是自己好才是真的好。”

舅母松了口气继续炒菜,不在意道:“这有什么,男子人有几个不喜欢喝酒的?你母舅前几天,还在你们家吃得醉醺醺的,回都不得回来。”

可说归这么说,李家明这一年多来太出色了,出色到舅母说完后,心里也开始犹豫了。外面那个年轻人,要长相有长相,家境也非常好,性格看起来也老实,可外甥这么聪明,肯定是有菩萨护佑的,应该不会看走眼的!明伢说的没错,靠人不如靠自己,要是那后生自己不争气,光靠他父亲有本事,红红又是个软性子,嫁过去怎么得了哦?

种了粒种子的李家明也不多说了,扔下火钳去外面陪外婆。老人家年纪一大,就跟个小孩样,需要多哄哄的。

“大母舅、三母舅,我特意给你们留了猪肝……”。

等李家明走到晒谷坪里时,在乡上菜市场卖肉的舅舅已经回来了,正在给他的两位舅舅敬烟、拍马屁。崇乡有句老话,‘外甥狗,吃了摇尾走’,外甥狗可都招舅舅喜欢的。

等舅舅拍完他舅舅的马屁,红着脸的表姐出来接过一挂猪肝回厨房,李家明笑眯眯地过来帮舅舅斟酒。这是山里人的礼数,客人来了不但要上茶、果子、还要请客人喝酒,越是尊贵的客人越要请人喝两盅。

“大母舅、三母舅、六老表,家明斟的酒,你们可要喝,这可是我们游家人最争气的外甥!”

坐在旁边陪客的阿公也劝他舅兄道:“大哥、老三,承万说的没错,家明敬的酒,你们可得多喝几杯。等这伢子以后当了大官,你们就是想喝都喝不了喽!”

年龄也不轻了的大舅公连忙用手盖住杯子,推辞道:“学崇,不能再喝,不能再喝了,二妹今年六十三,我就六十五了,你还以为是四十年前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