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腹黑能当官(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小说更新最快!

夏季的天气就象小孩的脸说变就变,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一大早就阴云密布,眼看着就要大雨如注。

下了早自习,李家明啃完张绍龙刚孝敬的、他妈妈手工做的肉包子,就一直坐在教室最后面的角落里发呆,一直到打第一节课上课铃都懒懒得不想动弹。昨天在曾老板身上狠狠地挖了块肉充饥,可转眼就让柳大校长用话给拿住了,可真让一直顺风顺水的李家明有些无法接受。

昨夜,柳大校长特意拿陈副校长的家庭情况说事,这不是暗示自己及二伯,当初那些工程管理费、多出来的物资,他们可是帮了忙的?本来想着把给王老师想的办法拿出来应付一下,可转念一想,李家明又放弃了,这事根本没那么简单。

那几个师母一无技术、二无资金,也就是在学校里卖点水煮菜给学生,赚几个辛苦钱,她们会做什么?其实象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揩公家的油,招她们进来当临时工。他跟王老师关系那么好,昨夜肯定是在小学吃饭,肯定看到了自己给王老师出的主意,凭他的脑袋不会依样画葫芦?然知道没那种容易的赚钱路子,还让自己去想,那意思不就是暗示自己将那些店面,便宜租给周师母她们做生意吗?

没错,这个社会就是你帮我、我帮你,可凡事都得公平。柳、陈二位校长跟王老师都帮了自己和二伯,可他们得到的又少了?若是没有自己插手,小学能将五幢砖混楼改成全框架钢混楼?中学还能修成水泥路、水泥球场?

更重要的是,他们各人也得了好处,那可是比实利更难的名声!若他们不是用最少的钱,建起一座高标准的新小学,柳大校长有升官的机会?若没这所上下都服气的小学,王老师那个校长位子,恐怕也轮不到他来坐吧?日后,柳大校长高升了,他的位子又能从陈副校长手巴掌里溜走?再说,王振国那个精明的一个生意人,真会连人家帮了忙,连个谢礼都没送?

再退一步说,二伯当初晦涩地承诺了一些东西,但那只是几千块钱的问题,还当不得拿出四个店面来说事。这些东西,李家明不相信自己能想到的,精明过人的柳大校长会想不到,可人家就是暗示出来了,要自己廉价出租那几间店面。

难啊,柳大校长、陈副校长他们得到的,在众人眼里都是他们该得的,不会联想到背后人的功劳,反而他们帮二伯的忙,却是大家不用费脑子都能猜出来的。一个在工地上讨生活的泥瓦匠,突然变成了一个工程队的二老板,其中的蹊跷,只要多往深处想的人都会想明白。

你帮了我,我就要帮你或是给你回报,若是你帮了我,而我又拒绝帮你,那叫我以后怎么混?名声这东西,光着脚的时候无所谓,可穿上了鞋子就得顾忌着。现在传猛伯他们在做装修生意,二伯正跟着王振国做建筑生意,正是怕名声不好的时候。老师这个圈子相对封闭却学生家长众多,而且不乏领导干部,只要有人八卦一二,说自己帮了某某人的忙,结果去租个店面都比市价高数倍,名声不坏也坏了。

更糟糕的是,即使廉价把店面租给那四五个师母也不成。人家是老师家属,自己是人家学生,自己弟妹们将来都要在人家手里走一遭,以后自己如何愉快地与人谈加店租的事?说都说‘人情是人情,生意归生意’,可这是个人情社会,哪那么容易将生意与人情分开?

要是再往深处一想,自己若是拒绝了他,后果还会如何呢?听满妹鹦鹉学舌,人家可是高升在即,日后肯定会一路青云,得罪这样一位潜力股,划得来吗?泥人还有个泥性,人家不是为他自己的事开口,还让自己驳回了,他心里会没点芥蒂?自己可以天高任鸟飞,可二伯、传猛伯可还要在同古赚钱吃饭,日后会不会有求于他?

妈的,本来送几千块钱的事,却让人挖成了两三万都填不满的大坑。柳校长这简直是打劫,而且是光明正大的打劫,劫得你有屈都没处叫去。

哎,老话说得好啊,福兮祸伏焉。自己贪心先打劫曾老板,人家柳大校长再打劫自己,而且自己打劫来的好处进了自己腰包,人家劫来的东西准备全散给手下,他自己一毛钱也不想要,连道义上都站得稳稳当当。以彼之道,反施彼身,柳大校长不愧是金先生的书迷,斗转星移那一套用得可谓是炉火纯青!

难怪人家‘以前’三十多岁才从政,却能一路青云,几年内爬上副县长的宝座。副县长啊,别看只是个副处级,可在基层干要爬到那位子有多难?副科好混,有点关系、路子就成,可多少人卡在升正科的门坎上,得了戏称的‘副科病’?正科升副处,更是难于上青天,而且还不是政协、人大那种享受待遇的副职,而是政府的实职副县长!

自己不贪不占能干事,还想着手下的利益,以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让手下在不违规的情况下搞点福利。这样的人真他/妈/的腹黑,真做到了上面满意下面拥护,哪怕上面的人只是无意中轻轻一拉、下面的人也会卖力推,他不升官谁能升?当大领导的,除了喜欢那些马屁精,也要些能干实事的手下的,手下若是一帮马屁精,谁帮他干工作、捞政绩啊?

呸,自己想哪去了?得想办法应付人家柳大校长,不对,应该叫柳老师。人家虽然不太厚道,而且还很腹黑,但也配得上自己称一声老师。好处不光往自己兜里揣,还往手下人口袋里塞的人,还是当得起自己称一声老师。

李家明正腹谤、遐想时,一阵电闪雷鸣,大雨终于倾盘而下,狂风夹着雨点飘进缺了两块玻璃的窗户,他随手擦去溅在脸上的雨点,将桌子往里挪了挪,继续腹谤、遐想。

‘砰’的一声轻响,长凳子被人踹了一脚,被吓了一跳的李家明恼怒地扭头一看,穿着件浅粉色t恤、蓝色牛仔裤、头上扎了个马尾巴洋气得不象话的柳莎莎正背着个牛仔书包站在自己面前,教室里几十个伢子、妹子则正看着他俩。

“我要坐窗户边!”

“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吗?”

这妖精自从跟满妹、小妹她们和好后,早知道如何对付李家明,理直气壮道:“不知道,我就知道你比我大18个月,你就应该让着我。这都是你自己说的,你就应该给你妹妹做个表率!”

大的要让小的,这理由好,肯定是满妹那吃里扒外的小叛徒多的嘴,以前自己就这么教训毛砣、细狗他俩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