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够恶的李家明(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小说更新最快!

崇乡人喜欢赌博,冬闲或有红白喜事时,总能看到大堆的人围着一张桌子扎金花、压天九。黄泥坪李家几兄弟在银子滩村是异类,七兄弟没一个喜欢赌博的,这是从小被拉扯他们长大的小公公和两个寡妇母亲用小竹梢、木棍打出来的。

不过,这一次李传猛、李传宗赌了,而且赌得非常大,他们用七八年时间赌自己儿子能不能象小侄子说的那样,考上地区师专或是省城师大的体育专业。叔伯们下了决心赌,李家明也下得了狠心管,他不懂如何科学训练,但他知道一切体育项目都是以体力为基础的,在没办法搞到科学训练方法前,那就练体力、耐力。

第二天一早,天刚麻麻亮,李家明就骑着莲香婶的那辆旧女式自行车,手里拿着根细长的藤条追着毛砣、细狗跑。冬天的山区里冷啊,呵出来的都是白雾,山风吹在脸上象刀子一样,穿着很厚实、戴着四婶那双红皮手套的李家明,骑着车不紧不慢地跟着,只要前面的两人稍稍慢下来,抬手冲着他们屁股就是狠狠的一藤条,打得其中一个惨叫呼痛,另一个立即加快脚步。

李家五兄弟,仁义道德明,都是银子滩的小名人,特别是新冒起来的李家明,以前也就是个会读书的普通伢子,从大樟树上跌下来后,突然变得吓死人的聪明,全县数学竞赛第一、还能帮老师监考改卷子讲卷子,更让他具有了传奇色彩。

三兄弟两个在前面象兔子一样跑,一个在后面骑着车追,还不时打得前面两个惨叫,这一路上着实吸引了不少早起煮饭的村妇、等饭吃或正吃饭的读书伢子妹子好奇的目光。

“告伢,那后面骑车子的就是李家明?”

“嗯,以前都好好的,跌了一跤后就打起人来死恶死恶的,前头那个更高的就是他哥哥毛砣,在学堂里称王霸道,只怕王老师跟李家明。姆妈,也真怪,家明以前是只八哥(话痨),一个班就他最会说,现在最不喜欢说话了,每天就是看书、做作业。”

旁边的妹子看了眼马路上正拿着藤条追打细狗的李家明,不禁打了个寒颤,等那三兄弟跑(骑)远了,才敢小声补充道:“姆妈,你是不晓得。我听我们班上的金妹讲,李家明在屋里还教他两个五六岁的妹妹读书,要是他妹妹做错了作业或是不听话,打起他妹妹来整个屋场都听得到他妹妹哭。”

“啊?亲妹妹都打得下手?这个伢子真恶!告伢,我跟你说啊,要是你敢在学堂里欺负妹妹,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正端着饭碗扒薯丝饭的伢子立即叫起屈来,旁边的妹妹则得意洋洋地腻着她娘。

顺着大马路跑的毛砣、细狗伢跑啊跑,越跑越跑不动,也越跑越后悔。若是早知道会这么苦,说什么也不说自己想读大学!

在后面追的李家明除了脸上有些冷之外,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而且对前面越跑越慢的两个堂兄弟一点也不同情。跑个八九里路算什么?‘以前’班上的那几个体育生,哪个不是每天往死里练,哪个不是隔三岔五的犯点肌肉拉伤、跟腱炎之类的?

人啊,有时候是会犯糊涂的,特别是极累、或是极兴奋之下。前面的毛砣跑着跑着,也开始犯糊涂了,等李家明手里的藤条再次落在他屁股上时,不知从哪就冒出一股邪火,转过身来将骑在车上的李家明狠命一推。

‘咣当’一声,猝不及防的李家明连人带车,重重地摔倒在石子路上,半天都爬不起来,只有倒在地上的自行车后轮还在打转转。

‘完了,完了’,看着在地上挣扎的李家明,毛砣象是被人从头浇了盆冰水,冷得他浑身打哆嗦。他父亲打起人来,他领教过多次,李家明的狠劲他也领教过,自己犯了这么大的错,还不让他俩往死里抽?

李家明终于爬起来了,吐掉嘴里的血水,摸起掉在车边的藤条,眼睛里冒着火冲毛砣走了过来,吓得他抱着头蹲在地上,求饶道:“家明,我错了,家明,我错了!”

可是,预料中的藤条没有落下来,反而换来了李家明的叹气声。

“哎,毛砣、细狗,你们以为我愿意打你们?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要是这点苦都吃不了,你们还想读大学?我告诉你们,我四哥够聪明了吧,每天都是十一点睡、六点钟起床。你们走不通我们的路,只有考体育专业才有希望!”

细狗也吓坏了,站在旁边连粗气都不敢喘,家明哥可是心极硬的,连打他最宠爱的亲妹妹都下得了狠手的。可他没想到,家明哥居然没打毛砣,还好声好气地说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