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小剧场的想法(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完美未来更新最快!

“你真要去小剧场听相声?”

张谦坐在赵浮生旁边,一脸诧异的问道。

赵浮生点点头:“反正我心情也不是很好,听听相声,如果能笑的话,也不错。”

这是心里话,他对于郭德刚其人,并没有什么反感,一个艺人罢了,哪怕再怎么红,和自己的距离也相去甚远。

“那要不要我联系一下?”

张谦想了想,对赵浮生问。

“不用。”

赵浮生摆摆手:“直接过去吧,听听薛远方嘴里有意思的相声。”

车队缓缓前进,很快就抵达了北展附近的小剧场。

一群人下了车,站在剧场门口。看着门口的横幅,赵浮生笑了笑:“这两个人,还挺火啊。”

他说的,自然是郭德刚和他的搭档,那位喜欢抽烟喝酒烫头的于老师。

“看这情况,确实。”

张谦点点头。

他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北展这边的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

“去吧,问问有没有包厢。”

赵浮生想了想,对张谦说。

张谦点头,安排人上前买票。

还别说,真就让他买到了,一个豪华套间的包厢,门票3888。

“有点贵啊。”

张谦对赵浮生道。

赵浮生笑了笑,摆摆手:“图个开心,听听看吧。”

张谦无奈的点头,一行人朝着里面走去。

很快,来到二楼的包房,张谦安排人在门口守着,自己和赵浮生两个人走了进去,在看台上坐下。

“倒是个不错的地方。”

赵浮生四下看了看。

虽说距离舞台有点远,但倒也能够看得清。

不一会儿,演出开始,先是两个年轻人上台表演,半个小时之后,一高一矮两个人走上了舞台。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叫郭德刚,各位观众们大家好,我是……”

布拉布拉那一套,还是赵浮生熟悉的味道。

“这人,说的挺有意思啊。”

连张谦这种沉默寡言的性格,都觉得郭德刚的相声很有意思。

“段子是好段子,人品嘛,呵呵。”

赵浮生淡淡一笑,却摇摇头。

张谦一怔:“你知道他?”

赵浮生没说话,指了指舞台:“继续听吧。”

他和张谦没办法解释,总不能告诉张谦,这位日后大红大紫的郭老师,虽说自称接地气,自称是相声界的小学生,但在营销自己这一块上面,整个相声曲艺圈子,无出其右。

这不是赵浮生胡说,而是事实。

郭老师早年混迹天津曲艺界,后进京,零几年开始走红。

真正让赵浮生对他印象深刻的,是郭德刚跳门拜师这件事。

所谓跳门拜师,说白了就是放弃自己以前的师傅,重新拜师。

因为师父对你下注的心血,比任何一位其他的老师、师哥和开蒙师父都要多得多,因此跳门本身就是对师父的大不敬。

当然,很多年后,老郭用一句“后来有一位教过我的老师出来谩骂诬陷并且上法院告我,那就是另一段相声了”,巧妙地避开了他和杨志刚关系的来龙去脉,随后把他和侯耀文相识的过程写得涕泪俱下。

问题是,你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不需要写你和侯耀文是怎么结识的,你只需要完整描述你和杨志刚是如何交恶的。

你回忆恩师写得再感动,也不能证明自己拜侯耀文这件事本身的合理性,因为你如果不能证明杨志刚和你之间的师徒关系不曾存在过,那么你改拜侯耀文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从相声这方面呢,郭德刚是由干爹靳金来托付给杨志刚教学的,而杨志刚对郭德刚可谓尽心尽力,找来各路天京名家给郭德刚说活讲课,甚至把自己的恩师,相声大师白全福找来给郭德刚说活,可谓是仁至义尽,而最后结局就是两个,造谣自己师父挪用公款,以及不承认师徒关系;

而与之对应的,是郭德刚另一位西河门的师父金文声的态度。金文声说,他当年在天京根本不知道郭德刚这个名字,就知道有个小五跟着自己前面后头跑,有时候跟他说说活,仅此而已。

忽然一阵子,有一帮人跑天京专门专门听金文声来,金文声也纳闷,后来才知道原来当年的小五出息了,在首都成角儿了!

马上郭德刚从首都赶回来,连忙给金文声磕头,带着于谦、高峰、李菁一块儿认金文声为师父。

这种事情,在曲艺界其实很多。

赵浮生对此倒是无所谓,只是反感后世所谓的德云女孩儿们,把饭圈那一到曲艺界,是挺没意思的一件事。

听了一会相声,不得不承认,郭德纲水平还是很不错的,或者说,这时候的他,确实能够让观众发笑。

“还听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