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礼遇(2 / 2)

既然是公开宴会,那自然不好谈什么私人事务和生意上的事情,毕竟都清楚,这种宴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多交朋友,互相认识一下。

所以不管是赵浮生还是李健熙,都表现的很淡定,两个人和和气气的,仿佛没有一点矛盾似的。

完全看不出来,李健熙之前因为赵浮生摔了杯子,而赵浮生因他李健熙,在家里指天骂地。

都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赵浮生和李健熙现在,就是在飙戏。

“赵董事长真是年轻有为啊!”

“过奖过奖,您太客气了。”

“很少有这样年轻的商界奇才出现了。”

“可不是么,有机会一定要合作啊。”

这种聚会上面的话,听听就可以,当真就没有必要了,这一点,赵浮生很清楚。

但人家对自己一脸微笑,而且还主动夸奖自己,他也不好冷着脸,自然是端着饮料和对方应酬着。

身为李健熙的贵客,他不喝酒,自然没有人敢逼着他喝。

这可是李健熙的酒会,如果把他的客人得罪了,等于是打李健熙的脸。

赵浮生敢扫李健熙的面子,是因为他有那个实力和能力,可是在韩国,还真就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做。

都说人的名树的影,李健熙三个字在大韩民国的地位就是有这样的效果。

很快,随着时间的推移,酒会即将进入尾声。

出乎赵浮生意料之外,这帮韩国人竟然在约着去下一轮。

“这是我们国家的习惯,一般来说,正餐之后,大家会相约去下一个地方,接着喝酒。”李健熙看赵浮生有些疑惑,笑了笑,对他说道:“怎么,华夏那边不是么?”

赵浮生摇摇头:“倒不是没有,只是没想到,这些老板们,也会有这样的习惯。”

这是心里话,原本赵浮生还以为,这些大人物们,应该都是喜欢坐在某个房间里,喝着茶,或者喝着咖啡,然后勾心斗角的聊天。

结果现在他们约着喝酒,着实让赵浮生有些意外。

“他们也是人啊。”

李健熙笑了笑,对赵浮生道:“说起来,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只是普通人,也会犯错,不是么?”

赵浮生眼前一亮。

正题终于来了!

他才不相信,无缘无故的,李健熙会对自己说起这个来。

“错了不要紧,重要的,是如何弥补自己的错误。”赵浮生看着李健熙,微微一笑道:“我们华夏有一句古话,叫做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李会长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我多多少少明白一点。”

李健熙淡淡地点点头。

对于华夏文化,他是有些研究的,自然也明白赵浮生这番暗示是什么。

“其实我觉得,李会长您对于希杰方面,防范的太严格了。”

赵浮生突然对李健熙说道。

“噢?”

李健熙眉毛挑了一下,很少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希杰集团的事情,毕竟这是三星的家事,真要是谁说的不对,让他不高兴,那他很有可能让对方一辈子不高兴。

可是赵浮生,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当着自己的面说了出来,而且看他一脸平静的样子,很明显,他不是无意当中提起的,而是特意要对自己说起这个来。

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在首都,我见了李孟熙先生两次。”

赵浮生看着李健熙,坦然道:“说实话,虽然您也身体不好,但在我看来,您的哥哥,已经是一个病入膏肓,没有多久日子的人了。”

听到赵浮生这句话,李健熙的神色微微有些黯然。

毕竟是一母同胞,虽然因为资产的问题两个人冰火不容,但听到哥哥即将去世的消息,李健熙的心里面,还是有些不舒服。

深吸了一口气,李健熙抬起头,看向赵浮生:“这就是你同意和他合作的理由?”

“当然不是了。”

赵浮生摆摆手:“虽然我觉得李孟熙先生很可怜,但一码事是一码事,生意的事情和私人感情如果牵扯到一起,那绝对是个灾难,这一点,我想您作为商界前辈,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么?”

李健熙点点头,倒是没有反驳赵浮生的话。

很显然,他在等着赵浮生继续说下去。

赵浮生笑了笑,继续道:“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既然李孟熙先生已经不久于人世,那您在担心什么?

是在担心李再贤会长和李美静副会长?他们可是您的晚辈,哪有什么资格和您打遗产官司?更何况,三星是韩国最大的财阀,希杰的发展虽然不错,可是在三星面前,我不觉得您有必要担心,又或者,您觉得,如果有一天您离开了,李在镕先生,镇不住下面的人?”

赵浮生看着李健熙,语速缓慢的说着话,到最后却让李健熙的脸色,彻底变得阴沉起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分享推荐一下,谢谢!分享越多,更新越快^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