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骨血情深(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下载老铁频道更新最快!

她本来对男生不是很感冒,也从来不和别人深交,所以过去也就过去了,回家告诉妈妈。妈妈都觉得她这样的道歉似乎有些单薄。

又是一个周末,她遇到更奇怪的人。当时还没开始上课,她拿着水杯去开水房接水,就看到一个男生很紧张的站在她面前,连路都忘记为她让。

他一头的汗,她却很大方礼貌的和他打了招呼。这人她认识。是之前文艺汇演时那个主持人。虽然不熟,但在这里碰到,也算是半个熟人了。

这天。他不但看了她跳舞,还帮助她接过几次热水。她倒是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可一起跳舞的女孩子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拿这个男生开她的玩笑。

画面又转,还是那家活动中心,杨可都不记得自己曾经看到过这样的景象,只感觉周围的墙壁都透明了。门外不远处的走廊里,两个男生缠着打在一起。其中一个就是那个主持人哥哥。

被打的那个男生也面熟,仔细想想,竟是那天被她撞倒骑车的那个。虽然距离很远。她还是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她是你什么人,我跟不跟踪,拍不拍她管你屁事!”怒吼的是骑车男,主持人哥哥并不多言,只是又是一拳招呼在了那男生脸上,最终顺利抢走了他手里的相机,拔了相机卡。

他阴沉着脸说:“不要再让我发现你做这种猥琐的事。”

被打倒在地的男生夺回相机,一边起身一边咒骂:“你给老子等着!”

杨可迷茫的看着,耳边却响起年绅的声音,背景音一样的说:“我早就发现了,那个男生一直都在跟踪这里的女孩子,尤其是你,可可。他还会用镜子去反女生的裙底,所以我揍了他。”

杨可记得了,突然就记起来,有一次中途休息她出门的时候,看到了他,就站在走廊尽头,衣服上有土印,像是和谁打了架,并没有和她说话,只是望了她一眼,默不作声的离开。

之后就是女生的嘈杂声,她们说杨可就是个小妖精,走哪儿都有男生追着她,比她大那么多的也会来找她。她已经忘记了当时听到这些话的心情,可此时此刻真切的感觉到,嘴角挂着微笑。

因为他对她的关注,所以她心里是开心的。

这是很真切的被保护的感觉。

年少时光,情感懵懂初开,就像还没熟透的青涩果实,挂在树上让人看着就觉得可爱,却不敢轻易去尝试,因为知道它会很酸,便耐心等着,等待着它成熟的那一天。

周围都黑了,再次亮起来的时候,画面又转。

向阳中学的大门,当届的高考榜已经出了,录取通知书陆续而来,让刚开始放暑假的校园依然有生气,杨可背着粉色的小包,穿了一身白色的裙子站在马路对面静静看着校门。

是舞蹈班的人怂恿她来的,那个哥哥毕竟要离开这里去上大学了,她却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经常在活动中心碰面,也只局限于微微一笑。

她不知道是自己的冷导致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是那个哥哥其实也不善表达,但她总觉得那次文艺汇演,他还是给了她很多鼓励的。

不管怎样,在他离开之前,应该有所感谢。

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好,买了一本当红的几米漫画,《向左走向右走》,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她是没有看过内容的,只知道一起跳舞的女孩子很推荐,便买了。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出来,甚至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来学校,这已经是她等在这里的第五天了。

处于催眠状态的年绅听着杨可沉声叙述着过去,握着她的手指微微蜷在一起,心里一阵一阵激动,导致了他所能看到画面的剧烈震动,他只能强迫自己稳定下来。

这是她的记忆碎片,她自己都不记得的东西,还遗留在最深层的意识里,他之前不曾看到,如今听到,心里堵得难受。

杨可继续说着,在不知道等待多少日子之后,她抱着那本书坐在空房间里,她的叙述只是她自己的房间,别人没有进去过,便只想象出空房间。

她到底是没有找到那个哥哥,也没能对他亲口说句谢谢,谢谢他曾经的鼓励,谢谢之后活动中心的热水。还有所有感谢后的那句话,问问他叫什么,要去哪儿上大学,问问他有没有可能,留一个能联系的电话。

便这样擦肩而过,之后就踏上各自的命运轨迹,太久没了关系。

年绅面前的那间房子开始从四面八方渗水,他知道,这是他本体的眼泪。

他那年高考后就出去旅行了,如果早就知道她会去等着他,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

布朗的声音传来:“都克制好情绪。”

年绅这才想起,不能沉沦于深意识的精神层面,否则很容易产生思维混乱,但是他心里却是控制不住的高兴,在很久很久以前,原来,杨可就喜欢他了。

他知道,那一定是喜欢,虽然不曾开口,但他真真切切的第一个住进过她心里。

虽然,他错过了。

叶一一直没有说话,始终沉默着,而布朗努力引导着杨可继续寻找她心里最悲哀的事情,毕竟那个契机的根源还没有找到。

思绪不产生作用的时候,四周都是一片黑暗,布朗努力的想要杨可说话,可不管怎么呼唤,她都不肯回应。

年绅也尝试的叫了一声,却听到了微弱的哭声,很细微,不仔细听甚至都无法察觉那是哭声。

“不要……”杨可喉咙里压的很难过的发出声音,就像被人扼住了脖颈,她坐在地上的身体瞪着眼睛,眼泪横流,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

年绅顺着哭声一直寻找,直到在黑暗中终于有了突破,那是一扇门,推开之后门里面有光,年绅轻轻走过去,看到了里面的景象。

卧室,里面有一张大床,上面躺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个男人是苏赫,头也不回的用力和身前的女人战斗着,而另一个男人,是年绅,和他缠在一起没有穿衣服的女人是乐青,一脸得意的看着门这边的方向。

门边站着杨可,肩膀微颤,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

布朗明显也感觉到了不对,刚想对杨可进行干涉的时候,她的思绪就跳转了,周围一切又全部都黑了,只剩下她的哭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年绅紧张的四处奔走,就是找不到杨可的思绪形体所在,她只是哭的厉害,不停重复着这句话,若是不具体描述环境,他们谁都不能找到她,因为他们不能单靠自己想象来具体她脑海中的环境。

“可可,你听我说……”年绅着急的开口,杨可却怒吼一声:“不!”

布朗知道,根源就是这里,情急之下只能尝试着补充了一句:“不要让她动刀子。”

其实只是一句试探的话,突然就有画面了,杨可家的客厅,她拿着桌子上的水果刀,朝着腰间刺去。年绅眼睁睁看着刀柄没入她的腰,还是没能来得及阻止她。

一切都定格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