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下载老铁频道更新最快!

年绅没有接,只是带着杨可快步走,战玥的习惯是打三个电话过来,他打算在第三个的时候再接。然后试图多拖延一段时间。

云南与越南交界处大部分是山区,树林密度也很大,路很不好走,之前他们走过的几条路都算是比较平坦的,换了方向就渐渐难走起来。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

之前就听说边境有很多没有排去的雷区,年绅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凉,而且第一通电话断后。就再也没有响起来。年绅觉得有些不对,便将电话就地扔了。

杨可体力透支的很厉害,从脚踝到小腿再蔓延到大腿,不管是骨头还是肌肉都疼的厉害,她以前经历过很大强度的舞蹈训练,但毕竟越野的感觉不同。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疾步走,还是太拼了。

许是接近了有人居住的地方,远处传来狗叫,他在犹豫要不要接近,有狗叫并不是什么好事,很多隐秘的毒枭都在这里有窝点,从狗叫的声音来判断不是小型犬,很可能是巨型恶犬,一旦闯入这样的地方。那更麻烦。

年绅作出判断,重新选了方向,向树林深处略偏了一些,这边没什么路,矮小的灌木丛多起来,虽然很有利于躲避,却不利于行动。

杨可警惕性也提高了不少,并不询问年绅他们这是要去哪儿,只是他有些慌乱的时候,她也会觉得怕。

总觉得,老天是故意和他们作对的,手里的树枝被前方的树丛挂住了,年绅还在继续走,她微一放松,打算用手拨开挡在面前的矮枝并且把树枝拔回来时,手背一痛。

她迅速缩回手没有立刻出声,被咬的地方生出一股麻酥感,她犹豫了一下才捏捏年绅的手,让他停下来,小声说:“我可能被咬了。”

年绅闻声一惊,对着她身边的树丛一照,灯光正好惊到咬了她的蛇,黑白相间的细长一条,它对着杨可的手臂又是奋力一冲,年绅想都不想伸手一挡,也被咬了手臂,但他专门走树林的衣服较厚,蛇牙卡在了纤维里,他捏住蛇脖颈用力一拽,将蛇扎在地上尖出来的断枝上,用力一扯,生生将它开膛破肚。

这条蛇不干瘪,营养很好,说明这里食物充足,附近肯定还会有蛇,已经不能再往深走。

年绅用力捏住杨可的手腕,用嘴将她手背上伤口里的毒液吸出来,吸到只剩血腥味儿的时候,他脱了自己外套,将背心也脱下来,紧紧缠住杨可手臂,防止毒液扩散,接着背起她飞快的朝树林边缘跑去。

没有了矮木的地方,他将杨可放在地上,用手电一照,她被咬的伤口已经泛黑了。

年绅将上衣口袋里的一只针剂拿出来,给杨可静脉注射了大半,杨可被注射完才反应过来,这可能是抗毒血清,抓住年绅的手臂看着他被咬的地方,也有两个血眼,虽然只是略微红肿,可是,他分明也被毒蛇攻击了!

“血清呢,还有么?”杨可紧张的问。

“是银环蛇,上一次我就见到过,但是它没有咬我。”血清只有一支,年绅故意岔开了话题,只是将针剂里剩余的很少一些血清注射给自己,不想杨可担心的将她搂在怀里。

杨可想动,可他手臂箍的太紧,动不了。

许久之后,血清起作用了,杨可伤口的麻酥感褪去,终于感觉到了疼。蛇毒有麻痹作用,被咬之后的伤口不会很痛,但察觉到疼了,说明神经已经开始恢复工作。

年绅靠着一棵树坐着,杨可靠在他怀里。看到她因为伤口疼凝眉的时候,年绅才终于舒出一口气,轻声说:“这种蛇昼伏夜出,一般不咬人,除非被惹怒,你刚才拽树枝的时候应该是惹怒它了。”

杨可抱住年绅哭了,他平静的将伤口挤了挤,为了安慰她还专门说了句:“你看,血不是黑的,我没事的。”

“我不许你有事,年绅,我不许你有事,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可以一人一半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杨可崩溃的泣不成声,年绅笑着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说:“傻,一半的剂量根本顶不住蛇毒,你放心好了,我们都不会有事。”

杨可抓着年绅要起来:“那我们快点走,这里还是很危险。”

年绅拉住她,让她安稳在自己怀里呆着:“不行,你受伤了不能再劳累,在我怀里休息一下吧,天亮了我们再走。”

杨可有些怕的看着树林问:“我们距离之前的地方远么?”

年绅说:“恩,挺远了,这边的树林范围很大,他们找不到我们的。”

没有别的办法,杨可也睡不着,只能听年绅的,靠着他沉默坐着,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天亮,年绅一定是累及了,靠着树会微鼾,但几乎是只鼾几声就会立刻清醒。

她心疼的安慰他说:“你睡会儿,我看着,你放心睡会儿。”

年绅又闭上了眼睛,杨可在关掉手电之前,又确认的看了看年绅手臂上的伤口,确实没有肿的厉害,不停问过他很多次会不会觉得麻,他都说没有。

希望他没有说谎。

夜好漫长,以前失眠的任何一个夜晚都没有这般漫长。可她心终于安定下来,她找到他了,而且和他一起逃出来了。

只要能顺利离开这个鬼地方,一切就都好了。

杨可心疼的看着年绅,他真的瘦了,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但一定比她好不到哪儿去,他的良心在受着什么样的折磨,又是怎么心不甘情不愿的做着这样的事情

他一定也想尽快回到她身边吧,那些人都对他做了什么,有人监视,没有身份证件,没有钱,就是真的让他跑了,又能逃多远?也许,他们还用她威胁他了。

杨可难过的靠在年绅肩头,默默的流眼泪,不让他听到。

手背疼的厉害,苦熬着到天蒙蒙亮,杨可才缓缓从年绅身上离开。她真的太想他了,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靠着他了,但这一靠就忘了他被蛇咬过,几乎没有注射过血清。

杨可不知道,银环蛇的毒性就是这样,被咬后感觉不明显,疼痛感很小,会很想睡觉,数小时后若不及时治疗,一旦毒素阻隔神经,会导致人呼吸麻痹死亡。

她抬手摸了摸年绅的额头,并不烫,可她平时只要有动作,他就算沉睡也一定会有反应的,绝对不会这样睡的如此沉,杨可突然就怕了,不停摇晃着他,他还是没有醒来。

天亮的速度很快,杨可被年绅的反应吓哭了,他们才刚再次遇见,就出现这样的情况。虽然在树林边缘,可周围都是山,人迹罕至,虽然有路,可她完全不知道通向哪儿。

杨可想将年绅背起来,可他的重量根本就不是她能承受的了的,在他额头深深一吻,杨可当机立断,转身沿着路跑开去寻求帮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