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她的抉择(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下载老铁频道更新最快!

年绅没理会她,根据太阳判断了方向,然后转向杨可所在的方向,微微闭上眼。

她千万不要出了什么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安荃会去找她的吧,怎么会失踪了?她

想不下去,越想心越慌,战玥自然是看清了年绅所有的表情。冷嘲热讽的笑着说:“我一直都不相信距离能保鲜爱情,你现在相当于被监禁,归期遥遥,你指望一个女人能等你多久?”

战玥并排站在年绅身边,跟着他一起看着同样的方向:“她连儿子都不要,做的倒是聪明,一个女人拖着个孩子,怎么再嫁。”

年绅忍不住吼出声:“你住口!”

“啧,看来爱情还在,我倒是特别乐忠于看见你不再爱她的那一天,我也会不遗余力的帮你找到她”战玥说到这里完全控制不住的大笑出声,直到笑到都快喘不过气才又说出下半句:“和她未来的男人。”

“不说别的,既然你答应了我爷爷,就要做出点实际行动来。明天有一批货过境,会有人带你去接,希望你的体质不是特别招蚊子,走的那条路生物多种多样。”

年绅看了看战玥身边跟着的人,他还是没有机会催眠她。但现在杨可已经失踪了,净净也可能不在她的监视下,他要不要冒一次险。

可若是她说慌,伤了净净

不管怎样,明天先跟一次所谓的接货再说,只要能不再呆在那间屋子里,就会有新的机会。

梅倾被接回了家,医院诊断她轻微脑震荡,额头上的伤口被缝了十多针,苏寅虎知道她回来后,差点将楼上的房门拆了。他大吼着要见梅倾,但金巍还是派人拦着他,在等杨可的命令。

杨可坐在沙发上,看着焦虑不安,眼神不停在地板上游移的梅倾。就像是有什么小动物突然扑出来咬她一样。

真的没想到,最后让她崩溃的,居然是只狗。

“扶她进去。”杨可对保姆说了之后,她将梅倾扶走了。

“苏寅虎那边”

“我说过,不让见面就是不让见。”杨可说罢起身回了房间,换好衣服出来,对金巍说:“告诉楼上的人,苏寅虎若是出来了,见了梅倾,他们也不用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

金巍点点头。杨可说罢出了门。

心烦的要命,杨可让司机开车去了自己的大学,一路开到艺术学院楼下,一切如旧,却物是人非。

用了一天的时间在过去熟悉的几处徘徊,年绅那让人觉得心酸的住处,606和605,杨可都只是去看看就离开。

最终,回到了父母的家。

上一次回来,是去年的大年初二。算起来,好像又要过年了。花瓶里的花不但干了,还挂了一层薄灰,杨可褪去外套,将屋里全部擦了一遍,最后擦到父母挂在墙上的照片时,她停了下来。

“爸爸,我记得我小时候你常说,我们小可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儿,对待小动物有爱心,虽然朋友不多,可是不管对谁都很和善。”

杨可说罢一脸严肃的望着父亲的照片道:“我可能要做坏事了。”

“您和妈妈,不要怪我。”

回到别墅,金巍告诉杨可,苏寅虎也差点撞了墙,杨可一声冷笑道:“他们真是患难夫妻,一个两个用这样的方式,威胁我呢?”

杨可说着上了楼,进屋就看到被绑在椅子上的苏寅虎,几天没看到他眼圈都是黑的,看来睡得不好。

惯于做坏事的人,原来也有睡得不好的时候。

金巍给杨可搬了张椅子,她坐下之后面色平静的看着他说:“我从小到大没做过什么坏事,最让我难忘的一件事,我可以讲给你听听。”

苏寅虎瞪着杨可,嘴被紧紧的绑着,唔噜间只有口水渗出来,发不出声音,他只能不停的挣扎,奈何椅子被身后两个人按着,根本动不得。

杨可深吸一口气,很随意的说:“那时候我还上小学,班里有个男生很喜欢欺负女孩子,在杨树上抓了很多毛毛虫丢在女孩子的身上或者铅笔盒里。班里几乎所有女孩子都被吓哭了,除了一个。”

“我记不得她的名字了,只知道她将所有的毛毛虫都收集起来,抓住那个男孩子,把他五花大绑在树上,将很多条毛毛虫都喂进了他嘴里。”

“我们班所有的女生都看到了,有好几个都被吓哭了。那之后,那个男孩子再也没有来上学,转学后应该也绝对不敢再欺负女孩子了。”

杨可说罢淡笑的望着苏寅虎说:“我突然觉得这是让坏人不再做坏事的一种方法。让他心里产生一辈子的阴影,每当再想坐坏事的时候就会想起来,让他感受曾经带给别人的痛,还有让那些受害人这辈子都忘记不掉的恐惧。”

苏寅虎瞪大眼,不能出声只能不停摇头。

杨可示意金巍将他嘴上的东西去掉,苏寅虎得了自由大声吼道:“杨可!我要见梅倾!你居然弄伤她!我弄死你!”

杨可不在意的看着自己的指甲,嘴角挂着一抹读不清意味的笑容道:“原来你也知道心疼,知道生气。”

“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失去女儿的家庭也这样诅咒过你?那些失去孩子的母亲也日日夜夜都盼着你早死?如今你的状态,只是她们的诅咒灵验了。”杨可说到这里近乎邪魅的笑看着苏寅虎说:“有句话叫,现世报。”

她的声音一字一句砸在苏寅虎心头上,他从不信什么报应,栽在她手里是他的失误,越发明白什么叫斩草除根,当初就不该收留这个祸患!

“我后悔,后悔当初没有把你卖个好价钱!”苏寅虎一句话出,金巍没等杨可说话,已经一个巴掌扇在了他脸上。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听不进去这句话,这女人受的已经够多了,苏寅虎看不清现实居然还敢这么说?当真找死!

“金巍,你不是说不管怎样,都会养着虎哥么?”杨可笑望着金巍,说这话分明就是故意的。金巍沉默的望着苏寅虎,眼睛里早就没了半点恭敬,全是恨。

虽然还不能确定绵绵的死和他有关系,但他现在宁愿相信杨可,都不愿相信这个男人。

苏寅虎不遗余力的骂着这世界上最难听的话,杨可闭上眼任由他说着,就像能在死前吃一顿饱饭的鲁涛,她给他的大限将至,便由着他发一发心中积怨吧。

骂人总有个尽头,苏寅虎口干舌燥终于说不动的时候,杨可才缓缓睁开眼,阴冷的笑望着他说:“我知道,你想见梅倾,但恐怕不能如愿了。”

苏寅虎眼中闪过一丝恐慌,被关了这些天,不再接触任何生意的时候他终于想明白一件事,不管贫穷还是怎样,只有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他这辈子最大的财富,就是梅可儿,为了他背叛家庭,这么多年不离不弃的梅倾。

她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

杨可也没有特别得意的大笑,只是很平淡的看着苏寅虎说:“我若是没记错,苏妈妈做过两次宫外孕手术,现在的年龄也不适合再生孩子了。”

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对于做惯了人口生意的苏寅虎,对于女人这样的评价,根本就意味着,她打算将她卖了!

恐惧,潮水一般扑来,卷在苏寅虎的脸上,他怒吼道:“杨可!你要是敢把梅倾怎样!我杀你全家!”

杨可狂笑出声,努力许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啊她笑罢眼角含泪的看着他说:“你记性真差!我全家早就被你杀了!”

苏寅虎被噎的说不出话,除了愤怒和无助,他脑袋里已经什么都不剩。

杨可阴冷的笑着说:“我看过你那些生意,有原则,你自己不是都觉得自己很有格调?不好的女人不屑于做,毁了那么多花季女孩一辈子,做那些的时候,我怎么没见你愤怒?我不过毁你老婆一个,和你比,我太善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