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各自的决定(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下载老铁频道更新最快!

苏寅虎手机里有金巍的联系方式,最近一次通话记录是三天前,正如叶一所说,苏寅虎和戈阳之间的联系要比金巍多很多。

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该怎样说服金巍。与其虚假隐瞒,不如直达人心的去探究他的欲望,杨可又一次豁出去的打通了金巍的电话,准备随机应变。

“虎哥。”金巍的声音很恭敬,杨可稳了稳心神对他说:“金巍。”

听到是个女人。对方有瞬间的犹豫,接着声音就冷了很多的问:“你是谁。”

杨可双手小心的捧着电话,尽量保持镇定的说:“先不要管我是谁,戈阳死了。”

金巍这次干脆不说话了。

“半小时内到我发你的地址来。”杨可说完将电话挂了,然后迅速的将606的地址发了过去,他没有再打电话过来,会不会来她都不知道。

但若是金巍过来,一定是具很高警惕的,她需要做好准备。虽然短信最后她发了让他一个人来,可他应该会带人,就像戈阳一样,总有几个跟班。

半小时未到,门铃准时响起。杨可紧张的站在大门口看着猫眼,只有一个陌生男人。身后没有别人。这让她略微放松的同时又增加了另外一层警惕。他能这般自信的自己过来,说明他本身可能就是个狠角色。

杨可紧紧捏着药剂e,深呼吸几次之后开了门,脸上的紧张已经全都被强行压下去了。

“金巍?”杨可问,对方点点头。

杨可让开门,他也没什么犹豫就进来了。

这男人和戈阳不一样,戈阳着装打扮更像个正派商人,西装革履的,金巍穿了一身黑色皮革机车服,带着半指手套,手里还抱着个安全头盔,比戈阳更高一些,但很健壮。走路的时候后背略弓,看人的表情也阴沉极了。

他打量了杨可的客厅一眼,将安全头盔重重的放在她的沙发扶手上,回头问杨可:“虎哥呢?”

不用他明说,杨可也瞬间反应过来了,金巍将她误认为苏寅虎的情妇了,虽然他眉眼间没有任何恭敬之意,但说话语气还是带着三分客气。

也许之前他也是见过苏寅虎其他情妇的,所以才这般不在意,这个开头不错,至少他警惕性没那么强,只要处理的好,就是她立威的好时刻。

杨可不言语,也没有任何招呼客人的举动,只是走到沙发边略带傲慢的坐下来,威严又平静的看着金巍。这样的气场让金巍嘴角微一斜,自作主张的说:“如果你是想坑虎哥钱,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我也不可能帮你。”

杨可没理会他,只是按着自己的节奏说:“金巍,戈阳是因为我死的。”

金巍略微凝眉,他本来以为不过是这女人的疯话,没想到她能当着他面又强调一遍,只是他完全想不出来什么事能让戈阳失误到命都没了,这女人一定在说谎。

“你是想说你魅力大,虎哥和戈阳因为你起了冲突,戈阳被虎哥做了么?”金巍的表情真的就差笑出声了,杨可依然镇定的看着他,他右边眼角有道疤,还有缝针的痕迹,本来长相就不是什么善茬,加上那道疤痕看起来就更凶。

也难怪苏寅虎不重用这个人,他给人的感觉完全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也绝对不是叶一所说单纯因为他爱财所以才被忽视,这样凶神恶煞的长相和作风,走在大街上让人一看就是坏蛋,重用他那是给自己添堵。

但她现在也没什么选择,连苏寅虎身边到底有多少人她还都不知道,能找一个算一个吧,全靠命。

杨可很随意的摆弄着自己的指甲,也妄图让自己看起来霸气一点,满脸不屑的对金巍说:“不要看扁了女人,我不是苏寅虎的情妇,我是他以前的儿媳妇。”

金巍愣了一下,对于虎哥的家庭他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有个叫苏赫的儿子,结婚了。杨可将双手伸直在眼前,根本不理会金巍,顶着装出来的自信和得意说:“我也不怕告诉你,梅倾疯了,戈阳死了,苏赫生死不明。”

三个消息一个比一个重量级。梅姐疯了?怎么可能,苏赫生死不明又是什么状态,虎哥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人又在哪儿,杨可手边的手机又分明是虎哥的,他的手机连戈阳都不可能碰。

金巍再也坐不住,突然站起来就掏电话,可能是要确认杨可的话,但她继续不疾不徐的说:“你所有的案底现在都在我手里,你若是明白人,就收了电话听我把话说完,我只说这一次。”

许是真的被杨可的话和气场震住了,金巍没有将电话拨通,一脸不可思议的回头看着面前的女人,她看起来相当瘦弱,可眼神却比苏寅虎还阴冷。

金巍问:“你想做什么?”

杨可嫣然一笑:“很简单,抢生意。”

杨可说完有点后悔,这样和一个久混社会的人说是不是太小孩子气?她到底是女流之辈,更没有接触过金巍这样的人,他们能听什么不能听什么,她完全不知道。

只是不停想着衣兜里的药剂瓶,这是她最后的安全感了,也希望叶一说的是真的,金巍只爱钱,不太会有谋逆之心。

金巍终于有些急了,又问:“你把虎哥怎么了?”

杨可依然笑的很淡:“没怎么,觉得他老了,该休息了。”

金巍凝着眉头,在判断她话里的深层含义。

杨可略显不耐烦的站起来说:“金巍,我没时间给你解释这些,戈阳死了,但他身边的人还存在,我既然能找到你,自然有我的本事,你做个选择,若是愿意跟着我,那我保你之后平安富贵。”

杨可说着笑的含义很深的望着金巍说:“但若是不同意,也没关系,你且离开就好,当我什么都没说。”她就是在威胁他,虽然不一定能成功,但她还是尽自己做大努力做了。

人都有戒心,有这么多疑惑的情况下,她不相信金巍能坦然的离开。但只要他敢转身,她就敢试着催眠他。

不能帮她,也暂时不可以坏她事。

金巍短时间接触了太多信息量,就像一向效忠的臣子睡了一觉突闻江山易主的感觉,做决定的紧要关头,稍有不慎就会跌的粉身碎骨。

他不能被一个女人给骗了,但也不得不提防,越是看起来简单的人就越是复杂,当初他就在梅倾身上吃了不少亏,面前这个女人看起来比梅倾还无害,但也保不准更有杀伤力。

当务之急是必须知道虎哥在哪儿,如果他被这个女人骗了,虎哥一旦知道,他定离死不远。

杨可看到了金巍眼中的挣扎,站起身走到卧室边,推开门,这也是她最后的杀手锏。

杨可很随意的望了屋内一眼,对金巍说:“虎哥已经将能交代给我的东西都告诉我了,他很信任戈阳,但我决定信任你。”

“若是愿意,进去给虎哥道个别,从此跟着我。”

“若是不愿意,我还是那句话,你现在就可以走。”

杨可说罢让开了卧室的门,金巍走了几步,震惊的看着卧室里苏寅虎一脸严肃的端坐在床上,虽然是面对着他的,但是一动不动,就像睁着眼睛睡着了。

跟随虎哥这么多年,除了梅姐还从来没有什么人能将他弄成这样,落单又被催眠……金巍再也不敢有任何不屑的看着杨可,好多疑问不敢问出口,只能僵在卧室门口。

杨可自然不会给他太多时间考虑:“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看来你还是乐意自己这般飘着,那你走吧。”

杨可说着要关卧室门,被金巍按住了手,她凝眉烦躁的看着他的手,他察觉到不对赶忙松手,还后退了一步。

杨可心里暗喜,看来这男人是产生退意了的。

已经见过虎哥,这女人的话字字句句都更具备了分量,他虽然还不能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兴许这就是一个上天赐给他的翻身机会,他对杨可说:“戈阳手下人不少,不可能一一都排出去。”

“你别管别的,先把戈彪做掉。”杨可说着背对他走到客厅窗边,怕她眼中的紧张会被他看出来,毕竟这是第一次发号施令。

金巍也是这么想的,戈阳一死最难搞的就是戈彪,看来这女人也想到了,她对他们的体系应该很熟悉。

“那其他人呢?”

杨可冷笑一声:“如果你连谁是需要拉拢的,谁是需要威胁的,谁是需要彻底消失的都分不清楚,你觉得还有何脸面继续混下去?”

金巍故意说:“我不懂。”

杨可说:“你没必要懂,金巍,虎哥的位置就算给你,你也撑不起来,我能承诺的就是保你安全,以及你期许的金钱,其余的,不要奢求太多,人要的越少,死的就越晚。”

她不看电视剧的,能说出这样的话,一半是从港台警匪电影里拿来的灵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