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险遇(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下载老铁频道更新最快!

陪着苏赫和梅倾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一个男人,毕竟是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苏赫的身体又每况日下,苏寅虎自己不能抽身。便让身边一个信得过的人跟去,戈阳。

当然,戈阳还有另外一个任务。

将梅倾和苏赫送到与年绅的约定地点,一处比较开阔的街心公园。这里符合梅倾和年绅的共同想法,毕竟催眠的事情做多了,对密闭空间有一定的抵触。虽然梅倾不知道,年绅现在不通过药剂一样可以很轻易的催眠人。

梅倾和苏赫坐在长凳上后,戈阳很谦逊的对她说:“梅姐,我就在附近,有事你打我电话。”

梅倾点点头,戈阳转头离开。

绕过小公园的路口,戈阳打了几通电话。一辆黑车不久就停在了他面前,这也是虎哥安排的,来之前就已经联系好当地的朋友,找了一辆没有登记的违规车。

只要杨可和年绅出现,戈阳就要他们的命,如果能带走那个安荃,更好。虽然虎哥这么做是有违上面人意愿的,但他也觉得那三个人实在是知道的太多了,再不处理掉很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后果。

这么多年悉心经营的摊子不能因为几个人就这么毁了,做他们这行的,本来就是提着头办事。容不得半点差错。

戈阳走到黑车边,司机是个染着黄毛的小痞子,下来很恭敬的将车让给戈阳,接了戈阳两盒烟,转头就走了。

坐进车装好安全带,将车开到视线开阔一些的位置,附近的公交站台以及出租车惯性停车的位置他都已经看好了,还是有几处利于动手位置的。

一遍又一遍看着手里的照片,两男一女,将他们的身形都认在眼中。虎哥交代,年绅,杨可一定要一起做掉,至于那个安荃,他家里人的底已经被摸的很清楚。用来威胁他没任何问题。

约定时间,过来了一辆出租车,先下来的人确定是年绅,戈阳发动了车子,开始向着年绅的方向缓缓移动,打算找准机会一脚油门,不死就再碾几下。

接着下来的男人是安荃,戈阳嘴角挂上一丝阴笑,看来运气不错,今天三个都能做掉。却不想两人都关了车门之后,出租车开走了,没有杨可。

戈阳一脚刹车,车子停在距离年绅约二十米的地方,这样的状况他有些想不通,虎哥嘱咐过那两个人一个都不能少,但现在只有年绅一个,那到底要不要动手。

若是撞死这两个人,如果杨可藏了很多证据,梅姐再一维护她,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就在犹豫间,年绅和安荃已经踏上了广场的台阶,好机会错失了。戈阳迅速打通了虎哥的电话,将情况如实告知,问接下来该怎么做。

苏寅虎略一沉默道:“不要声张,把车还回去,不要让你梅姐知道你的意图,先去看着状况,摸到他们住的地方,选别的方法。”

“好。”

戈阳对苏寅虎的话一向是很听从的,将车开到固定停车位,锁好车离开,去到距离梅倾和苏赫越一百米左右的位置坐下,很专心的盯着已经会面的四个人。

看到年绅和安荃过来,梅倾脸上尽是预料到杨可不会来的浅笑,苏赫则很愤怒,一下站起来就要抓年绅的衣领,奈何他身体实在太差,年绅一躲他晃了一下没站住,摔倒前被梅倾拎了回去。

“可可身体不好,可以视频电话。”年绅也不理会苏赫,只是看着梅倾说。梅倾微微一笑,很失望的说:“这人就是容易忘恩负义,养育恩和男人比起来,也算不得什么了。”

“苏老师以前也从不曾这样失态,倒是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年绅听不出讽刺的回击道:“横竖吃的是五谷杂粮,脱不开凡尘俗世,唯一区别是,你比凡人多颗已经黑了的心。”

“我今天来不是和你互讽的。”梅倾说着站起来,明显不高兴的说:“如果杨可不能来,事情就没有办法解决。”

她说着就要拉苏赫离开,她今天其实是真的来劝杨可回头的,没想到她到底还是让她失望了。

“不,我们需要解决的还有别的事。”年绅说罢对着安荃使了个眼色,他站去苏赫面前,趁他们不注意,手里的刀尖已经抵住了他的脖子,因为动作特别隐蔽,周围少数的一些群众没有人注意到。

梅倾震惊的看着年绅,她真的没想到这男人这么大胆子,光天化日之下敢对他儿子动刀子,手放回衣兜,捏住了那瓶c9,与此同时,年绅也不动声色的闭气。

在远处的戈阳能看出来的,只是四个人谈话似乎不是很愉快,安荃站在了苏赫身边,年绅背对着他挡住了他看向梅姐的实现。没有什么其他异样了。

虎哥之所以让他跟着来,其实主要是来解决年绅和杨可的,梅姐自然有她自己的保身之法,他也不必太过操心。

“年绅,你从对催眠一无所知的普通人到精通现代催眠术,功劳是谁的,你都忘了?”梅倾说着已经坐直了身子,年绅轻轻的调节着呼吸,提防着她的任何动作,也抵抗着她的虚伪和假意。梅倾依然笑着说:“倒是合适,你和杨可两个没良心到一起去。”

年绅不动声色,同样在衣兜里的手指轻轻绕着水晶吊坠的线绳,脑海里一遍一遍过着准备好的耳语,这段话是叶一自创的,但是又经过他的变调,用在杨可身上的时候,效果非常好。

她说听到就像迎面扑来一股温润的湿气,里面全是睡觉因子,眼皮一下就不是自己的了。

梅倾和年绅之间身高差距毕竟太大,盲目的用c9效果不一定合适,他若是抵抗,那安荃没准就真的能伤到苏赫。她正在权衡着怎样才能最快速度催眠他并且解决安荃的时候,眼前已经垂了一枚吊坠。

梅倾突然就笑了,抬头看着年绅说:“你在和我开玩笑?用这玩意?”

年绅不言语,只是让吊坠缓缓的晃动,除了阳光折射在上面偶尔会晃一下眼以外,什么都没有了。梅倾笑的难以自控,这种以卵击石的行为,他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所以才这样自大的使出来么?

年绅观察着她的面部表情变化,这样的自大是预料中的,她对他的不屑越严重,对他的戒心也就越低,古法催眠运用的被抵抗性也就越小。

他知道,苏老师手里现在握着的一定是c9,所以他今天没有带任何的药剂出来,没有任何药剂的效果能够超越c9了。

梅倾终于不笑了,突然很同情的看着年绅问:“你知道你这样的催眠方法适用于什么人么?”

年绅没有让手里的吊坠停下来,依然带着规律的摆动着。梅倾完全不怕的盯着它看,就差用手去摆弄几下了。

“没有被催眠过的女人,小孩,瘾君子,精神力不集中的人。对于我用这样的方法,你唯一的赢点就是侮辱了我的智商。”梅倾说着打算站起来,她已经给他太多宽容了,这样不识抬举的人,她不能再忍。

耳边突然响起年绅的话语,语调很奇怪,说的内容她也听不懂,起初她略有犹豫,打算仔细倾听分析,却感觉头略微一沉,待她反应过来,迅速抬手去捂耳朵的时候,鼻尖又贴上了一个凉凉的东西。

那是她的药瓶,装c9的药瓶。他从她手里拿去了,用在了她身上……

年绅算好时间,闭气将瓶子递给安荃,他收回刀尖,按着之前说好的流程,将它在苏赫的鼻尖下一晃,他撑不住直接就晕过去了。

年绅收回瓶子,偏头迎着上风方向一呼吸,继续闭气三十秒后轻轻坐去了梅倾和苏赫中间,苏赫靠在安荃身上,年绅没任何动作,只是认真观察着百米范围内的人。

梅倾带着苏赫一定不会单独来,所以他们一开始也没决定将他们带离广场,只是苏赫的晕倒是个小插曲,希望不要惊动了跟着梅倾来的人。

戈阳自然是看到了苏赫的状态,但是梅姐还很平静的坐着,来的路上他听梅姐说过这个年绅是她之前的徒弟,催眠技术不怎么样,所以不足为惧。

他也是见识过的,梅姐十秒钟完全能催眠一个人,听虎哥说,只要她在,就不会有不听话的人。

只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苏赫倒了,她好像没有反应,但也不是说不通,她和虎哥对儿子好像一直都冷冷淡淡的,在他们面前很少提起。

这会儿兴许她就是在和年绅对弈的关键时期,所以她不能顾及儿子,只要他们不离开他的视线,他就暂时不动。

年绅微低着头,身边的苏老师已经被浅催眠了,虽然她还有抵抗,但他一直没有停止念唱那些耳语,直到她手臂的肌肉都松懈下来,他才松了一口气。

还是没有抬头,若是同行看到,可能会觉得更像是他被催眠了。公园本来就开阔,没有人靠近他们,不凑近自然不知道实际是他在引导催眠。

一切顺利。

年绅双手支在膝盖上,轻声和苏老师说话,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催眠导致的表情停格很符合他的想法,她看起来高傲极了。

年绅吐纳几口气,念出了第二阶段的耳语,从浅催眠到深度催眠的引导,因为是苏老师,所以还是需要非常小心。

她依然有很强的心理抵抗,她毕竟经受过那么多的催眠训练,但对于古法催眠的变调,她更多的是作为催眠师的好奇心,希望搞清楚到底为何是这样变调的,意义何在,就在想这些的时候却不知自己已经中招了。

苏赫毕竟吸入c9不多,有醒来的意思,年绅小声吩咐安荃扶着他坐到苏老师另一侧身边去,让苏赫靠在他妈身上,在移动过程中替他遮挡一下视线,他需要确认她有没有完全进入深度催眠的进程。

安荃照做,移动的时候年绅掐住了梅倾的虎口,很用力一捏,她没有反应,只是平静的睁着眼,将近十五秒后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年绅松开他,在安荃从他们面前过去后依然保持着低头沉默的姿势。安荃让苏赫靠在他妈肩膀上,出手迅速的给他后颈来了一下子,他又昏过去了。

但是这一下,还是被戈阳看到了,他猛的站起身,打算朝着年绅他们过去,但又觉得应该从背后绕过去比较合适,便迅速转身离开。

但就是这样一个动作,被安荃看到了。告知了年绅另外一个人的位置,安荃静静的盯着路边的出租车,找准时间拽起苏赫就上了一辆。

安荃坐的车开走后,戈阳也绕到了年绅身后十米处,看到苏赫和安荃不见了,他心一沉,苏老师还坐在原地,而她身边的年绅,手里拎着一把闪亮的刀子,顶在她的后脖颈上。

明显就是做给他看的。

年绅回头,看到一脸震惊的戈阳,平静的对他笑了笑说:“后退。”

戈阳不知道梅姐已经被催眠了,以为她只是被挟持不能动,不知道这两个男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他到底是大意了,心里懊悔,便固执的没有任何动作。

年绅的刀尖向下一顶,梅姐的脖子一个血口,流血了。

来真的?戈阳很大声的对年绅说:“别!我退!”

说着他快速后退了很多步,年绅在梅倾耳边小声说:“现在,起身,向你身后看一眼,摇三下头,然后跟着我走。”

梅倾按着年绅的说法站起身,转身向着戈阳的方向摇了三下头,他还没来及看出梅倾眼睛里是没有神的,她就已经跟着年绅开始走。

坐上出租车,年绅知道戈阳必然是会跟着的,现在需要拖时间,让安荃将苏赫安顿到已经订好的宾馆房间,绑好之后来接应他。

对师傅说了一个比较远的地址,他开车后年绅看到戈阳上了后面的出租车,跟着他们。路程走了有三分之一,年绅改变主意,让师傅掉头回刚才的公园,反正是打表收费,师傅也没什么意见直接照做,回到公园之后,年绅看到安荃已经等在原地,下车后将梅倾带到他身边,戈阳也跟着到了。

他特别愤怒的对他们说:“你放开梅姐,有什么你冲我来,她知道的还没有我多。”

年绅手里依然捏着刀子,让戈阳认为他是没办法顺利催眠苏老师,所以才不得不采取这样的方式。

人总是会被自我认为正确的事情所骗。年绅细致的观察着戈阳的面部表情变化,他很狡猾,脸色平静,几乎难以察觉,身体各部位也镇定的很,许是见过的事情太多了,已经波澜不惊。

这种时候,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示弱。年绅故意让自己看起来有些紧张,握着刀子的手也适时假装抖了一两下,安荃更是配合,一脸紧张的看着他,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尽贞医划。

戈阳果然向着他迈了一步,伸出双手假意做出一副安抚的姿态说:“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梅姐,什么事都能坐下来谈。”

“苏寅虎到底有什么目的,让你跟来这里?你又是谁?”年绅故意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让戈阳认为他很傻,不管戈阳会不会中计,反正他的最终目的就是卸掉他的警惕心,然后用c9.

戈阳特别诚恳的说:“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我和梅姐一直都有交情,苏赫身体不好,我陪着他们来没什么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