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突破(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下载老铁频道更新最快!

他要听,要知道所能知道的全部,相比年念受的苦,他知道这些不算什么。精神凌迟才会让人更有斗志,他不会放过那些伤害过年念的人。

叶一继续说:“我对她进行了强迫性遗忘催眠,我告诉过你。不存在意念剥离,我能做到的只是让她把痛苦暂时忘记,但早晚会想起来的。”

“除非,你现在每天都给她服用镇静剂,然后不停催眠她,不要让她想起来,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一辈子,倒是也不错。她幸运,有个会催眠的哥哥。”

年绅微低着头,声音很沉的问:“告诉我,年念是被谁弄成这样的。”

“能告诉你的我都可以告诉你,但不巧的是。这恰恰是我不能告诉你的。”叶一笑道:“不过,你可以去问问梅倾,国内一部分生意是她老公负责的,我相信你会知道很多想知道的,只要你能过的了梅倾那一关。”

“当然,我是会帮你的,催眠方面的任何,你懂得。”叶一说罢站起来,抖抖衣襟,这就要走。年绅抬头望着他问:“你和梅倾什么关系。”

“棋手和棋子的关系。”叶一系好扣子,略活动了一下脖颈,笑着回头望着年绅说:“具体谁是棋手谁是棋。你可以发挥想象力,随意想象。”

“因果关系摆完了,你好好考虑,若是愿意帮我,就来个短信。”叶一说着走到了门边,即将开门的时候又回头看着杨可说:“若是不愿意,到时候她的脑袋,嘭!”

年绅将杨可护在怀里,她气的浑身也在抖,叶一大笑着离开了。

沉默持续了太久,杨可终于恢复平静后,靠在年绅怀里说:“你会答应叶一么?”

年绅没有回应,他在矛盾,毕竟叶一涉及的事情有不少是违法的,即便他目前还没有触及法律,可已经有了擦边的矛头。他答应过杨可。不会离开她身边,若是真的决定为年念讨回公道,那么前路渺茫,短暂的离开也是必然的。

“你只要听从自己的心就好了。”杨可缓缓坐起来,很镇定的望着他说:“做你自己想做的,不要被我拖累。”

年绅感激的看着杨可,她看出来了,明白他内心的纠结,所以提前摆出了自己的立场。

“我想催眠苏寅虎。”年绅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虽然梅倾确实是很大的阻力,但年念的第二个孩子的线索兴许就在苏家,他已经不能再继续等下去。

“如果有可能,催眠他的时候让他也好好品尝一下苏赫不停被拐走的滋味。”杨可点点头,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其实已经给出了自己的态度,她很认真的望着年绅说:“还要让他对我父母的死,感到愧疚。”

年绅将她抱在怀里,她有些难过的闭上眼睛,声音特别轻的说了句:“我会好好保护孩子,你不要担心我,但是你要照顾好自己。”

年绅轻声应道:“我不会离开的,没有周密计划之前,不会让你一个人单着。”

“尽早找到年念的孩子,怀孕后我才越来越明白孩子对于母亲的重要性,我们送走乐乐已经对不起她,不能让另外一个孩子也不在她身边。”杨可轻轻将手放在腹部,没有来回抚摸,一股特别强烈的情感还是袭过心头,这就是母亲和孩子之间的心灵感应,“哪怕这个孩子的父亲,她兴许都不知道是谁,亦或者她深恶痛绝,但孩子无罪,年念那样好的人,一定是会爱它的。”

关于梅倾,叶一对年绅的分析是先入性恐惧,她其实根本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强大,但是年绅面对她时,自己已经先产生了莫名的退意。

在都身为催眠师的状态下,这是很致命的因素,一旦被对方抓到,便是不可预估的后果。

想要催眠她,叶一给出的建议是年绅并不用克服恐惧心理,而是让自己更加强大,强大到产生能够对抗这种恐惧的自信,便就像在思维周围加装了一堵坚固的墙,牢不可破。

古法催眠年绅已经运用的相当熟络,现代催眠的方式方法苏老师研究很深入,几乎没法找到能对付她的新颖方法,叶一为年绅提供了很多外界难以见到,不常用的方法,一些是他自创的,还有一些是他接触了形形色色的催眠师学来的。

这些方法里,就有对动物的催眠,叶一到现在都没有放弃,而且将这一方法在一部分催眠师内发扬光大,用于催眠动物的耳语全部都是经过变调的,针对不同动物还有所不同,叶一又根据动物的反应,将一些效果明显的耳语再次重编,成为了反作用于人身上的语言,他将这一部分都教给了年绅,用于对抗苏老师。

毕竟需要人陪练,年绅本意是想要安荃来的,但杨可却自己担任起了这个角色,单纯的催眠并不会伤害孩子,还会让她对催眠的抵抗力更高。年绅很快就领悟了这些,在杨可越来越有抵抗力的情况下,他还是能通过自创变调将她催眠。

脑海中就像多了一张特殊乐谱,唱什么样的歌曲能够让人更快入睡,他早已非常熟悉,他就像乐谱的演奏家,将一张张乐谱都熟记于心。

安荃毕竟不在s市,没有他亲自寻找和督导,线索进展慢了下来,但总算又有了重大突破,他来西宁后,找了一个人继续跟踪凌欢,于最近传来了照片。

见面地点是周末的某广场喷泉边,在人数众多的广场,这种见面更像一次偶然遇见,凌欢和一个女人坐在喷泉边谈了将近半小时的话,初始表情恭顺,最后变成了恐惧,而另外一个女人则淡定到极限。

这是这么久以来,凌欢第一次在不是学校区域的地方和别人谈话,而且竟然会产生恐惧。而看了照片之后,那个女人安荃竟然认识,最熟络的更要数年绅。

战玥。他母亲去世前的那个护工,一直对他有意思的女人,确切的说还当过他一段时间女友,为了让母亲高兴的演戏。上一次见到她是在魁米家,她说自己也做了苏老师的学生。

莫不是,她也开始催眠,并且成为了苏老师的得力助手?虽然很有地方说不通,可她接触的人毕竟是凌欢,这无疑又多了一条线索。

传来照片的人说,本来打算跟踪战玥,但还没有行动似乎就被发现了,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战玥的行踪。

就在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二天,安荃又得到一个消息,凌欢出现在某会所,居然出台。

察觉到变化,安荃和年绅当即决定去寻找凌欢,将她所知道的有用信息都翘出来,赶回s市他们没有任何停留的就去了那家会所,得到的消息是前一天晚上凌欢被带走了,今天还没来上班。

一时又没了方向,年绅和安荃先回他的工作室整理一些东西,邮寄回青海,同时给魁米打电话,让她再帮忙准备一些药,邮寄给他们选好的代收快递的便利店。

没想到魁米会拒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