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缘由(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下载老铁频道更新最快!

安荃将年念暂时带走了,叶一似乎对有些事还有所隐瞒,没有让年念见到他的正面。屋里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叶一坐在沙发上很随意的看着杨可微笑。她明显紧张,靠在年绅身边不动。

“人说经历了太多苦楚的人,在真的得到幸福的时候。上天都会对她更宽容一些。”叶一一转之前不正经的样子,说的话含义颇深。杨可静听着他的声音,他乍一开口她耳边就荡起那句有关的话,她很烦的摇头,集中精神按着年绅说的方法不要太过关注。

“你教过她催眠?”叶一看出来杨可的抵抗,突然很有兴趣的看着年绅,他并不答,只是微一点头。

“她不适合学催眠,放弃吧。”叶一说的很认真。

杨可不明白的看着他,这个男人说话很不招人喜欢,太过直白,还夹杂着骄傲自大。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副造物主的神情。

叶一很敏锐的感觉到了杨可眼神中意义所在,倒是很真诚的说:“你对很多事太过固执,容易着相,学习催眠就两个后果。一是成为最出色的催眠师。就像布朗那样。二是没准受到什么影响,精神分裂。”

叶一说到这里身子略微前倾,笑的更妖孽的来了句:“就像我一样。”

杨可侧过头不看叶一,他身子前倾的时候胸口纹身会露出一个边角,虽然她极力克制。还是会忍不住想去看。

“不开玩笑了。”叶一靠回沙发背,又摆出一副慵懒的表情道:“我就大致给你们说说,我和许巍的关系。”

他说着叹了口气,好像有些不情愿的开口:“他之所以会出现,和布朗有一定关系。”

年绅看着叶一,他开始诉说。

原来他之前是布朗很看好的学生,生性聪明,尤其善于察言观色,对人的心理活动几乎快要达到读心术的级别,特别熟络的人有时候甚至不用开口他都能明白那个人想做什么,即便是陌生人,他只需要安静观察一小会儿就能大致分析出来那个人的习惯和性格。

布朗几乎是倾尽全力将自己的经验和研究成果都教给了叶一,他也很是争气,在催眠方面的表现常常超出布朗的预期。

但因为优秀所以骄傲,这是人的本性。就这样时间久了。预期超出太多,就开始出现矛盾。

布朗是一位学者,将毕生的催眠研究都运用在临床医学上,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通过这样的方法治愈难以自愈的精神创伤。但叶一和他不同,对造福人类没有任何兴趣,只是希望更深层次的挖掘催眠的魅力,开始修习研究各种不同的催眠方法,其中不失狠毒泼辣的。

没有强大的道德支撑,叶一就像是一个对魔法感兴趣的孩子,在自我认为正确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为了提升催眠能力不惜伤害他人。

布朗发现需要对他进行心理干预,让他树立正确的催眠道德的时候,已经有些晚。

转折事件发生在几年前,那段时间叶一所有的心思都在催眠动物上。这是布朗绝对禁止的,布朗的催眠对象大多是自己的学生,自愿被催眠。人类被催眠和动物又大有不同,人类思维世界更为复杂,催眠师其实已经有很丰富的研究经验,基本不会出现催眠过程导致崩溃的状态。动物不同,催眠师无法把控动物精神崩溃点,最终结果往往不是催眠致死就是完全发疯。

一只发疯的动物,命运基本都是以迅速死亡终结。

布朗维护生态平衡,认为人为干涉动物世界不道德,是对生灵的不尊重,所以绝不允许学生这样做。台投刚扛。

但叶一并不听从,他更喜欢探求新鲜刺激的事,性格也太过执拗,完全不听布朗劝说,甚至写过一篇关于动物暴性激发的论文,被布朗雪藏,为了保护他。

孰知叶一并没有停止,在单人寝室继续研究着。

那年夏天,布朗妻子心脏病去世,他悲伤且忙碌的无暇顾及叶一,直到圣诞节,一个人实在寂寞,便打算去叶一寝室邀请他一起来家里过节,之前都会这样做。

那天,叶一寝室门没关,布朗进去之后看到了背对他站在桌子前的叶一,看着什么声音很低的狞笑着。

布朗绕到他面前,桌子上一只大纸盒子的内壁上全部都是鲜血,叶一的脸上也溅了不少,衣襟更是如此。

盒子里有五只老鼠,一只已经被分食的看不出来躯体,只剩一只残爪和身体残渣,另外四只也都惨不忍睹,其中一只肠子拽在身体外面还在不停的攻击着另外三只,另一只发狂的啃着自己的尾巴,不知道疼的口口溅血,剩余两只头对头发出尖叫,咬的对方头破血流。

布朗震惊了。

不同窝的老鼠放在一起确实会出现争斗甚至打架死亡的情况,但这样毫无畏惧,只为攻击的现象,布朗第一次看见。

虽然是老鼠,却也太过残忍。

他研究医学时上过动物活体解剖课,都不像现在这般让人恐惧,胃里一阵翻腾,呕吐声引起了叶一的注意。

他缓缓侧过头,嘴角挂着怪异笑容的看着布朗,还未开口说话就晕倒在地上,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布朗就这样守着他一晚,叶一却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一无所知。

布朗起初不明白为什么,以为叶一只是精神受挫,作为催眠师是很有可能出现这样状况的,进行了几次心理干涉,甚至是深度催眠,叶一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布朗为此相当头疼,终于在半个月后,又见到了那个喜欢催眠动物的“叶一”,他对布朗相当不友好,甚至尝试直接催眠他,若不是布朗经验丰富,恐怕也会中了他的招。

而这个“叶一”相当难被催眠,一直出言不逊,警告布朗若是再坚持,就将叶一杀了。

叶一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叹口气说:“我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英国人,我从小在美国长大。我父亲很喜欢许巍的歌。这应该是他名字的由来,我能感觉到,他很喜欢我父亲。”

“那个变态的暴力狂。”叶一说着眼睛里闪过一丝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