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冲突,催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下载老铁频道更新最快!

“你带着我老婆在这里隐居很开心是么?”苏赫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管什么语气,都有一种轻浮的感觉。

年绅怒:“滚,你已经私闯民宅。”

苏赫不理会他。对着杨可伸出手说:“小可,和我回家。”

年绅挡着苏赫望向杨可的视线,非常正式的一字一句的说:“她现在是我妻子。”

“去你妈的!”苏赫一声怒吼。完全不顾形象的大骂起来。

从母亲那里知道杨可和年绅在一起就已经够让他生气了,现在这男人居然还敢这么说?当他是死的?他在医院里每天坚持等待的就是再次见到她,一门心思的只是为了让她跟他回去,绝对不是听说她已经成为别人妻子的事实。

“苏赫,你够了,我和你已经没关系了。”杨可也生气,但她还是尽量控制着情绪,但凡是对孩子有可能造成伤害的事情,她都不能做。

“你跟我回去,今天我什么都不说了,不然”苏赫说着从裤兜里拿出一把甩刀,打开后,刀刃在阳光下闪着寒利的光。

杨可怕了,想去拉年绅,还是被他坚决的护在身后。

“你先进屋去。”年绅微微侧头,杨可不愿意走。他又说了一遍:“快点进去,听话,你们的安全很重要。”

杨可知道年绅话里的意思,纵使千般万般不愿意,还是面对着他退回了屋里。一进到屋里她就迅速给安荃打电话。安荃说马上就到,要她赶紧报警,杨可照做。

在外援到来之前,她只能紧张的看着院子里的两个人,苏赫手里甩着刀子,一步一步朝着年绅走,年绅没有退,但他穿着家居服,身上一瓶药剂都没有。

她不知道苏赫敢不敢真对年绅捅刀子,但之前他拿着刀割在他自己手臂上的样子她还记得,杨可条件反射的摸向了腰侧的纹身,紧张的盯着年绅,大脑一片空白。

没说几句,苏赫真的朝着年绅扑了过来,年绅一晃。苏赫扑空,就像一只被惹怒的野兽,回手就又是一刀,他身上的骨折应该恢复好了,但动作还不太灵活,年绅只是虚晃,虽然没有受伤,杨可的心提到了喉咙。

已经有附近的居民看到了这起冲突,有人在打电话,也有人在拿着手机拍,可是没有人敢翻过她家的院子围栏进来阻止,杨可急的眼泪直流,心跳的快要爆炸了。

杨可情急之下拎着家里的拖布出去,想给年绅作为抵挡。她一出门年绅就分了心,就在此时苏赫特别近距离的一划,年绅手心中了一刀,他快步走到杨可身边,拿起她手里的拖布,用力一顶,苏赫倒在地上,几乎是同一时间年绅不顾危险的压过去,捏着苏赫的手腕将他手里的刀下了。

不顾手心狂流的鲜血,年绅抓住苏赫的头,强迫他看着自己,不停念着什么,苏赫用力摇头抵抗,年绅越说话声音越大,杨可也被提醒了,跑回屋里抓起一瓶药剂,回到院子的时候已经用不上了,年绅站在苏赫身边,手心里的血滴在地上,苏赫平躺着,已经一动不动。

周围的居民看到,突然就看着怪物一样的望着年绅,不知道他对那个男人做了什么,他就像死了一样没动静了。杨可看着倒在地上拖布手柄上的血,再也忍不住的大哭起来。

年绅赶紧走过来将她抱在怀里,手上的血蹭到了她衣服上,他也顾不得了。

“不哭了,没事了。”他低声安慰杨可,杨可就是止不住的哭,她是真的给吓着了。

保安过来了,估计因为私自放人进来他也有责任,进来看到躺在地上的苏赫,还有满院子的狼藉,他吓得赶紧对着对讲机喊增援。

安荃几乎也同时的一路狂奔冲回来,推开保安就看到了地上的苏赫,他显然一肚子气,坐出租车不让进小区,他只能带着年念一路跑,没想到居然是苏赫!

安荃看到地上的血,想也不想对着苏赫的脸就是一脚,他很想捶他很久了,这算是个机会,结果第二脚还没上去,他就被年绅赶紧拉住,不然照他那样踢几脚,苏赫估计就完了。

“报警了没?”安荃忍着,也怕太暴力吓着年念,只是问了一声,年绅依旧不停安抚着怀里的杨可,对安荃说:“警察来了挡一下,就说是一起的兄弟,喝多了。”

安荃一脸愤恨的瞪着苏赫说:“你要干什么?”

“撬开他的嘴。”年绅说。

安荃突然就明白了,对他点点头,示意他放心。

年绅带着杨可先回房间了,她吓得紧紧抱着他就是不肯松手,她真的不敢想,想的深了会觉得如果刚才那一刀是戳进了年绅的胸口,结局是怎样的。

她真的太不听话了,如果不是她出去,他不一定会躲不开苏赫的攻击。

杨可用力拱在年绅怀里,突然想起来他手伤了,又神经质的抓着他的手看,伤口有些深,皮肉都翻起来了,杨可心惊肉跳的找来纱布,一边帮助他包扎,眼泪一边掉在纱布上。

“不怕了,冷静下来,不太只是有些疼。”年绅想到答应杨可的话,还是说了实话。

杨可将他的手包好,眼泪还是止不住,他心疼她的样子,只能捧着她的脸,吻住了她的唇。他很强势,杨可这才逐渐安静下来,依然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松手,倒是没有刚才那么抖了。

外面很嘈杂,警察应该是来了,年绅怕安荃一个人应付不了,便让杨可在屋里等着,他关好卧室门才去了客厅。

“他说是你们朋友?”警察看了看院子的状态后进来,指着安荃和苏赫问年绅,年绅点点头。

另外还有一个警察在和保安交涉着,看起来真的是很负责。

“昨天闹了别扭,今天他脑子一热就过来和我起冲突了,没什么大事。”年绅晃了晃包好的手,很平静的解释着,苏赫躺着,眼睛已经被安荃弄闭上了,脸上还有一个大脚印。

既然是朋友起冲突,不是故意伤害事件,警察也就不再多干涉,嘱咐了保安一些安全事项便离开了。

年念一直跟在安荃身边,直到完全安静下来,她才凑近苏赫看了看,眼神中闪过恐惧,像是透过苏赫看到了别人,又想不起来那人是谁。

安荃拉好窗帘,控制不住的掐住苏赫的脖子,虽然真的很有想直接掐死他的冲动,但人命关天,他也不能乱来。

“他等下会醒,先把他捆起来。”年绅一不做二不休,找来杨可的连裤袜直接把苏赫给绑了。

杨可站在客厅和饭厅的连接处看着还没醒过来的苏赫,后背一阵阵发凉,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这个孩子,一定不能!

“我们搬家,我们离开这里”杨可作出决定,走到年绅身边,他镇静的将她抱在怀里说:“乖,有我,别怕。”

杨可恐惧的看向苏赫的眉眼,若是换了平时,她并不会觉得苏赫找到她有什么可怕,他有个那么有能力的妈,找到她也只是时间问题。可她现在有身孕,他简直就成了洪水猛兽,吓的她惊慌失措。

年绅对杨可说:“等下你不要在这里,我有些话要问他。”

杨可摇头拒绝:“不,可不可以要我也听,我听了才会心安。”

年绅不想惹杨可,便搬了椅子让她坐下来,苏赫有醒过来的趋势,年绅在他完全清醒之前对他进行了第二次催眠,他好像对古法催眠的抵抗力很弱,很快就被催眠成功了。

“苏赫,你对你父母在做的事情是知道的,对么?”年绅坐在苏赫面前问,他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

“他们在拐卖人口,对么?”年绅知道,这种事情,肯定是有很强的心理保护的,若是需要,他还得找准时间对苏赫进行更深层次的催眠。

没想到苏赫略微顿了一下,点点头。

安荃的拳头已经攥在了一起,但没有年绅的许可,他也不能把苏赫怎样。

年绅其实还想问杨可父母的死到底和苏家有多大关系,但是杨可在,他又开不了口。杨可却激动的站起来,走到年绅面前,低头看着苏赫说:“问他,我父母的死,和他们家到底有没有关系!”

年绅和安荃都有些惊讶的看着杨可,这个问题一旦问出,得到答案之后,他们都会担心杨可受不了。杨可好像知道他们担忧一样特别坚定的看着年绅说:“我受的了,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孩子,这样的机会太难得,问他。”

年绅只能缓缓的开口问了。

苏赫依然是微微一顿,点了点头,眉眼间同时显示出了很愧疚的表情。

杨可默着没有说话,猜想的时候不觉得难过,得到真相时才最痛苦,只是她想不通,不明白苏赫的爸爸为何要这样做。年绅站起来拉住了她的手,她深吸一口气说:“我没事,除了是非之外,能问出别的原因么?”

年绅摇摇头说:“他不能开口说话,只有是或者不是的概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