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新的危机(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下载老铁频道更新最快!

安荃将乐乐轻轻放在年念身边,母子俩都睡着的时候,是这样和谐的。都喜欢微蹙着眉头,嘴角都任性扬着。呼吸频率都几乎一模一样。

心里有千万句话想说,最后只汇成一句,安荃一手握着年念的手。一手捏着乐乐的小手,将它们都合在自己手心里,缓慢说道:“年念,你快点好起来吧”

乐乐翻了个身,一条小腿搭在了年念身上,也许年念身上是有他记忆里熟悉的味道的,他凑的更近了一些,深吸一口气,安稳的继续睡着,眉头也舒展开了。

安荃实在忍不住,抽了一张纸使劲按了按眼睛。

在年念醒来之前,安荃将她抱回了他的房子,乐乐由杨可和年绅带着,她虽没做过妈妈。但还是相当细心的。

黄女士和她姑姑两人是第三天一大早到的西宁。这之间年念再也没有见过乐乐。她也闭口不提,只是每天沉默的坐在窗边,一愣就是很久。

再次见到乐乐,黄女士激动的将他抱在怀里,乐乐一看见她就哭了,黏在她身上谁都抱不走,只要稍微一动就疯了一样的大哭大闹。

黄女士好不容易将乐乐让给姑奶奶,转头扑通就给年绅跪下了。他赶紧去扶她,她却说什么都不肯起来。

黄女士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我也想过了,你们心里更疼,手心手背都是肉,乐乐是你们的家人,因为我们的错误,让你们承受这样巨大的痛苦,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就算没有你们,还有别人。”年绅言语间也藏着说不出的痛苦,最终还是又憋回了心里:“你们对他好,我也要感谢。”

杨可走到他身边,握住了他的手,他接到她安慰的笑,也跟着笑了笑。

黄女士看着正在姑奶奶怀里玩的开心的乐乐,哽咽着说:“我这辈子不可能有孩子,他就是我亲生的儿子,我一定不会亏待他的。”

年绅语气很淡:“我说过,我有条件。”

黄女士根本不问是什么条件,直接点头答应。

年绅望了杨可一眼,带着黄女士去了年念之前住的那间房。

“他们是要”自己的侄女被男人带进单独的房间,轮胎店老板娘还是有些不淡定了,杨可对她解释说:“他们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只是需要商谈一些事情,看看你们适不适合将乐乐带走。”

毕竟男人的媳妇儿都在,她也就没那么担忧了。老板娘倒是和杨可攀谈起来:“乐乐见过他妈妈了么?”

杨可眼神一黯:“见过了,她就住在隔壁。”

“那”

杨可实话实说:“他不认识他妈妈了。”

轮胎老板娘一听眼泪也跟着下来了,抱着乐乐不停对杨可说:“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

“阿姨,你不要哭了。”杨可眼圈也跟着红了:“你们好好对乐乐,比什么都强。”

约莫半小时,乐乐饿了,杨可将奶粉给他冲好,刚喝到嘴里黄女士就出来了,乐乐抱着奶瓶对着她伸出手,不舍得还是将奶嘴吐出来,奶声奶气的喊了句妈妈抱。

杨可注意看着年绅的反应,他回应给她一个淡淡的微笑。

黄女士将乐乐抱在怀里,认真的看着他将奶瓶里的奶喝完,和之前刚来的时候差不多,若不是杨可心里清楚,她都会觉得黄女士没有被催眠过。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乐乐身上,轮胎老板娘并没有起疑心,只是觉得侄女毕竟对孩子失而复得,肯定会更加上心,也就是同一时间,年绅手里的水晶吊坠已经垂在了她面前,配合着低沉的耳语,轮胎店老板娘很快也被催眠了。

黄女士一直在逗怀里的乐乐,对她姑姑被催眠这件事毫不关注。整个催眠过程很顺利,杨可也惊讶于年绅的进步,至少现在不必借助任何药剂他就可以轻易的催眠人了。

年绅的要求很简单,要好好对待乐乐,并且和他时刻保持联系,因为要进行意念植入,年绅从浅催眠进行了深度催眠,整个过程也相当娴熟,比之前用的时间要少,植入意念的时候没有找任何切入点,这和之前有不同。

不知道这样的效果会怎样,但就像他说的,很多时候意念就是一粒种子,等它生根发芽的那天,才能看到真正的效果。

轮胎老板娘的催眠也完成后,年绅拎着她的手一松,她醒过来,虽然略有茫然,但看到在侄女怀里玩的很开心的乐乐,她脸上又重新布满了笑容。

杨可轻舒出一口气。

乐乐的养父工作比较忙,但也对乐乐很在意,他并不知道乐乐的具体来历,以为只是轮胎老板娘亲戚家的孩子,到底还是不放心,排开时间亲自来西宁接她们母子。

在机场送他们的时候,乐乐养父握着年绅的手很是感谢,在他看来,年绅之所以放弃这个孩子,肯定有自己不得以的原因,他并不是好事之人,没有多问,只是要他们放心,乐乐一定不会吃亏受苦。

打车回去的路上,杨可生怕年绅再憋着会心里难受,费力的搜索着大脑,想找到一个能够开心继续下去的话题。却没想到年绅自己并没打算闷着,而是笑着问她:“陪我去喝一杯可好?”

西宁的夜生活并没有大城市那么丰富,但还是有一些酒吧很有自己的特色。年绅用手机查到酒吧的位置,去的这家酒吧小有名气,叫sh。

酒吧洋酒大多假,年绅坐下后要了一扎黑啤,本打算给杨可点热巧克力,但她嫌会长肉拒绝了,只说一起蹭几口啤酒便好。

倒进杯中的啤酒往往会冒丰富的泡沫,杨可看着年绅娴熟的倒酒,瓶口和杯口都倾斜着,竟然几乎没有起泡。

“上大学时候的本领,一个哥们还有一套口诀。”年绅看起来轻松多了的说,杨可好奇的问:“什么口诀?”

年绅将酒瓶和杯口都斜着说了一句:“歪门斜倒。”

啤酒顺着杯子壁流下去,他又笑着说:“杯壁下流。”

倒好之后将杯子摆正,瓶子放直说:“改斜归正。”

杨可被他逗的哈哈笑出声,年绅很少有这样不正经开玩笑的时候,但却让她觉得更加真实,只有逐渐敞开心扉的人才会如此,开着乱七八糟的玩笑,然后在笑点一起笑出来。

虽然她知道,年绅这样的做法有掩饰此时内心难过的嫌疑,但只要他是愿意她陪着他承担的,就好了。

“你之前喝啤酒么?”举杯之前,年绅问杨可,她拿着杯子摇摇头说:“很少喝,但是还是有一些酒量的。”

“女人的肝功能果然比男人强大。”年绅说着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杨可也打算学着他的样子洒脱一下,但还是尝试性的先抿了一小口,有些苦。

看到她凝着眉头,年绅将她手里的杯子接过去也喝光了,杨可故作生气的抢回杯子自己又按着年绅的方式,边倒还边念叨着那些搞笑口诀,深吸一口气,将重满的杯子里的酒喝了一半,就再也喝不下去。

酒劲儿犯的很快。不到十分钟她就觉得胃里一阵阵恶心,脸颊发烫,眼睛也难受的不行。

酒吧里嘈杂的声音一开始还挺有气氛,这会儿就觉得越听胃里越难受,她站起身后退一步,年绅察觉到她不对,赶紧过来扶着她,快步走到酒吧门口,还没找到垃圾箱,杨可就吐了。

胃里翻江倒海,呼吸到夜晚微凉的空气,食道感觉像是被薄荷冰润了一样,嗖嗖的凉。胃更是发怒一般的惩罚着她,她不能自控的一阵阵恶心,年绅没有犹豫,直接招手打车带她去了医院。

在出租车上好多了,杨可打算回家,但扭不过年绅的坚持。

晚上喝醉酒的人医生估计已经见怪不怪,但杨可不耍酒疯,也没有因为喝多磕破脑袋,他给的建议就是回家早点睡觉,可年绅不肯,特别紧张的要求做检查,医生正在想着做个什么方面的检查才好,看着杨可双手交叠在腹部之前的动作,加上她的形容,酒劲儿来的特别快,突然就有了想法。

医生拿出一张处方单,望着杨可问:“你刚才说喝完就吐了?”

杨可点点头,说出自己内心的疑惑:“恩,难道是酒有问题?”

医生又看着年绅问:“那酒你喝了么?”

年绅点点头。

“肚子疼么?”

年绅摇头。

杨可心里的疑惑又消了,医生想的没错,若是酒有问题,年绅又怎么会完全没事?

“去做个尿检。”医生说罢给杨可开了个单子。

喝酒和做尿检有什么关系?但既然医生要求,年绅也一脸不放心,杨可便捏着化验申请单跟着年绅一起去了化验室。

采样化验等结果,半小时后杨可拿到化验单,年绅看到恨不得自己去撞墙。

杨可怀孕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捏着那张化验单,除了愧疚就是愧疚,一个愧疚于没想过自己有可能怀孕,居然喝酒了!一个愧疚于自己各种失职,让她在这样特殊的时候喝酒,而且他还不知道!

“我月经应该明天才来的”杨可傻愣愣的看着那张单子,有些怕的将手放在肚子上,失去过一个孩子,突然又有了小生命降临,她别提有多感动了,也别提有多害怕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