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玉女心精更新最快!

“都给我老实点,这是来见长辈的,又不是来胡闹的。”

翎咏春狠狠的瞪了一眼苏晨三人,包括苏晨在内,都有点吊儿郎当的,但是这只是跟翎芝她们在一起,进了翎家,他便不会这样了,不管怎样,他都要给足翎咏春的面子。

苏晨等人来到翎家的时候,翎家家主已经在恭候了,只不过翎咏春的大哥翎长山,却有些神色不悦,老二翎长虎与翎长岳还好,翎咏春神色淡然,不动声色,在翎家,她的地位可是仅次于父亲的,大哥二哥三哥,全都是平庸之极,没有一个人能够挑起翎家大梁,包括第三代也是如此,没有人能够登得上大雅之堂,翎家也是逐渐式微,否则的话,这京城之中,翎家绝对是一言九鼎的存在,如果翎咏春是男人,当初雄霸紫禁城的太子,就是他了,甚至轮不到他的亡夫。

苏晨的到来,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待见,只不过老爷子翎霸天还是颇为和善的,对着苏晨笑了笑道:

“来了就随便坐吧。日后都是一家人了。”

“多谢老爷子了。”

苏晨在一旁坐了下来,翎芝跟翎茵一左一右,看的翎长山等人极为布满,冷哼一声,真是家门不幸,竟然二女侍一夫,难道我们翎家没人了吗?全天下也没人了吗?实在是丢透了翎家的脸面。

“一个没落家族的子弟,也敢来我翎家装腔作势,竟然不把我等几个长辈放在眼中,苏晨,你未免太嚣张了吧。”

翎长山沉声说道,冷视着苏晨,颇为不屑,如果是当初如日中天的苏家,或许还有这个资本,但是现在的苏家早就已经支离破碎了,凭什么他还有这么大的谱儿?难不成我们还要恭敬着你不成?

“诸位舅舅,恕我眼拙了,你们是哪位啊?现在的翎家,如果不是你们一个不如一个,却端着老一辈人打下的江山饭碗,故作清高,又何至于此?我苏晨的确无德无能,但是我幸得翎芝与翎茵的爱,所以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连自己家中事都弄不明白,又怎么配来作威作福?老爷子还未开口训斥,你们就无法无天了,诸位舅舅,说实话,我真替你们羞耻。如果你们真有本事,一门三子,怎么会都混的这么狼狈?”

苏晨冷笑着说道,一瞬间,翎长山三兄弟的脸色都是无比的难看,面如猪肝,甚至连翎咏春跟翎老爷子的脸色也不那么好看了,毕竟这是在自己家里,当着自己的面,就对自己的三个儿子一顿数落,而且苏晨还是小辈,这实在有些让人下不来台。

“好小子,竟敢来我翎家撒野,这就是你找回来的好女婿吗?翎咏春,你这是在羞辱我们翎家。”

翎长岳沉声说道,脸色不悦,甚至直呼翎咏春的名字。

翎咏春苦笑一声,不过还未等翎老爷子跟她开口,苏晨就已经再次抢占了先机,继续说道:

“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翎老爷子,您觉得我说的话,不对吗?一个地级市的市委副书记,一个军中少校,一个游手好闲成天就知道吃喝玩乐败家,这三个人,有哪个人是能继承您的祖业的?如果不是翎家萌阴,就凭你们,不要说是现在身居低位,就算是普通人,也只是最底层的那种普通人,在你们眼里,骄傲的不是你们自己,而是你们的家族,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固步自封不思进取,然后只知道啃老,我说的有错吗?人生区区几十年,头二十年看父敬子,后二十年看子敬父。而你们呢?头二十年看父敬子,后二十年看父敬子,再过二十年呢?等老爷子真的踏进棺材板那天,谁还会看得起你们?为什么东方家族能够风生水起,为什么龙家始终都能压你们一头?就连朱家都不是现在的你们所能够比拟的,开国之后,你们的一样,甚至更高一筹,可现在呢?”

“翎家的没落,怕是老爷子您也已经心知肚明了吧,您打下的江山固然巩固,但是如果您走了,撒手人寰,还有谁能继承你的衣钵呢,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您生了一个聪明绝顶的女儿,却生了一群不中用的儿子。勤能补拙是良训,勤奋的人,总归不会太搓,可是他们不紧不够勤奋,还沾沾自喜,你们的确比普通人要强得多得多,可是要看你们是站在什么样的高度,东方家三子,个个独当一面,可是翎家呢?你们不觉得羞耻,老爷子都替你们害臊,今天说这些,我也没打算你们会给我好脸色看,我只是不想看到翎家就此没落,我想老爷子的希望,跟我应该也一样吧。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生活在最顶尖的圈子里,却做着最底层的人都不如的事情,在你们心里,在你们眼里,除了啃老,仗着老爷子的面子狐假虎威,你们还能有多大的威风?我今天敢站在这样的立场之上说这些话,正是老爷子所不敢说的也是不能说的,他如果说了,你们会痛改前非?你们会尽心尽力?你们不会,因为你们始终觉得老爷子在,一切就不会变坏。老爷子的话,在你们心中已经没有了力度,你们翅膀硬了,觉得老爷子快进棺材板了,左耳听右耳冒,完全肆无忌惮。说句托大的话,如果你们今天能听得下去我的话,对于翎家未尝不是一种好事,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忠言逆耳利于行,几位舅舅,你们要是觉得丢脸没面子了,也不用恼羞成怒,是男人,一口唾沫一个钉,不是发发火气就能解决的,而是需要用脑子,用双手去创造。不求你们能够让翎家发扬光大,但是如果连祖本都守不住,还如何在这紫禁城皇城根下立足?羞耻不羞耻?”

苏晨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使得翎长山,翎长虎,翎长岳三人都是面色通红,苏晨的一番谩骂加讽刺,使得三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虽然愤怒,可是却哑口无言,翎老爷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骂得好,可是他还是觉得更羞愧的是自己,子不教父之过,三子难成才,他也是有着无比之大的责任。溺爱,造就了这一切,如今的翎家虽然还不至于彻底沦落,但是等到自己一死,或许结局也不会太好了,京城大势,风起云涌,他们三个人,没有一个是能顶起家族脊梁的。

翎咏春默默的看着苏晨,眼中含泪,这番话,苏晨是冒着跟翎家翻脸的危险说出来的,虽然苏晨不怕,可是对于她们母女三人而言,却是相当重要的,苏晨敢说这番话,也是为了翎咏春母女,否则他又何必去做这个吃力不讨好得罪人的差事呢。

整个别墅之中,都是变得悄无声息,任何人都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尴尬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就再一次被苏晨打破了,依旧是做了坏人,也没什么可以装的了,好人难做,坏人就简单多了。

“如果翎家不欢迎我,那么我现在就可以走。但是我说的这些话,不会收回。”

苏晨笑着说道,翎芝跟翎茵的手,始终都是紧紧的拉着苏晨,他去哪,她们就去哪儿。

“唉。罢了罢了,虽然你把我们翎家贬的一文不值,尤其是我这三个儿子,但是我的儿子我自己清楚,绝对不是那种不成器的人,激将法也好,欲扬先抑也罢,总之事已至此,便不要再多说了,今日你来我翎家,我们又岂能有不招待之礼呢?我跟你父亲爷爷,虽然都不太熟悉,但也算认识,我这个当长辈的,自然不能驳了你的面子。苏家,还是我颇为敬佩的,只不过时运不济,锋芒太露,不为众人所容而已。”

翎霸天叹息了一声,并没有让苏晨离开。而且还把自己的三个儿子捧了起来,跟苏晨唱了一出双簧,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苏晨心中暗想,这老爷子,怕是心里一肚子事儿呢,有些话他不能说,但从苏晨口中说出来,就另当别论了,兴许他还得感激自己呢。

翎长山等三人自觉羞愧,脸色难看,不过苏晨说的这些话,的确是事实,尤其是在苏晨一番嘲讽的时候,三人更是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苦涩,看看人家,看看自己?他们何尝没有想过?天赋有限,能力有限,他们又能怎么做呢?说到底,还是不够勤奋,不够努力,不然翎家何至于此?苏晨说的一点没错,等老爷子真的撒手人寰离开人世的那一天,或许就是他们大难临头的时候了。

人要脸树要皮,哪怕翎长山三人,也是如此,虽然能力有限,可是毕竟身在豪门,他们更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力不从心,有时候也并不能够怪他们。每个人的能力都有极限,如果每个人都是包青天,每个人都是及时雨宋公明,那这个世界也就彻底乱套了。有低才有高,有高才有比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