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人生如戏,男人的魅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玉女心精更新最快!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而苏晨这一手一笑泯恩仇,也是早就在他的算计之中,如果不用这一招,谁会甘心把他推上巅峰?洪门山主,真是那么好当的?就算是他功勋卓著,就算是他有苏老山主的关系,但是他毕竟太年轻,毕竟进入洪门的时间太短了。所以,苏晨才选择在这时候跟洪门之中两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来一个针锋相对,最后让他们俯首称臣,这绝对是最好用的一招。

苏晨的一番话,使得在场众人无不拍手叫绝,为苏晨的大义感到欣慰与赞赏,小小年纪就能够有如此胸怀,日后何愁不成大事?现如今,他就已经是拿下了黑手党,入主洪门山主之位,少年英才,这等地位跟实力,谁还敢说年轻不成大事?谁还敢小觑苏晨?

那些老家伙都是相当欣慰,这时候宏与冯元才也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是苏晨的一笑泯恩仇,让他们都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胸怀,不管真假,不管结果如何,苏晨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给了所有人一个面子,就像皇帝登基大赦天下,谁不拥戴?尽管冯元才跟宏都相当郁闷,可是他们到现在也都清楚了一个道理,苏晨绝非池中之物,他们,是不可能与之争锋的。之前与苏晨说的不死不休,但是现在人家竟然还能做到如此谈笑风生,毫无架子,并且以德报怨,不予追究,这是何其之大的风格。

冯元才现在对苏晨是打心眼里佩服,虽然他不甘心屈居人下,可有时候不甘心也无能为力,人强自有道理,你没办法打败一个人,那么你就更无法否定他。冯元才不是那种卑躬屈膝的奴才,也不是阴险狡诈的小人,所以失败就是失败了,弱者就是要服务于强者,这是亘古以来的道理,除非你愿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但在现代的社会,这样的人,并不适合,因为那都是耿直过了头的老古董,迂腐的让人难以理解的。

“不管怎么说,苏晨,我冯元才跟你干了,就算是你苦肉计,我也认了,我这个人,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对洪门的感情很深,你愿意把我留下来,就是看得起我冯元才,不计前嫌,说实话,如果换做是我,我冯元才做不到。”

冯元才神色凝重,极为认真,他说的这番话是发自肺腑的,苦肉计激将法也好,以德报怨也罢,既然他已经认输了,苏晨更是欣然接受了。苏晨很清楚要把这两个人剔出洪门是不可能的,至少就算真的做到了,那也是极伤人气,伤人心的,与其杀人立威损人不利己,不如收兵买马笼络人心。作为一个上位者,一个统治者,苏晨的思想跟观点,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了的。

黑曼巴起初还在为苏晨鸣不平,可是现在看来,苏晨的一笑泯恩仇,似乎是最大限度的将他在洪门之中的地位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从最初的质疑,可能到现在无人不服!这就是苏晨,这就是他的老大,黑曼巴觉得,日后杀入西西里,未必是不可能的,跟着这样的老大,日后前途一定光明一片。

宏身边,一个年约七旬的老者,缓缓的站了起来,他是洪门之中的真正元老,地位丝毫不比孔红低,他并不管事,但是却没有人敢对他说三道四,当年苏臻老山主在的时候,也对这个老者颇为尊敬,因为他是宏的爷爷,也是洪门正统郑家的老元老。

“我这孙子,有几斤几两,我老郑很清楚,本来我对于你当这洪门山主还是持反对意见的,但是现在看来,你的确有过人之处。我郑泽不是老古董也不是老愚腐,你的能力,众所周知。但是做一个领导者,胸怀跟气度,却是最重要的,冯元才跟宏他们在这方面,可谓是拍马难及。我郑泽轻易不会夸人,但我不得不说,由你来做这个洪门山主,我郑泽放一百个心了。苏臻这老头子,在生孙子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呵呵,我比不过他,没想到我的孙子,还是要输给他的孙子。哈哈。”

郑泽一声爽朗的笑声,也是让众人哈哈大笑起来,谁都知道这个郑老爷子是出了名的严厉,可是连他都对苏晨点头了,看来洪门之中对于苏晨持反对意见的人,几乎是没有了。

“苏晨兄弟,说实话,我不甘心。可我能有多大发展,我心里有数,耍耍小聪明还行,真让我执掌乾坤,怕是我会毁了洪门。我这张脸,给我爷爷,给郑家可谓是抹了黑,在此,我宏给你道歉,就算是你让我下跪,我也毫无怨言,人言可畏这句话我还是清楚的,今日之事,如果不是你苏晨大人有大量,我跟冯元才,甚至都没有脸踏出这个门,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宏未必有什么大本事,但是日后绝对为你苏晨兄弟肝脑涂地,我宏眼高于顶,可你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就得说话算数,一口唾沫一个钉,虽然我不是生长在华夏的黄土地下的龙的传人,但我知道,我永远都是黄种人。今日这一跪,也算是我告别了以往,日后的郑家,洪门,再也不会有我这个胡言乱语的后辈了。”

“噗通”

宏直接跪在了苏晨的面前,整个会议厅之中一片哗然,这宏还真是痛改前非了?刚才的笑声,也戛然而止,没有人去笑话宏,一个带把儿的爷们如果说真的在这时候撑不住舆论,撑不住自己对自己的压迫,那么也就不配出现在这里了,尤其是郑泽,更是无比欣慰,这些年宏的确做了不少糊涂事,有些本事却不用在正地方,如果他能就此痛改前非,日后必定能够干出一番大事业。

跪下的男人,未必就是卑微的。

反而,在这个时候,苏晨很淡定,微微点头,他并没有去扶宏,如果他是真心的,那么就不需要苏晨过多的去干预,这不仅仅是一个男人的成长,更是一个强者的崛起,能看清自己,才能够不断的强化自己不断的改变自己锻炼自己。

宏或许不是最强势的,但他是最聪明的,很多人心知肚明,苏晨很可能是为了巩固地位,但是谁能做到这一点呢?之前被宏与冯元才打压的那么凶狠,逼迫的那么难堪,可苏晨仍旧谈笑风生,他们最佩服的,反而是苏晨,能忍常人所不能忍,这是一个上位者的绝对姿态,或许你会说他心机深,就像是刘备摔孩子,收买人心,但你绝对不可以否认的他的成就。

苏晨现在还能接纳宏跟冯元才,就是因为他对自己很有信心,而冯元才跟宏,也的的确确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这个时候,除非他们是傻叉,否则的话谁都不会那么做的,苏晨已经对他们充满了恩德,就算闹到最后苏晨可能会有所忌惮,可是真正没面子的,却是他们。

“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我觉得,源宏这一跪,胜似黄金。”

郑泽无比轻松,无比欣慰,笑着说道。

“如果你觉得我苏晨是一个值得追随的人,那么,日后,你就是我苏晨的兄弟。”

面对宏这一跪,苏晨终于是将他扶了起来,苏晨与宏冯元才三人,都是搏得了满堂喝彩,整个会议大厅之中,充满了欢声笑语,洪门山主,正式确定,而且苏晨的个人魅力,更是彻底征服了洪门,这是黑曼巴完全没有想到的,苏晨征服洪门,靠的是亲情牌,是自己的个人魅力,他真的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