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监国者——龙啸天!(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玉女心精更新最快!

一曲红妆落轻舞,半生烟雨醉新竹,芳华稍许情依旧,流年似水笑忘书;深冷禅寺钟声远,小院孤鸣惊鹈鹕,春去秋来万花败,不见长安不见汝。

鸟落惊风起,曲尽难通幽,纤纤玉指,抚于琴头,一身粗布麻衣,却难掩醉羞轻语,胜似红楼。

轩辕红拂神游天外,双手亦是不由自主的弹奏着一曲《解连环》:

“怨怀无托。嗟情人断绝,信音辽邈。信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燕子楼空,暗尘锁、一床弦索。想移根换叶,尽是旧时,手种红药。汀洲渐生杜若。料舟依岸曲,人在天角。漫记得、当日音书,把闲语闲言,待总烧却。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拼今生,对花对酒,为君泪落。万花落尽我依然在,你却已经消失在人海。”

一曲毕,轩辕红拂泪眼婆裟,自从苏晨离去后,她每日傍晚时分,都会在这通教寺的后院轻抚一曲,那是当年夫君苏天霆教给她的,笨拙的自己,一弹就是二十多年,终于是弹出了自己痛彻心扉的感慨。

落叶纷纷而落,翠竹仍旧争眼,但是轩辕红拂却无心观看。虽然他知道,苏晨这一去,也难有大作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但轩辕红拂还是愿意相信,有一天,自己那个思念了二十年的负心汉,能重新站在她的面前,哪怕他落魄邋遢,哪怕他沾花惹草,哪怕他还有一口气。

可这一天,她等了太久太久了,苏晨已经长大,孩子都已经立地成人,岁月的刻刀虽未曾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可是这苦涩的心,始终无人能懂。

思念这东西,很可怕,它会让你失去理智,坚守二十年,这份爱哪管岁月变迁,为了那一日承诺,驳了龙图十年守候,只为等一份并不存在的爱情,不得不说,连轩辕红拂都不知道自己在争求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的心里,再也装不下第二个男人了。

“痴心总被薄情误,天霆,难道你我真的就是如此这般情深缘浅吗?”

轩辕红拂双手搭在古琴之上,喃喃说道,泪眼朦胧,心思落定,已如死灰。

“东风吹尽泪滂干,西湖垂纱比貂蝉,贵妃酒醉一回眸,愚公遗弃万重山,出塞忍痛心已死,操琴忆苦魂犹然,谁言美人英雄冢,盖世亦使芳心寒。红拂,我,对不起啊。”

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高墙之下,竹叶之间,一袭白衣,一如当年,她红妆粉面,他一剑倾城。美女谁不爱英雄?当年的苏天霆,白衣飘飘,万人敬仰,哪个女子不倾心?一剑东去,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一人独挡千军万马,谁与争锋?二十年前,昙花一现,二十年后,尘埃落定,洗尽铅华,他,还是他,还是那个自己爱着的他。

“这,是真的吗?”

轩辕红拂颤抖着,嘴角微微抽搐,无数个梦里她都有过相聚的画面,却不想竟是在这里,此情此景,让她痛彻心扉,因为爱,所以痛。

“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红拂。”

苏天霆一把将轩辕红拂揽入怀中,不言不语,紧紧相拥,二十年分离,相守莫忘情怀,这一刻,轩辕红拂放声哭泣,像个孩子一样,天真,委屈,放肆。

她好想把这二十年的相思,全都跟苏天霆倾吐而出,好想就这样一直抱着他,永远不分开。死而复生,不管他是如何做到的,自己这寒窗苦守二十载,一切都变得值得了。苏晨果然没有骗她,孩子真的长大了。蓦然间,轩辕红拂想起了他们的孩子,对啊,苏晨为什么没有跟他一起回来呢?

“苏晨,他,怎么样了?”

轩辕红拂突然间变得颤抖起来,孩子,不会出事吧?

“放心吧,孩子没事。不过失去了心爱的人,他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走出来。”

苏天霆笑着说道,静静的抱着轩辕红拂,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安心下来。

“这些年,让你受苦了,红拂。”

苏天霆无比的自责,可有些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苦苦纠缠也没有意义,他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红拂,下半辈子,他不会离开她一步。一个男人没有必要承诺太多,做到了,才是真正的汉子。这些年苏天霆都是一个活死人,为了能完成当年坑杀自己,扶摇直上巅峰的壮举,这一步棋局,苏天霆可以说是瞒天过海,骗了所有人,可是最后他才明白,自己失去的,远远不是这些成就所能换来的,二十年的爱人相伴,二十年的亲子之心。

血浓于水的亲情,相濡以沫的爱情,是任何东西都换不来的。

二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情比当初又何妨。

院墙处,丰智禅师笑而不语,夕阳几度,染红枇杷树,有情人终得眷属,这也是她欣慰的事情,当初她就知道轩辕红拂尘缘未来,不可能遁入红尘的,现在看来,她的男人,也总算没有辜负她的一番心意,终于得以重逢了。

“善哉善哉,昔日龙屠,今日,看来是真的放下了。”

丰智禅师笑着说道,她虽然未曾见过苏天霆,但是当年苏天霆的凶名,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京城原本是夜不闭户的,因为有了他,才变得风声鹤唳,鸡犬不宁。可现在,在苏天霆的眼中,她只看到了慢慢的爱意与愧疚。一个能放下江山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风花落尽,海市蜃楼,一世枭雄尽回头,这才是真正让人敬佩的男人,他这二十年,抵得上别人活五十年的蜕变与思量。

一个男人成熟与否并不在他的胡子,而在他的眼睛,能否看穿一切。

“多谢大师的照顾,苏天霆感激不尽。”

苏天霆看到了院墙之处的丰智禅师,笑着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