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两情若是长久时!(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玉女心精更新最快!

第五百零三章两情若是长久时!

首都医学院,作为华夏最具权威性的医学院校,在个亚洲都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校园风景秀美,绿草如茵,无数的莘莘学子,华夏中医学界的栋梁之材,大多数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周围三三两两的学生,不时窃窃私语,欢笑声充满着整个学校。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中医院的实习教授,被一个学生打败了,而且那个学生还在疯狂的追求那个实习教授。”

“是啊,搞不好还真能弄出一场轰轰烈烈至死不渝的校园师生恋呢,咯咯。”

“我看未必,那个实习教授清高自傲,不少的高富帅官二代都是碰了壁,虽然说我们那个天才学长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但也未必就能拿下那个实习教授。”

几个女生八卦起来,有板有眼,各持己见,说的相当有劲儿,比起读书学习那会儿更加的认真。

苏晨一步步的走在校园里,像是一个寻找真知的学生,无比的认真。坐在一处安静的椅子上,微风吹拂着脸颊,很久没有这么轻松惬意了,苏晨的实力如今已经恢复了大半,但是要想恢复到巅峰估计还得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感受着周围活跃而欢快的气氛,他也不再像是一个深沉的老者那样古板阴沉,甚至他还没有那些大三的学长学姐大,苏晨心中想着,嘴角露出了笑容,他们很平凡,但他们很开心。如果等自己放弃一切结束一切的时候,他也想好好的读一次书,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做一个听话的好学生。

在苏晨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轻轻坐了下来,手中捧着一本《伤寒杂病论》与一套笔记。女孩的眼神很清澈,也很干净,明亮的大眼睛,透露着天真与烂漫,这样的女孩,绝对是一块纯天然的璞玉,没有经过雕琢与修饰。

榕树下,女孩静静的看着书,苏晨静静的看着她,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苏晨只是挺喜欢这样安然静谧的画面。女孩看书看的很认真,甚至于周围匆匆走过的人,都没有影响到她思绪进入书中,时而眉头紧皱,时而托腮思索,在笔记上不断的写写停停,认真的样子,是最有魅力的时候。周围几乎每一个匆匆而过的男生,都至少要回头看她三次以上,但却没有人敢去搭讪。

这个女孩的确很优秀,苏晨从她口中叨念的词语,看其嘴型,就能读出她在喃喃自语些什么,有些病理跟病因,的确是《伤寒杂病论》之中也有所欠缺的,她总是带着一份求知与探索的心情,而并非是像平常人一样,只读不思考,这个女孩,必定是一个超级学霸。这是苏晨对她的评价。

飘扬的长发,精致的面孔,修长的身姿,摇摆的长裙,美丽而不做作,是个庄重保守的女孩子。

苏晨始终盯着她看,足足两个小时,苏晨也沉浸在这种平淡的时光中,流连忘返,等她抬起头看他的时候,苏晨也是一愣,报以善意的微笑。

“你在偷看我?”

女孩走近苏晨,居高临下的看着正坐着的苏晨,语气不算冷,但也谈不上友好,毕竟被一个男人盯着看那么久,她还是觉得非常别扭。

“我在看那颗大榕树,还有你,还有周围的美景。”

苏晨实事求是的说道。

“你这个人还挺有趣的,偷看就偷看,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是第一个敢这么正经偷看我的。”

女孩似乎并没有生气,不过她的话苏晨还真不敢苟同,他是真的只是看着那一处美景而已,榕树下,一个女孩在十分认真的看书,仅此而已。

“偷看还分正经不正经?”

苏晨诧异的看着这个女孩,她看上去并不像自己想象之中那么呆板,读死书的书呆子。

“呵呵。”

女孩笑了笑,转身离去,并没有过多的逗留,萍水相逢而已。

“《伤害杂病论》只不过是对于病理病因的把握,治病解惑有余。但要想完全学好中医,必须吃透的第一本书,是《黄帝内经》。”

苏晨对着女孩的背影说道。她停下脚步,回过头诧异的看着苏晨,难道这些书,他全都看过?

“之前你疑惑的那副药,把当归去掉一钱,金银花加三钱,试试看。”

说完,苏晨不理会女孩的震惊,转身离去。

“他是谁呢?以前怎么没在医学院看到过他呢。当归去掉一钱,金银花加三钱,嗯?”

女孩晶亮的大眼睛陡然亮了起来,她终于知道那味药是如何改变的了,那是师傅给她出的题,她试过很多种方式,但最后都没能够做出正确的改变,一共十七味药材,变化万千,可是苏晨的话,恰恰提醒了她,或许,这种方法真的可以。女孩马不停蹄的跑向刘教授的办公室,刘教授是华夏中医研究所的副所长,年过古稀,但是对于她这个爱徒却是十分的关心,女孩曾经被刘教授誉为未来中医学界的中流砥柱,由此可见,刘教授对于她这个医学院的天才少女是多么的看重,给予了何等的期望。

“师傅师傅,我知道答案了,那味药是错的对不对?把当归加一钱,金银花加三钱。”

女孩兴奋的看着刘伯勋教授,作为华夏中医学界的泰山北斗,那可是国家大员都会以礼相待的人,而且身居中医研究所的副所长,地位尊重,但是其对于中医的热忱,却始终犹如少年一般。徒弟莽莽撞撞的直接冲进了他的办公室,他非但没有觉得生气,反而是很开心,因为女孩的答案,正是他希望听到的。这味药他足足研究了十二年,才改良了最好的药方,试过了数百种调试药材的剂量,每多一钱每少一钱,那都是相当有考究的,岂不闻是药三分毒,哪怕一丝一毫,也有可能将救命的良方变成害人的毒药。这道题是三年前他给女孩出的,三年了,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异常的激动,这是身为一个中医的骄傲,这个少女是他在万千学子中挖掘出来的,刘伯勋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不错不错,三年时间,就研究出了这个方子,呵呵,菱花,看来为师真是可以子自傲了,那些个老家伙哪个人有我这么聪明的徒弟?”

刘伯勋异常的开心,嘴角眼角都流露着浓厚的笑意。菱花却是苦笑一声,道:

“对不起师傅,让您失望了,这并不是我研究出来的。”

“嗯?不是你,那是谁?在医学院还有比你更厉害的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