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杀猪一般的惨叫!(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玉女心精更新最快!

第四百四十八章杀猪一般的惨叫!

有时候,爱情这东西,谁也说不清楚,哪怕实在整个华夏堪称第一女王的龙悦亦是如此。对于苏晨,她不知道自己倾注的是怎样的情感,可至少在他面前,她觉得人性并不是那么的可悲,自己不至于受到那么多的阿谀奉承,因为这家伙从来都只会摆脸色给自己看,更不会在她面前委曲求全。就连龙悦自己都觉得,她是不是有点缺骂了?竟然会喜欢跟这样一个男人在一块。可事实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作何解释。

说爱?太过于草率了吧。若说不爱,他却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除了哥哥之外接触最密切的男人了。

看到翎茵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她甚至有些害怕,如果有一天苏晨也对她这样冷漠无情,她或许不会比翎茵好到哪去吧。其实她还挺可怜这个女人的,苏晨面对她的时候看似无情无义,可实际上,那个家伙绝对是装出来的。可他们之间,仿佛隔着万重火焰山一样,没有人能够跨越过去,谁先踏出那一步,或许也会被灼烧的遍体鳞伤。

一个女人,一辈子最大的幸福并不是站在万山之巅,那只是男人的想法而已,龙悦无数次成为男人的梦中情人,无数次站在万人敬仰的舞台之上,可她只有一丝丝淡薄的成就感,幸福,又何从谈起呢?这一次险死还生的经历,更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失落所在,她不是木偶人,更不是机器人,她要有自己的人生轨迹,她要为了自己而活着。

她并不比一般的女人快乐,因为她活得很累,但那只是从前的她。

“像你这样的女人,应该不缺少追求者吧。”

翎茵说道,不过同样身为女人,龙悦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怕自己给不了苏晨想要的东西,她怕身为公众人物,她只是想要玩弄苏晨而已。

“你已经不要了的东西,难道还奢求别人要对他有多好?是不是显得矫情了一点。”

龙悦似笑非笑的说道,两个女人的交锋,从这一刻开始。

“我我没有不要他,是他。”

翎茵低声说道,最后,她的泪水含在眼眶里打转,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反驳,已经不是她的目的。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脆弱不堪的蛹娥,已经没有力气去挽回什么,一切都只能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苏晨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清楚,若说真要欺骗,怕也只是他欺骗别人的份儿。”

龙悦笑道。

“我不知道因为什么,你们分开了,可是这样一个谜一样的男人,你觉得我们两个谁会先陷入其中?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很多时候我也问过自己,难道我真的不需要爱情吗?从看到你那一刻,从看到苏晨对你凝望的那一秒,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对我而言,有多重要。谁说戏子最无情?人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谁也没有资格评论谁,爱情里更没有谁对谁错,只有愿不愿意。你情我愿,就是最大的欣慰。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那么请走开。如果愿意,爱无处不在。”

龙悦的话,对于翎茵来说,宛如晨钟暮鼓,震撼心灵,如果爱,请深爱,可她还有深爱的机会吗?是她自己做出的抉择,谁要愿意为这样的结果买单呢?她不会服输,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倔强,才想要争取一份阳春白雪一样的爱情。但这一刻,对于爱的理解,她甚至不如这个后来居上的女人,对于苏晨的了解,她更加无从谈起。

沉默,是她无言的抵抗,时至今日,她仍旧不肯认输。

“我祝福你们,别让我失望,如果你真心对他好,就当我今天的话没有说过。他是个无父无母的人,爱,对于他而言,不仅仅只是奉献,关心,才是最重要的。不要让他为了爱而去爱,如果你爱他。”

翎茵转身离去,但她并没有走,只是靠在远处的围栏上,托着腮,背对着龙悦,望着广阔无垠的草场,但是,龙悦看不到,她已经泪流满面。

望着那逐渐消失在草场尽头的人与马,龙悦心里有着一丝淡淡的甜蜜,或许无关乎爱情,因为这个男人,是翎茵错过的永恒,也不再会是她的竞争对手,可是她还是有些同情翎茵的。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爱情里永远不要较真,否则的话,会让你后悔莫及。

策马奔腾,嘶鸣不断。苏晨的瘦马,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竟然一马当先,冲在了第一名,哪怕是一向自诩为对马相当了解的孙虎,这一次也是大跌眼镜。不过苏晨的瘦马并未将他们落下太多,他胯下的宝马也是紧随其后,第三名则是朱弘琦。在朱弘琦的脸上,更是写满了震惊,那匹据说只是马场主人买马之时赠送的瘦不拉几的黑马,竟然真的是一匹‘黑马’?

苏晨一打口哨,胯下的黑马更加的迅猛,一马当先,冲在最前,甚至发出阵阵愉悦的鸣叫。日行千里,那是对于真正的绝世宝马而言,马中赤兔,脚下的卢,那都是真正的好马,千古留名。苏晨胯下的这匹马,并不是什么绝世好马,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这匹马的爆发力,绝对是这些马之中首屈一指的。精瘦的马身,未必就全都是骨骼,这匹瘦马的肌肉,也相当饱满,只不过并不明显而已,而且但凡刚烈之马,那都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的。苏晨当初骑上这匹马的时候,它就已经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可是苏晨硬生生以自己的气势,吓得这马根本不敢造次。气势这东西,未必能够喝退百万雄师,但是却是真实存在的,就像杀人无数的刽子手,身上的杀气,那可不是说着玩的。张翼德长坂坡前喝退曹操,也是确有其事。气势是人之强势的一种气场,动物对于气势更为敏感。苏晨已经打通了四条经脉,实力恐怖,随便散发出一些气势,就远非这匹瘦马能够抵御得了的,所以它也是不敢造次。

最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苏晨知道,他们要的,并不是日行千里,对于这匹瘦马来说,日行千里,真的就是天方夜谭了,它的身子骨,绝对会被跑垮的,可是现在这时候,若论爆发力,这匹瘦马当仁不让。在高速发达的今天,汽车飞机火车早就已经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代步工具,谁还会用马来日行千里?飞机飞几个小时,就已经从地球这边飞到地球那边了,让马跑,还不得活活累死。

所以苏晨才看重了这匹瘦马,而这瘦马在苏晨的‘威慑’之下,也是相当卖力,对于那些比它还要高大威猛的宝马,丝毫不惧,如果跑上一百公里,或许这瘦马也就是捉襟见肘了,可是这短途比赛,他才是最厉害的。

“妈的,这家伙给那匹马吃了xn药了吗?跑的这么兴奋。”

“是啊,累死我了,哎呦,这匹马也不让我省心。”一个差点被马甩下身体的胖子气喘吁吁的叫道,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么庞大的体重还敢如此冒险乘马比赛,也是难为他了,不!真是难为马了。

“该死的家伙!”

朱弘琦用马鞭狠狠的抽了一下胯下宝马,宝马一阵嘶鸣,奋起直追,隐隐已经与孙虎并驾齐驱,孙虎并不在乎朱弘琦,他拿了第一,自己也没什么,但是就是不能让苏晨拿第一!这是面子的问题,至于一只手的赌约,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正在这时候,孙虎也是策马奔腾起来,眼看距离那棵老树已经不远了,孙虎看向身边的朱弘琦,沉声说道:

“朱少,待会等他折返的时候,你就趁机超了他,千万不能停,我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孙虎阴柔自信的目光,让朱弘琦看起来倒是颇为安心,看来这个家伙果然已经是有所准备,身后那几个人,多半也是他事先安排好的,否则的话,谁会愿意在这个时候骑马上阵呢?其中有三人,都是孙虎的朋友,而且马术不错,虽然被落下一点,但是距离并不大,紧随其后。

苏晨一骑当先,后面的人,眼看已经被落下了三十多米,而他,也已经到了那棵老树之下,转身便是抽身而回。而就在这个时候,以孙虎为中心,四人四马,也是瞬间扑面而来,竟然是要与苏晨正面冲撞。

苏晨嘴角微微翘起,看来他们是想要作弊了,竟然不惜以生命危险,玩这么刺激的游戏,看来我也必须得拿出点真功夫了。

孙虎义无反顾的冲上去,这一冲,关乎他未来三十年的命运,与赵家紧紧的捆绑在一起,还能连上朱家,绝对是一个自己一飞冲天的好机会,此时不冲,更待何时?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间,三人就已经冲了过去,完全封锁了苏晨的去路,就连他胯下的黑马,也是受惊一样,愤怒且恐慌的嘶鸣起来,不过苏晨目光沉凝,虽惊不乱,控制着自己胯下的黑马,使其迅速的安静下来,之后苏晨抱紧黑马的马颈,双脚一拍,黑马瞬间飞跃而起,直接是将两马踢翻在地,苏晨霎那间射出一枚银针,那紧缩而后的第三匹马的眼睛被苏晨正好射中,哀鸣一声,马失前蹄,瞬间将三人全都甩飞了出去。

瘦马惊险落地,仓皇之间,孙虎已经冲上,气势猛如虎,两匹马甚至在半空中就要撞在一起了,情势相当危险,可想而知,孙虎也是豁出去了,为了自己的将来,他必须要拼一把!

只要能让朱弘琦得第一,那么他就算是完成任务了。阻拦苏晨的片刻,朱弘琦已经超越了过去。苏晨眼神一寒,凌空之势,孙虎也毫不畏惧,这时候,苏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单手一掌,直接拍在了孙虎的马头之上,那匹花了重金买来的宝马,直接被苏晨拍掉了数颗牙齿,宝马哀嚎一声,在凌空之时,几乎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苏晨与瘦马悄然落地,再度冲锋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