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陪你到白头!(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玉女心精更新最快!

第四百二十六章陪你到白头!

“就算是死,我也会争取最后一丝机会的,因为,他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爷爷一死了之,一了百了,或许对你们,对所有京城中期望他死的大佬,都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可对于我,却是截然相反的。你不会明白,没有亲人,却要失去亲人的感觉。”

苏晨冷笑着,他站在了一个所有人唾弃的位置上,可是为了自己的爷爷,他在所不惜,这是他仅有的亲人了。母亲已经改嫁,而且嫁给了背叛他父亲的人。

苏晨是个孤儿,对于亲情,他看的非常非常的重要,而此刻翎咏春竟然想要用他的爷爷的牺牲,去让城平息下来,或许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可翎咏春的做法,让他感觉到了一抹心寒。她没有告诉他,而且还打算一直瞒着他,如果不是苏晨自己早就清楚了这一切,爷爷的死,就可能是最大的冤屈。

在这个世界上,苏晨能够相信的人不多,翎咏春是一个,但此刻,他的心,他的血液,都变得冰冷起来。

翎咏春不是看不到苏晨的表情,她懂他,可是现在,一切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这件事情,如果从头到尾都没有苏晨的参与,她也不会感觉到愧疚,但是恰恰那个人,就是他的爷爷。翎咏春曾经抱着苏晨,看着他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没有人比她更懂,更加熟悉苏晨心中的孤独与冷漠。

可是,站在家族的立场上,站在整个京城大势的立场上,她只是一个漠然的旁观者,这一切跟她没关系。不过,在苏晨面前,她就像是一个知情不报的犯罪分子,那种恐惧跟心酸,是旁人无法体会的。

“我不该伤害你,苏晨,真的,真的对不起,我”

翎咏春的手心渗出一丝汗水,脸色也更加难堪。她感觉,苏晨会离她而去。

“没关系,你有你的立场,我有我的观点,我没法要求所有人都跟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之上。对于你的家族而言,对于城大多数而言,都是旁观者,难道我还要去怪每一个知情不报,想要把我蒙在鼓里的人?你们的世界,我不懂,可是,谁要伤害我爷爷,那几必须要踏着我的尸体走过去。”

说完,苏晨转身离去,踏着风雪,寒风刺骨,可更冷的,是他的心。他不相信以师叔翎咏春的聪明,没有解析到这一切对他的重要性,可她没有说。

“苏晨苏晨”

翎咏春连连叫了两声,而苏晨却仍旧没有回头,那一刻,翎咏春心如刀绞,她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或许唯一不该的,就是回到这个让她充满了伤心回忆的城。

这一刻,翎咏春颓废的跌坐在地上,泪水夺眶而出,她终于有了一丝体会,苏晨哭得像个孩子一样的感觉,像是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如果他不回来,或许这一切都不会有任何改变,而苏晨,也可能会因为这一场即将到来的最大的变故而命丧帝都。一切的结果,谁也无法预料,可至少当下,她的心,真的碎了,碎得七零八落。

她没有错,错的,只是这个狗娘养的社会,错的,只是她是翎家的女儿。

大雪在纷飞,寒风刺骨吹,翎咏春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她的命,要这么得苦,她光芒璀璨,她傲世群英,甚至让无数男人汗颜,为之折服,但是她的感情,却一塌糊涂。

泪水模糊了脸颊,沾满雪花,风一样刺透她的薄衾,却再也看不到她美丽,看不到她笑颜如花。

不知道过了多久,翎咏春止住了哭泣,默默的望着前方。突然之间,一件温暖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翎咏春猛然间转过头,苏晨正默默的看着她。翎咏春的心,再一次升腾了起来。

苏晨的确走了,可是当他走到半路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太过于偏激了,站在翎咏春的立场上,如果是他,也不会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爷爷或许没什么错误,可是当年的那些变故与dn乱,也并不是能够说得清谁对谁错的,在历史的大潮之中,有些人罪过滔天,一样能够逍遥自在,有些人并没有错,却依旧要下阿鼻地狱,历史,永远都是胜利者的自白,而并非失败者的陈述。

她跟爷爷的想法一样,并不希望自己参与其中,因为连爷爷跟翎家,都只能置身事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未知的危险永远是最令人恐惧的,哪怕苏臻也不敢以身犯险,逼走苏晨,他也于心不忍,可是为了老苏家的种儿,他必须要那么做。

翎咏春也一样,她没有错。她也很苦很苦,甚至比自己的命都要苦,对于她的未来,苏晨不敢轻易承诺,但他不会让翎咏春继续受苦,这是他当初的承诺,可今天,他们却分道扬镳,如果这一走,对于翎咏春而言,伤害很可能是难以估量的。苏晨并不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对与错,他分得很清楚,男人,在这一刻低头,并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举动。真正能够保护自己的女人不受伤害,那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爷们。对苏晨而言,爷爷这一次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他无比在乎,可这一切,并不能够成为他抛弃责怪翎咏春的导火索,那样的话,他伤害的就是两个人,就像静绝师傅临终前教给他的七伤拳,伤人又伤己。

“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

苏晨说道。

翎咏春浑身一震,脸色也缓和了不少,内心的喜悦也激动,难以言喻,她回头看了一眼朱宽的墓碑,仿佛看到了他当年的音容笑貌,但是逝者已矣,她还有更好的年华,如果不是苏晨的出现,或许她真的会独守空闺,一生一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