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玉女心精更新最快!

第四百二十四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三国时期,魏国的嵇康在《太师箴》之中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故君位益侈,臣路生心竭智谋国,不吝灰沉。”

意思就是说臣子生二心,以诡智谋权国家的权利,到最后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苏晨知道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谋国之利益,夺天下之权谋,改朝换代,是需要时势的,而且英雄乱世,那就不是英雄,而是奸雄,甚至连奸雄都算不上,因为只能称之为叛逆之贼!当今天下,国泰民安,抗日战争时期之后,改革开放发展迅猛,国家日益壮大,为什么会有谋国这样的事情发生?

苏晨不敢妄自揣测,因为当年的dn乱,涉及到很多的权贵跟国家利益,并不是一个人所能够震慑的,武力图国的时代,早就已经过时了,得民心者得天下,百姓富足,安居乐业,就算是谋国,他们也只是刚愎自用,根本不可能会有结果的,他不相信父亲会做出那样愚蠢的事情来。至少,苏晨知道当今天下是明君,当今社会,也不是动武就能解决一切的时代了。

晚清,那是康乾盛世之后的颓败,所以才有了时势造英雄,但是半个世纪之后,大势已定,新纪元的到来,谁会那样愚蠢?难道父亲真的是被陷害的?

谋国之罪,定当诛连,这是毋庸置疑的,任何一个权贵都不会允许有推翻他权利的人物存在,哪怕只有一丝苗头,也要扼杀在摇篮之中。

苏晨的心情,变得有些压抑,接下来的事情,他不知道他该如何去听,因为他终于知道顾天鹏不愿意告诉他的原因是什么了,很可能他接触到的人物,要比自己成熟得多,很多问题也都知道深浅,可是自己一个局外人,告诉他,真的合适吗?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会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会守口如瓶,不泄漏半句的原因。

古之谋国者,多半死得很难看。韩信功高盖主,智勇双全,王侯将相,一人全揽,被后人奉之为‘战神’,国士无双,就是萧何对他的最高评价。但是最后却也因为谋国而死,关于韩信之死,后人众说纷纭,但是其罪名,就是谋国,诛三族,所以让苏晨想到了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传言他是被吕后跟萧何密谋害死的,因为他的功勋因为他的能力,为人所嫉,功高震主。还有三国时期桃园结义后的十八路诸侯,谋国者,尽皆死于非命。曹操是奸雄,也被成为千古第一奸绝,能称帝而不称帝,所以他活到了最后,宁可一生只做王,不做帝皇。后世的袁世凯,尽皆如此。

所以,苏晨才是相当的担忧,其中隐情,果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谋国者,并非你的父亲一人,而是朱宽二人,那个时候,他们两个,已经是避无可避。谋国之策泄漏,朱宽在劫难逃,在年三十被直接杀掉了,朱家满门尽服丧,整个京城,都是陷入了一阵阴霾之中。而你父亲勇冠三军,锐不可挡,过五关斩六将,杀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可谓是风采夺人,一路杀出了城,可是最终,还是聚集了武林之中各门派以及帝都的大部分高手,在华山之巅,斩杀了你父亲。那一战,虽然我没见到过,但是我却听过,堪称生死轮回,惊天地泣鬼神。”

顾天鹏沉声说道,看他的面色,颇有些激动,当年的恩怨情仇,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知晓,但是身为太子背后的人,顾天鹏怎么能不激动呢?就连朱宽苏天霆都被斩杀,他能够幸免于难,已经是万分不易了。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宛如昨天,记忆犹新。

或许,当年的事情,并不能说的清楚,究竟谁对谁错,但是人已经死了,很多东西死无对证,即便你有着三寸不烂之舌,可事实,还是要由胜利者改写,龙图旧是龙家第一,而他,此时在京城之中,也是在红二代里面的顶梁柱,哪怕是顾天鹏,也要敬他三分。跟一些有过赫赫战功的老人相比,龙图必能有资本,但是在红二代之中,他却是有着雷打不动的地位。

“可是,我父亲还是死了。而酿成这一切大祸之人,背后的阴谋者,就是朱家与龙家?”

苏晨眼神阴冷,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的血液已经变得沸腾起来,那股胸腔之中布满热血的感觉,让他想要大杀四方。

“不错,但是你现在还不能对朱家跟龙家动手,一来你不是他们的对手,二来,你以为这两个家族能够屹立京城半个多世纪,会有那么简单吗?龙图实力,据说与东方家族的二爷东方剑云不分伯仲,而朱家,是当年朱老元帅的后裔,谁敢造次?朱芳城老爷子尚在,朱家,从某种程度而言,也算是受害者,因为朱宽也死了,那个原本有机会在知天命的年纪登上绝巅的人,才是最可惜的。朱宽一人顶三代,如果不是因为谋国之变,他绝对是华夏未来的领袖人物。”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二十年前的革n性变故,可是今天看来,仍旧还觉得让人心思颤抖。当权者,是不会允许有任何造反的苗头出现的,而当年正值敏感时代,你父亲跟太子朱宽,只不过是一对悲哀的时代碾压者而已,或许是欲加之罪,或许是他们野心勃勃,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诬陷了,因为二十年前,他们就已经站在了巅峰,很多东西,在你那个年纪不该拥有,你却非要拥有,违背常理不算什么,可是有些东西要逆天而行,就要付出代价了。也可能是年轻跟自负,造就了你父亲跟太子朱宽后来的没落吧。至于罪魁祸首是不是龙图朱家,都不重要了。”

顾天鹏的语气有些深沉,苏晨看得出,他有些缅怀与伤感,很多事情,都太过于离奇,他只不过是一个曾经的参与者,而且并没有接触到核心,能做的事情,也绝对是有限的。

苏晨沉吟片刻,顾天鹏能跟他说这么多,他是有些心理准备的,可是他仍旧有些不知所措,并不是说他无力承担这一切,而是事出突然,苏晨要面对的,很可能是他一辈子都想象不到的东西。政权这东西,苏晨不太适合玩弄,因为他本身的兴趣就不在这里,即便是经商,也不是自己打理,他还是喜欢怡情山水,以武会友,救死扶伤,这才是他的人生信仰与追求。

或许,真的是父亲太过于张狂,才酿成这样的惨痛结局吗?苏晨的内心,如鲠在喉,痛不欲生,如果父亲真的是被陷害的,必须要追究到底,可是父亲要是真的被国家判死的,那他真的有些无从下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