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忠孝长存!(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玉女心精更新最快!

第四百零八章忠孝长存!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建筑,熟悉的人流,不一样的面孔,不一样的心情,当翎咏春回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她已经不再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女中医,而是重新演绎了这样一个经典的角色,曾经的太子妃,早已经不存在了,她,就是她!无可替代。

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并不算多,可是儿时的记忆,翎咏春不会忘记,而且她在峨眉山上呆了将近八年,不过对于紫禁城,她始终怀着一种悲痛与缅怀的心情,她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这样,或许是因为当年太子,或许是因为自己对于京城已经没什么留恋的了。当他知道苏晨就是苏天霆的儿子的时候,她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有一件事,翎咏春不会说,也不会跟任何人透露,那就是苏天霆曾经追求过她,但是她没有同意。但是世事难料,二十年后,她竟然会爱上他的儿子,或许有些不伦,有些奇葩,但是翎咏春也不能抑制自己的情感,爱了就爱了,她不会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那样对苏晨百般纠缠,更不会让他为了自己做这做那。爱了,相知就好。

曾经的翎咏春,风华绝代,独领风骚,与那个人,被成为京城的绝代双姝。她入世,入官,入天下,与万民争锋。而那个女人,出世,出尘,出风云,不惹尘埃。

翎咏春进入了那个二十年未曾改变的大门,翎家,已经不再如二十年前那般门庭若市,门前也显得有些萧条,可是有一点不会变,那个朱漆的巨大‘翎’字,让她感受到了二十年来的风霜雨雪。

“呦呵,你是谁,敢在我翎家门前伫立。”

正在这时,翎咏春出神之际,一道轻挑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笑眯眯的说道,言语之中带着一丝挑衅。

翎咏春缓缓转过头,看到了一张稚气未脱的面孔,虽然他比苏晨小不了多少,可是在她眼里,这个青年却幼稚的像个孩子,没有深沉的城府,也没有锐利的眼神,举止轻浮,更是胸无大志,听他的口气,也是翎家之人。

“哎呦喂,没想到还是个俏娘皮,长得这么俊,虽然大了点,但是我翎怀仁就喜欢少妇,够味够辣。哈哈。”

翎怀仁眼色迷离,一眨不眨的看着翎咏春,翎咏春眉头一拧,虽然是翎家之人,可是却这般轻浮浪荡,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年来,翎家日渐衰败,全都是这等酒色之徒,就算是有着万贯家财,权势滔天,迟早有一天,也会毁在这些后辈子弟的手中。

“混账!”

翎咏春沉声喝道,一巴掌甩在了翎怀仁的脸上,血淋淋的掌印,印在翎怀仁的面皮之上,翎怀仁吓得亡魂皆冒,竟然一巴掌被翎咏春打蒙了,不过身为翎家之人,翎怀仁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在京城即便是当今红四代的太子爷,也要给他几分面子,谁敢动他?翎家老太爷,可是当年跟随主席南征北战的骁勇大将,如果不是老太爷死于沙场,怕是十大元帅必有他一席之位。这也是翎怀仁敢如何横行的原因之一,忠烈之后,谁敢惹我?

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再加上今日看上一个小妞,却被朱弘琦那家伙捷足先登了,他更是心里不痛快,没想到回到了家门口,却被人掌掴了,翎怀仁怎能不怒?

“你你你……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翎怀仁又恨又怒,呵斥着说道。

“就算你亲爹亲妈在这里,我照样打你。没教养的东西,翎家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群不知上进头脑简单的败类,才会变成今天这步田地。”

翎咏春目光犀利,狠狠的瞪了翎怀仁一眼,生生是将他要说的话给瞪了回去,此刻的翎咏春,哪还有南阳之时的和蔼可亲?俨然已经成了一个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皮鞭女王。

“有本事你就在这等着别走,老子绝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翎怀仁直接跑进了翎家。

三进三出的四合院,或许是这东直门仅存的几家了,住在这老房子里,非但没有半点的落魄,反以为荣,因为在紫禁城能够在这东直门住上四合院,还是这么大规模的四合院,那绝对是身份跟地位的象征。平时翎怀仁也不常来,如果不是受了委屈,又来找三叔给他撑腰来,他几乎很少来这里住。

作为翎家第四代的次子,翎怀仁身份地位超然,可是能力跟本事,就不成正比了。

翎咏春一步踏进了翎家,率先看到的,就是那张至今依旧让她厌恶的面孔,翎家三郎,也是凌家四子里最能败家的一个,有些本事,也有些地位,可就是不务正业,如果他能够安心的在军队呆着,凌家也不至于一个抗星的将军都没有,就算是看在老太爷的面子上,也至少给他一个少将当当。可是偏偏这个翎家三郎,也是最不让翎家人省心的一个了,当初翎咏春没少给这个三哥擦屁股。

“三叔,就是她,这娘们特么的敢打我。”

“啪啪啪”

翎怀仁完全没反映过来,自己话音刚落,三叔非但没有给他去报仇,反而连续打了他三巴掌,这回翎怀仁是彻底傻眼了,妈的,我招谁惹谁了?都特么的打我。

“你给我跪下!快叫小姑。”

翎长岳沉声喝道,让翎怀仁的耳朵仿佛受到了一百五十分贝的巨大刺激,翎怀仁也是瞬间明白了,这个人,感情是自己的小姑?在家里,小姑的话题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禁忌,没有人敢提,他也好奇过,可是被父母三令五申不得提起,如果在爷爷面前提起来,那就是自寻死路了。所以尽管他很是好奇,可没有人会跟他提起,仿佛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生死不明。就算他在外面问了不少人,也很少有人知道,甚至有人了解,也是讳莫如深,他无论是花钱还是动用人脉,都得不到答案。而有些人,压根就不知道,当然都是像他一样的纨绔子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