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男人,本该如此!(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玉女心精更新最快!

第三百九十章男人,本该如此!

傲雪寒梅,清香一点惹人怜;寂莫桑竹,中空傲立石群中,就像眼前的女人,二十年如一日,从来没有动摇过一分一毫,哪怕他费尽心思,哪怕他做得再多,依旧改变不了她内心的那份坚持。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十分不易,因为她有一种预感,这个世界不会让她白等,这一片天空,终究会慢慢变得晴朗起来。

当初,他力排众议,推到了所有人,也背负着不忠不孝不义的名声,毅然决然的娶了自己的嫂子,不过这二十年,他却没有碰她一根手指,他爱她,可不想因此而占有她,他希望真正的感动她,让她爱上自己,可是这一切,在二十年的时间里,都变得沧海桑田,人事已非,可有一种坚持,却不会改变。尽管在世人眼中,他背信弃义,千夫所指,可是在她面前,他永远都是那个真诚的弟弟。

“大哥死了差不多有二十年了,你还是忘不掉他。”

龙图阁眼神中带着一抹哀伤,淡淡的说道,这其中的心酸,不仅仅是对大哥的缅怀,更是因为大嫂的心,从来就没有变过,在她眼中,没有人比得过大哥,没有人能代替他在她心中的位置,哪怕那个人已经死了。之所以娶了她,他是有死心的,二十年前,大哥一死,追求并且胁迫大嫂的人如同过江之鲤,所以他只能成为了那个‘负心人’,赢取了自己的嫂子,可这二十年,他没有碰过她,她说过,如果有一天她忘记了苏天霆,那么她会一心一意的跟着他。可这一天,龙图阁一等,就等了整整二十年。

“对不起,图阁,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很感激你,可是我真的忘不掉他,这些年委屈你了。想要嫁给你的姑娘,整个紫禁城不知道有多少,即便是现在,还有为你守身如玉的奇女子,我不值得你这样做。”

女子朱唇轻启,面容憔悴,尽管这样,依旧是百媚丛生,哪怕是千年前的苏妲己重生,也未必会有她的风姿。红颜祸水,永远都是跟英雄相连的,他是个英雄,可他却不是霍乱天下的妖女,她的心中,只有一个人,一个已经死了二十年的人。

男子嘴角带着苦笑,他虽然未必貌比潘安,智比孔明,却也是当世之人杰,若论英雄,他必然占得一席,若论枭雄,他还是少了一丝雄霸天下的野心,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二十年前,几乎能挑起大半个华夏的江山。红二代太子党之中仅次于党魁的人,怎么可能会简单?龙图阁一句话,紫禁城的太子党,谁敢逆他?

党魁之死,就是他跟苏天霆设计的,不过正因为那一战,国家才削掉了他大部分的权势,让他彻底无法进入中央培养的国家领导人的核心团体,政治权利的剥夺,并没有让这个男人从此一蹶不振,他只用了十年的时间,又重新站上了历史舞台,成为了政坛上的风云人物,但也正因为如此,那个时代的一次大变革,他的仕途上彻底蒙上了一层的污点,不可磨灭的污点。

谁也想不到,这个早已经功成名就的男人,会有这样的一面,钢铁手腕,全国罕见,柔情似水,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二十年如一日。

“只要你开心,就值得。”

龙图阁真心的说道,他唯一欣慰的,就是在别人眼中,她只是他的妻子,虽然没有夫妻之实。

“哪怕到死的那一天,你能回心转意,我也不会后悔的。”

女子眼神之中的情意,有些复杂,她欠他的,一生都还不完,她很清楚这个男人的强大,更知道他的本事,如果论阳谋,论本领,或许就连苏天霆跟他比起来,都是差了一筹,直到今天,她也看不清楚这个男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他喜欢她,是真心的,否则又有哪个男人能够守得住二十年的真情呢?没有逾越半步,她嫁给他,只是为了堵住所有人的嘴。

“我真的不值得你这么做。我已经想清楚了,过了年之后,我就去五台山削发为尼,我忘不掉他,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那样的话,我就与这红尘隔绝,尘缘已了,我对这尘世已经没什么眷恋了,一生一世。”

龙图阁眼神一眯,似乎没什么惊讶,可是依旧还是不甘心,在这个世界上,他最失败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得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想要拜在他龙家门下的人,不在少数,就连无数的红二代,红三代,都有心意与他在一起。哪怕至今,他身边追逐的女人,仍旧不在少数,一个男人的魅力,跟他的年龄无关,并不是每一个四十岁的男人,都可以被叫做大叔。他的人格魅力与气质魅力,都是那种让人耳目一新,却又充满崇拜的。

襄王有心神女无梦,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爱一个人,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优秀,而是因为我爱他。”

“可是大哥已经死了,难道你的人生,就注定要为了他而葬送吗?你已经失去了二十年的青春,你还能失去什么?一个人应该为自己而活,而并非是活在别人的世界里。你对大哥的情义,已经仁至义尽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坚坚持呢?就算大哥泉下有知,也绝对不会怪你的,我想,他一定希望你能够幸福,而不是一个人独守空闺二十年,默默的为一个死人黯然神伤。”

龙图阁低声说道,但是却字字珠玑,铿锵有力,但也是铁一般的事实。

女子抬起头,凝望着龙图阁,足足半分钟,最后她笑了,一笑倾城。

“我相信,他没有死,他即便是死了,也绝对会来跟我道别的,可是这二十年我只是没有他的音讯而已。他,一直活在我的心里。从没有一刻离开过,没有一刻。”

她的眼神,无比执着,她的心意,无比坚定。

“他死了,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二十年前,他就已经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