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扔不掉的骨灰盒(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高hbl文下载更新最快!

我愣住了:“骨灰盒自己跑回来?你忽悠我是吧?”

王娇站在店门口,哭着说:“真是它自己跑回来的!”我知道王娇不会骗我,连忙追问到底怎么回事,王娇边哭边讲,我这才明白。

原来那批骨灰盒是孙喜财从铁西一家殡葬用品店兑下来的,那天早上,孙喜财确实把所有的骨灰盒都装在大纸箱里,雇了一辆面包货车送回去,人家当然不收,好说歹说,店老板以三分之一的价格回收,孙喜财坐赔好几千块,回去之后还挨了王娇半天的骂。

次日一早,王娇打扫店面,那只半个月前邻居送的猫站在某个货架前,弓着身体,发出类似蛇“咝咝”的那种声音,眼睛直盯着货架底部。王娇觉得奇怪,伸手撩起货架底部的内布帘,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个骨灰盒。她埋怨孙喜财办事太马虎,怎么落下一个,让孙喜财尽快弄走,看着都晦气。当天下午,孙喜财用一个大鞋盒子把骨灰盒又送回殡葬用品店,这回人家老板死活不收,白给都不要,让孙喜财很疑惑,明明是从你这里进的货,怎么白给都不要?店老板也不解释,反正就是不收。

孙喜财心想,你不收,我不会扔掉吗?反正已经赔到家了,不再乎这一个,于是就把这个骨灰盒扔在路边的一条水沟里。

当天晚上,两人都做了相同的梦:一个老得满脸都是皱纹的老头,指着他们的鼻子,不停地说着什么,表情很愤怒,但说什么听不到。

到了第二天,王娇为一名顾客找货的时候,那只猫又做出奇怪的行为,对着货架底部嚎叫。王娇心里发毛,走过去撩起黄布帘,那个骨灰盒赫然出现。王娇立刻叫来孙喜财,大骂他为什么就是舍不得扔掉这个骨灰盒。孙喜财向天发誓,他已经把骨灰盒扔到铁西区的某条水沟里去了,根本没带回来。王娇仔细查看,盒的一角果然有磕破的痕迹,还有脏水印。

王娇亲手用几个黑色塑料袋把骨灰盒系得严严实实,两人共同出发,来到浑水边,将骨灰盒扔进河里。王娇还说,你别想骗我,这回看你怎么往回运,孙喜财无奈地解释,王娇也听不进去。

第二天早上,两人洗脸后出屋,站在店里,王娇开玩笑地说,现在要是那个骨灰盒还在货架底下,那才叫见了鬼。孙喜财骂着用脚踢开黄布帘,两人顿时都说不出话骨灰盒又回来了,水印还没干。

就这样,一连四天,每天两人都疯了似的去各种不可能找回来的地方扔掉骨灰盒,但第二天清晨,骨灰盒比上班打卡还准时,静静地躺在货架底下的黄布帘内。王娇大哭起来,骂孙喜财惹了鬼魂,随后就给我打了电话。

要是放在几年前我没去泰国的时候,这种事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但现在不同了。我蹲下来,伸手把骨灰盒捧出,里里外外仔细看,王娇和孙喜财都躲出门外,像骨灰盒就要爆炸似的。那只猫站在门口,不怀好意地瞪着我。

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骨灰盒,外表陈旧,显然是用过的,盒的正面有个椭圆型凹槽,里面嵌着一个老人的黑白照片,看来就是骨灰盒的主人了。翻过盒身,底部有个不干胶的贴纸,上面用黑字记号笔写着字,因为被水泡过,贴纸已经有些碎烂,但字还能认清,是“郑永贵,1924.11.19-05.11.19”等字样。

不用说,黑白照片上的老人就是郑永贵了,生于1924年,死于2005年,生日和忌日都是同一天,也就是说,此人活了整整八十一岁,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方刚曾经和我说过,八十一岁的男人叫末阳男,如果在这年死去,尸体属于半阴半阳,是入灵的好材料。而存放死人骨骸的东西都是极阴之物,不管骨灰盒、骨灰罐还是血肉瓮。

我刚要站起来,面前的五毒油项链坠发出墨汁一般的黑色,我心中一惊,从颜色判断,这骨灰盒已经附了阴灵,而且怨气很大。我也没了主意,连忙给方刚打去电话,把情况一说。方刚说:“这个很难办啦,末阳男的骨灰盒,连我都不敢碰,你这个表妹夫胆子可真大!”我心烦地问他怎么解决,方刚想了想:“午夜十二点整,在十字路口把盒用红布包好,淋上高度酒烧掉,烧之前在盒里放一件带血的女人卫生巾。要是这个办法还不行,那就只好把盒送回泰国,我找阿赞师父帮你搞定了。”

送回泰国成本太高,还是烧掉省事,我把情况和两人一说,准备当晚就动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